index

影評│豆豆:阿嬤,他們說你怪力亂神啦!


 

大概今年八月的時候,魔法阿嬤的新聞又再度浮上檯面。王小棣導演導的這部動畫,原先在金馬影展裡奪獎是勝券在握,但沒想到因為當年的宋七力,評委們擔心若把獎項給這樣一部動畫,會有鼓勵怪力亂神的感覺,因此最終沒有獲獎。

當然現在回去批評這樣的一個舉措,還是會有一點點事後諸葛的感覺。但是作品畢竟就是作品,小說家黃致中曾說:「評讀作品的時候,個人喜好是不應該放進去的」。也就是說,一篇作品到底好不好看,不應該受限於題材,價值。而應該討論的是,作品做了什麼,做得好嗎?作品想要傳達什麼樣的感受,有成功嗎?

回頭過來看《魔法阿嬤》這部動畫電影,會讓我想到的電影導演其實是日本導演細田守。我自己對細田守的感覺是,他對待作品的方式是連續的,尤其在他早期的作品特別明顯。像是最經典的《夏日大作戰》。整部電影都是在與OZ對打,同時把重要的細節(像是花札,像是數學奧林匹亞,像是與Love Machine的對決)包裝在大型的家族日常當中。細田守在描寫這些重要日常時,不會像其他導演一樣專心。像是花札指派出現兩次,第一次用意除了是陣內阿嬤指名要小磯健二當夏希的男朋友,也有另一個用意是說花札是陣內家的日常,才能夠引導到為什麼夏希可以用花札輕鬆擊敗Love Machine。又或者是在Oz裡代號是King Kazma的佳主馬第一次與Love Machine對戰時,兩個表弟也跑來同一個房間指認男主角是兇手。簡而言之就是,這樣的連續性會使得作品變得更堅固,看似更好懂更好看,但是分析起來更為困難。

魔法阿嬤的細節也是類似的,整部電影裡的故事節奏是連續的,除了在故事線外時不時地有隻黑貓酷羅跳出來吃掉幾隻靈魂,提醒讀者危機還潛伏著。這樣的日常與戰鬥,與細田守是非常一致的。

我想再多著墨一點,所謂的連續與分離,指的是電影本身給人的感受。電影基本上是依靠畫面敘事。而大部分電影會傾向於使用拍了A,就不能拍B的方式呈現。這樣講或許有點模糊,舉個例子,電影《你的名字》裡,我們可以切割出「三葉跟四葉參加慶典」、「瀧與前輩的約會」、「瀧附身在三葉身上去放口嚼酒」、「瀧去系守鎮喝口嚼酒」、「三葉與瀧一起拯救系守鎮」之類的幾個時段,這些時段裡面本身都具有一些意義,像是瀧與前輩的約會可以藉由前輩的話語發現瀧喜歡上三葉了,像是瀧附身在三葉身上時一葉提到土地神Musubi:時間是Musubi,繩結是Musubi。(所以瀧才知道能夠藉由喝下口嚼酒回去)

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故事橋段雖然彼此可以連結沒有問題,但是當中還是有很明顯的「創作的痕跡」。這些特殊的時刻,可以讓我們去找整個故事想要告訴我們一些什麼,可以回溯去想作者思考的是什麼。

而這樣的「創作的痕跡」,在魔法阿嬤,在細田守身上都非常地難找。

回到我們問的問題,這樣一部電影做了什麼,做得好嗎?作品想要傳達什麼樣的感受,有成功嗎?或許有一些人會覺得這一部電影要說的是豆豆與阿嬤的冒險,但如果我們從豆豆來阿嬤家之後慢慢地去找一些關鍵,或許會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先來到一開始,豆豆與附身在酷羅身上的鬼怪訂下契約,只要蒐集到三滴阿嬤的眼淚,就可以把阿嬤賣掉,回去爸爸媽媽身邊。這個時候的豆豆,對於新環境,對於阿嬤是極為抗拒的。到之後第一次收集眼淚,開始可以看到鬼魂。以及到第二次收集眼淚(七月普渡),或許都可以考慮成「豆豆還是希望可以回家」,但是到了最後一次阿嬤掉眼淚,也就是快要去面對大魔王之前,阿嬤帶豆豆去騎腳踏車時,當時電影播放了一首歌《會飛的寶貝》。這時候豆豆做了什麼?

他什麼都沒做。他沒有拿瓶子出來裝第三滴眼淚。

1

 

這當中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再往回看一點,普渡的時候,豆豆幫前一陣子被壓死的蛇小扁找到了西瓜吃,又決定要幫害羞內向的小妹妹投胎。豆豆有一部分正一點一點的變得與當道士幫助鬼魂轉世投胎的阿嬤越來越像。也就是「認同」。如果說豆豆的視角來看是認同,而阿嬤的視角是不捨得小孫子要回去,那結論就滿明顯的了:鬼魂在這部電影裡是作為文化的存在,但是對於電影的核心價值,親情而言,或許只是幌子。電影的結尾也可以發現,重點也不完全是在那些插花串場的鬼怪上,而是豆豆又要回去陪阿嬤度過超酷的暑假了。

還記得我們在文章一開始說的嗎?金馬評委認為這一部電影可能會鼓舞怪力亂神,但其實那完全不是重點。我們可以大膽的說,這部電影的核心價值與鬼怪並沒有太大的關係,那只是媒材之一而已。

這部電影最精采的,大概就是把台灣的傳統文化用魔幻的方式融入進作品裡,但因為能夠把段落與段落之間的間隙最小化,使得作品本身看起來並沒有辦法找到太明顯的「創作痕跡」,因此非常非常的日常化,能夠以等高的姿態呈現給觀眾。我的朋友在看完之後討論時,提的並不是電影裡面的主線劇情,而是那一隻名為酷羅的黑貓與西羅的白狗。酷羅是日文的黑色,而西羅是日文的白色。朋友這麼說,以前也有認識幾個老一輩的,會用顏色直接稱呼家裡的動物。(我想到的則是我小時候卡通頻道的霹靂酷樂貓……)

 

最後想提一點,是我覺得整部電影完全畫龍點睛,活起來的重要元素:國民阿嬤文英。或許大概只有她的配音,能夠成功喚起多數台灣人心目中的那一個「阿嬤」形象而已吧。


關於作者

照片

孔元廷,很不喜歡自我介紹的台南人,對於名字被寫成孔元庭也會有反應。最近正在努力讓生活作息正常一點,並且尋找減肥的動力當中。不喜歡旅行,也不喜歡攝影。喜歡騎機車吹風。

個人網誌

http://thegleanerinsliterarure.blogspot.tw/


 

相關連結

getimage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