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1

文/董元皓

很高兴受邀回到studio 2 talks写稿,这次的主题虽是要谈谈金马,但其实也会提到很多跟金马无关的作品。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就不妨看看吧。

 

从去年起(2016年)金马新增了最佳动画短片这个项目,在此之前,动画短片若要入围金马奖,通常是放在最佳创作短片的项目中。
以下列出有入围过金马奖最佳创作短片的片子及其导演。

图片5

动画算是电影的其中一个类别,虽然跟我们一般认知的电影,两者在制作面上可以说是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同样的,都是以时间
和动态影像为媒介。

 

动画长片的奖项出现的时间比起短片要来得更久远一点,也比短片还要更加坎坷。这个奖项最早的雏型是西元1969年(第七届)
设立的"最佳卡通"奖,但一直到第十四届(1977年)才有影片获奖,该片叫《未雨绸缪》,导演就是鼎鼎大名的黄木村。到了第
42届,才成为我们今天熟知的"最佳动画长片"这个奖项,然而这个奖项,在这几十年来的,许多届金马奖中,都没有影片入围,
经常维持着从缺的状态。在第43届至第51届这9年从缺的时间,虽然也有动画长片产出,例如2010年,张荣贵导演的作品《靠岸》
,以及2013年,张永昌导演的作品《梦见》。

图片1

特别要提到的是《梦见》这部作品。在台湾制作动画长片并不容易,不但要面对票房和资金问题,还要和美国及日本强势的主流
风格抗衡,这些化作巨石,压在我们的双脚上,我们就像坐在轮椅上的《梦见》的女主角Mida一样。

 

所以,在这部片的最后,Mida站起来了,当我看到这一幕,其实我激动的落泪,心中所想的是这个"站立"意义非凡。虽然对一般
观众来说,这个动作仅只是"故事"里的意义,但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就像是台湾的动画师们,用尽自己的全力,让台湾人画
的动画角色站起来了。不过即使是《梦见》,还是没有入围当年的金马奖,我个人认为,可能跟它偏向日本动画的造型及风格有
很大的关系,但这也只是我自己的猜测。

 

时间来到了第52届金马奖(2015年),终于打破了从缺的僵局,有两部片子入围了,分别是田晓鹏导演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以及谢立文、李俊民导演的《麦兜.我和我妈妈》,最后是由已经入围很多次麦兜系列作《麦兜.我和我妈妈》获奖。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当时还未在台湾亮相前,它的设定图就已在网路上引起广大的回响,画面制作十分出色,但是故事内容
较为薄弱,所以也只流于华美的外表。在美术设定上,我个人觉得比较可惜的是,本片还是偏向模仿西方动画的角色设计,例如
体型比较大的孙悟空,配上体型娇小的江流儿,在很多西方动画里似乎都能见到这样的组合。日本动画发展至今(1917年至2017
年)一百年了,可以看到很多大量借镜日本艺术风格的动画作品,例如《物怪》(モノノ怪)或是大友克洋导演的作品《火要镇》等。
美国的电影导演,劳勃阿特曼(Robert Altman,1925年2月20日-2006年11月20日)曾说:「艺术家和普罗大众是天敌。」或
许因为商业上的考量,这部片选择了一些观众早已耳濡目染,能够接受的主流风格去呈现,但是这样的作品,究竟是自己的作品,
还是别人的作品呢?所以不管怎么说,影像上的创意及文化,永远都是制作电影,不能被忽视的一块,与众不同,或许有着失去观
众的风险,但是风往哪吹就往哪倒(除非是战术考量),或许也意味着失去了自我吧。中国美学发展历史之悠久,我相信一定有很
多宝藏可以挖掘。

图片2

 

而《麦兜.我和我妈妈》这部片,或者说麦兜系列,虽看似小品之作,但天马行空的想像,颇具原创性,也让我联想起日本的汤
浅政明导演的作品,像是早期的《心灵游戏》(Mind game),到近作《四叠半宿舍,青春遁走》(四畳半神话大系)、《春宵苦短,
少女前进吧》(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在看起来意识流、轻松愉快,没有压力的演出下,却又有着富含人生哲理的奇妙韵味,这
样的作品就算在动画大国日本也是极为罕见。动画就是有着这样的特性,可能正因为它不是真的,动画仿佛可以接纳一切的表现
方式,不管是实拍的影片、照片,奇怪的表演、运镜,在动画里似乎都能够很自然地去呈现。

图片3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是中国的动画,麦兜系列是香港的动画,第52届的金马奖,台湾的动画长片还是从缺著。

 

图片4

终于到了今年,邱立伟导演的动画作品《小猫巴克里》入围了金马奖的动画长片,而宋欣颖导演的《幸福路上》,则是以闭幕片
之姿,参与了本届的金马,台湾的动画终于重返金马,不免让人振奋。台湾动画的未来,还是令人非常期待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