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成立1個多月,咱們 Tasting" 嚐達人" 專欄今天順利開張了!

我們最先邀請到的是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多媒體動畫系老師,也是台灣女性動畫藝術創作者-謝珮雯老師 與我們對談。謝珮雯老師自1998年「女人的夢想在飛」開始,累積了多年的創作經驗及教學經驗,也是台灣動畫創作者代表性人物之一。因此,我們自然不會錯過這次的採訪機會,也很高興珮雯老師願意成為我們採訪對象的第一人,以下是我們的採訪內容,相信讀者們會有很大的收穫!

主題一

問: 創作過那麼多作品,有沒有哪一部作品是您最喜愛的?

珮雯:我的作品大多是從自身經驗或感觸去出發,有些只是一個偶而的小靈感,然後整理整理成為一篇可以發展的作品,學生時期的理想,是一年發表一部作品,直到出社會工作,我還是堅持這麼作,可惜工作後,這個理想的難度就越來越高了,而我曾經創作的這些作品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應該就是「腦內風景」,這部作品實質上將我自身的創作視野提高到某種層次,我很慶幸當時創作了「腦內風景」,但若問我自己,事實上我對大學末期自己的一個小型作品「吻」還滿有感覺的,主要在談情人間的吻,嘴唇與嘴唇互碰,由情感面來看是傳遞感情,但若拿掉情感面,就是兩片肌膚互碰罷了,這部片影響我更大,整個創作過程可以把他看成當時還很菜鳥的大學生好不容易想出來的好主意一樣!像是一件事情要被自己定義成重要或不重要,常常取決於事情發生的當時,自己要放多少情感下去,像這樣由一個小靈感發展出來的作品,通常最讓我喜愛。

問:以女性創作為出發點的作品,有沒有哪一個角色是您覺得與自己最相像?或是投射的?

珮雯:研究所畢業之前,對就業市場比較惶恐的那段時間,我開始一個創作「方向」,主題是以女性角度創作的一部片,當時會創作,其實是來自一股對踏出社會的恐懼,談自己謀生的能力,這點我想與許多社會新鮮人是一樣的,當時我想,我學動畫創作,手就是我賺錢的工具,雖然它並沒有比人強,但當時幾乎是面臨畢業的我的唯一,「只剩一雙手」!所以我設定了一個畫面,在全白的世界中,佈滿一個一個的水坑,水坑中有許多切斷的手,像醃醬瓜一樣的泡在水中,那真的是一個惡夢,假如我只有手能賺錢,但是卻被泡在水裡用不得,那不就是一無所有,這個作品「方向」確實是最接近我自己內心的一部片。

問: 就短片的製作經驗而言,要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勾起觀眾澎湃的情緒,有沒有特別需要注意的細節?或是自己在創作時要怎麼去掌握影片的節奏?

珮雯:我認為短片理想的長度是3分鐘,在大學的時候學拍片的時候,認識一種圖表叫「劇情曲線」,如同一篇好的文學作品有起承轉合一般,一部影像作品的佈局也應該如登山般節節高昇,把準備好的故事情節攤放在劇情曲線上,好好檢視是否能讓觀者依照導演安排的步伐看到片末,而不是很容易分散精力,並且不停的修改與請第三方提供意見,不要封閉自己,多接受別人的建議,永遠是好的學習方法。

 

問: 目前(將來)有什麼新的創作計畫或方向嗎?

珮雯:前年我與台南藝術大學的研究生有共同創作一部手繪動畫影片「樹語」,目前還未完成,但持續還在進展中,以作品而言,「樹語」一片仍然是延續情感與記憶為主題的作品,未來如果有繼續創作,應也不會偏離這個我一直以來所創作的主題。

主題二

問:  談談您這次前往龐畢度的經驗分享?活動中主要的工作項目是什麼?

珮雯:動畫是文化財產,動畫的感染滲透力遠比眾人想像中來得強大。
大約是2011年的2月,接到法國友人要籌辦「龐畢度亞洲動漫活動」,對方提出希望收集能代表台灣文化的動畫作品,不一定要商業影片,因為這樣我開始著手進行,最初因為我以個人身分進行邀請,並不是太順利,但我也漸漸在邀展的過程裡明白,大多數的動畫創作者還很希望作品再被播放,許多的作品可能是參加過一兩次展出後就被遺忘,這是相當可惜的事,畢竟動畫製作耗時費工,因此促使我去思考,電影圈有製片行銷公關公司,不知道是否動畫圈也有人這麼試著去集結與推廣台灣動畫,或許有,或許沒有,對於這方面的消息確實較為少聽見,想來台灣動畫圈的資訊流通並沒有一個指標性的發出窗口,或許習慣單打獨鬥的動畫人應該要有一個停靠的碼頭。

問:  龐畢度的經驗,您覺得在創作或展演上,台灣和歐洲國家有沒有進一步合作的機會?

珮雯:以下有幾個列舉,是在這次文化交流後的想法:

1.國內動畫產值在2011年達到45億元的數字2011年 動畫產值為45億比起2010年成長了有4.19%,可以看得出成長的幅度,並不緩慢。

2.台灣動畫代工打底深,成就高品質的動畫產品,因此持續有來自國際的合作機會,這是原因!使得台灣動畫能夠在全球艱困的環境中持續成長。

3.動畫收益通常來自少部份的播映權利費用,大部份來自文創周邊產品的長效收益,台灣市場小,動畫應著眼於全球市場。

4.小而美的戰鬥方式是適合台灣的出擊方針,我們應該持續在國際影展合市場展駐點,長期影響國際市場,也能扭轉國內焦點,達到雙贏效果,一是文化外交,二是媒合國際案例,創造台法CO-PRODUCTION。

5.ECFA通過後,台灣動畫電影進中國市場不受限額管制,目前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遠高於其他國家,我們應該把握先機,提高文化貿易產值,免得光芒稍縱即逝。

台灣確實擁有製作高品質動畫作品的能力,但資金可能是無法實踐的主因,若能藉由跨國合作案的模式,也將國際經驗導入台灣,在任何方面都是好事,這方面若有政府的介入,絕對會比單打獨鬥的方式更有助力。

假設台灣能有一個專門舞台,向國際發出聲音,一個完善的台灣國際動畫及商展,能增加 CO-PRODUCTION機會,可以分享彼此市場,也可以分享彼此經驗,降低風險,文化也可以交流,獲得國際視野與合作機會。

 

問:  在您與國外同業交流的過程中,您覺得他們與華人的工作態度有什麼不同嗎?

珮雯:國外動畫公司分工較國內確實,到法國的前兩天,剛好有製作「茉莉人生」的動畫公司邀請去公司參訪,那天是她們的電影日,有小點心等等,像是一個小型派對,工作人員大多也是年輕人, 感覺上工作態度與國內氣氛沒有差異。

主題三

問:  請您介紹一下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多媒體動畫系。

珮雯:台南應用科大多媒體動畫系成立剛滿四年,分成兩個核心發展方向,一個是多媒體應用,一個是動畫創作,課程的佈局在一年級階段以美學打底,像是設計基礎課程、攝影、素描課程、基礎手繪動畫課等等為主,進入二年級階段後則是加入模型製作、軟體操作等等,三年級階段除了較為進階的後製軟體課程以外,也媒合實習的機會,如西基等等動畫公司,同時間大三學生也開始構思以畢業為前提的專題製作;目前剛剛有第一屆的畢業生多媒體動畫系,畢業專題中的創作類型包含了3D動畫,手繪動畫與偶動畫類別,多媒體類則有電子書的產出。

 

問:  台灣動畫系所不斷新增,在你看來學生出社會是否真能學以致用?以及學界與業界的供需關係?

珮雯:在過去數年間,國內教育機構漸漸著眼於動畫領域的人才培植,顯現出來的是動畫相關系所增加,或許可以解讀為廣大年輕學子們對動畫產業的嚮往,這是培養產業人才的機會。

以教育的本質而言,建立一個學習環境,使學生發揮創意是必需,在各式各樣的動畫形式裡,無論或是stop motion或是go motion,都不應阻礙其發展的可能性,不過由於動畫產業本質就是合作的勞力密集工作,因為若要培養產業人才,勢必要密切迎合業界所需才能學以致用,那麼究竟該追求純粹的創意表現或者是迎合產界所需,總是有兩難之處,但不管是那方,教育機構應可以及早訂定方向,並持續到看到成果,邏輯上兩方的人才培植對台灣動畫都是有幫助的,所以在我看來,密集增加的動畫系所是好也是壞,因為假設若遇到搖擺不定的主事者,或許會有劣幣驅逐良幣的問題,那麼再多的動畫系所對動畫產業都沒有助力,只是流於形式架構的空殼。

問:  在您教學的這幾年經驗中,您有什麼樣的建議要給學生們嗎?

珮雯:學生畢業後,一般來說進入國內動畫就業市場有兩大方向,一是進入穩定接觸國際合作案的大型動畫公司,如「cg」、「首映」、「遊戲橘子」等等..,學生若進入大型公司就職,定可以接觸到國際一流業界的精細分工制度,將會是相當紮實的訓練環境,但說到底終究是代工工作,無法傳遞台灣文化。

另一方面,台灣有許多中小型工作室,致力於台灣原創動畫,學生也能選擇進入這樣的工作載體,這些小型工作室,相較起大型代工公司,更具有文化氣息,擁有更深厚的台灣情感,像是連續獲得兩屆金鐘獎的「studio 2貳號工作室」,就是一個根流台南的優質中型動畫工作室。

還在學生階段的人應盡可能的累積作品,學校若有提供產學合作經驗,應爭取參加,這些經驗會快速提供自我成長的養分,另外,隨時準備好自己也是一門必修學分,不管是自我的儀態也好,應答的口條也好,這是外界對每個人的第一印象,最後,面對嚮往進入的產業,應該要有相對的常識,所以平日搜集資料的功夫不可少,這些細節說來容易,但其實也是自我養成的必經之路,機會往往只給準備好的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