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來源 :話娛原創 話娛 (微信公眾號ID:huayufunds)
作者:嘉棲

“到2020年,預計中國電影市場將成為世界第一大電影市場,銀幕數量預計超過6萬塊,年產影片800部左右,
年票房預計達到700億,總體實力會有一個更大的躍升。”

這是中國大陸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副局長張宏森在日前舉辦的“青年電影創作人員專題學習座談會”上提到的關
於中國電影的“小目標”。和大多數人印象中的“官方發言”有所不同,張宏森副局在此次長達3小時的發言中,是實
實在在的總結了電影市場發展的成就,也毫不留情地剖析了當下市場的現狀,從而明確提出了電影市場發展的三
個階段性目標:

9983080c7da52a6_size17_w622_h422

即從現在到2020年,要著力提升中國電影的核心競爭力;從2020年到2035年,要著力構建中國電影的軟實力;
從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中國電影要達到國際影響力領先的水準。當然,理想很美好,但是現實也很緊迫。在目
前國內電影市場突破500億之際,結合張局的這番講話,可以說也是一番總結與反思。

 

好萊塢大片的“市場張力”VS批片的“市場引力”

“十八大以來,中國電影的持續繁榮正在改寫世界電影格局,在激烈的全球競爭中,依託我們的市場規模和地位,
同好萊塢形成了一種相對的’市場張力’,使得好萊塢電影不得不因中國市場而有所改變。”

張宏森提到的與好萊塢電影市場形成的“張力”,可以說是近年來中國電影市場發展的一大趨勢,而這樣的變化更早
可以追溯到90年代。

WeChat 圖片_20171204183642

 

自1993年進行電影市場化改革之後,逐漸開始有少量進口片進入中國市場;1995年,中國電影市場開放,每年可
以引進10部進口分賬大片;2001年,隨著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每年進口分賬大片的份額提高到了20部。直到
2012年2月17日,中美雙方在洛杉磯簽訂的《中美雙方就解決WTO電影相關問題的諒解備忘錄》,進口片配額提升
到了34部(其中20部為普通分賬,14部為特種分賬,主要是3D和IMAX電影),同時還有大約30部批片(被中國買
斷版權的海外片)。好萊塢大片對於中國市場的影響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超級英雄大片,以精美的視效場面和英
雄主義情結深受中國觀眾喜愛,中國也逐漸成了海外大片的第一大票倉。

WeChat 圖片_20171204183646

但是,近年來這些好萊塢大片也桎梏于原創能力的匱乏,觀眾形成了一定的審美疲勞,動輒10億的票房似乎已經少
見了,正如今年《變形金剛5》票房的未達預期。與此同時,好萊塢大片也越來越看重中國市場,不僅頻頻來華為影
片宣傳造勢,而且像《功夫熊貓》、《奇異博士》等越來越多的影片中出現了中國元素。

此外,與“市場張力”相對,張宏森還提到了一個詞:“市場引力”,他說道:“由於中國市場之大、發展之快,對世界其他國家的電影形成了’市場引力’”。

WeChat 圖片_20171204183649

其實,張力也好,引力也罷,中國電影市場所產生的輻射力,都源於其發展和壯大。
回想2000年,國內票房還只有8.6億元;到了2010年,就已經達到100億,十年的時間,電影市場開始進入了“大躍進”式的高歌猛進時代:

2013年,突破200億;
2014年,達到296億;
2015年,直接跨過400億大關。

電影市場以每年超過30%的增速擴張著,直到去年,全年總票房457.12億元,增速有所放緩;而今年,截止到目
前,已經跨過了500億大關。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我們也看到了越來越多優秀的來自其他國家的批片,這種現
象在今年尤為突出。

WeChat 圖片_20171204183652

來自印度的《我和我的冠軍女兒》拿下了近13億的票房,創造了印度影片在國內的票房紀錄;西班牙的《佈局》、
泰國的《模犯生》等影片,也都獲得了口碑和票房的雙豐收,這不僅為觀眾提供了多樣性的選擇,
也可以為電影創作者提供更多的參考。

 

提高核心競爭力 三大問題突出

“正如’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道理一樣,電影是用來欣賞的,不是用來進行單純貨幣計算的。”
在中國電影票房突破500億大關之際,張宏森對此給予了肯定和鼓勵,但也不忘予以警醒:“我們應該讀懂廣大觀
眾對這個數字所寄託的複雜性情感和熱切性期待,用更高的智慧去洞穿五百億票房成績有可能給我們製造出的
樂觀屏障和致幻情境。”

在此之下,他提出了要把“抓創作作為第一位的任務,把提升品質作為生命線,推動電影創作繁榮興盛。”同時也尖
銳地指出了目前電影行業存在的一些普遍性問題:

“尤其是在電影創作層面,有“高原”缺“高峰”、有數量缺品質的現象還比較突出,現實主義力作不多,創作品質和水
準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電影創作的工業化、現代性認知水準尚需提升,人才培養和隊伍建設仍然不能滿足供給側
需求。”

具體來說,可以總結為以下幾個方面:

強調現實主義創作,學會講好中國故事是關鍵

WeChat 圖片_20171204183659

當下中國電影市場上的作品品質參差不齊,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在於根本上的“不會講故事”。
很多原創劇本,前後情節、矛盾缺少邏輯關係;人物塑造不夠立體豐滿、或者浮於表面;而一些改編劇本,不管是
從網文IP還是戲劇IP等改編而來,則往往會失去原有故事的統一性、完整性等問題,變成“四不像”產品。因而,講
好故事對於一部電影來說至關重要;同時,總局也強調了以現實主義題材為主要創作方向,這也可以為廣大電影創
作者提供了一條明路。

切忌技術性沉迷,要做到藝術和技術的統一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電影作品標榜自己的“技術性”指標,以宏大的場面和炫目的視效為噱頭,吸引觀眾走進影院,
但卻有很大一部分只是徒有華麗的外表,而無實質的內容,甚至連特效技術都依然不達標。

當然,這也和我們目前國內電影市場發展階段有關。整體而言,在當下我們電影工業化發展還在大步前進的階段,
關於技術領域的發展和工業體系的建立,我們還得不斷地學習和借鑒,勢必也會產生一些亂象。
但是,切忌忘本,正如詹姆斯•卡梅隆所說的:“我希望人們遺忘技術,就像你在電影院看到的不是銀幕而是影像
一樣,一切技術的目的都是讓它本身消失不見”。

WeChat 圖片_20171204183704

電影不是娛樂行業,而是文藝事業

“娛樂業和文藝事業有著不同的定義,明星和藝術工作者也有明顯的概念區別,噱頭和功力存在分野,出鏡率和文
化記憶不可同比,價格和價值不劃等號,粉絲流量絕不等同於歷史評價。”

想來,張宏森對於時下行業的浮躁之風和種種亂象也是心照不宣,這可以說是電影市場高速發展帶來的弊病,諸如
資本的爭相湧入、熱門IP的哄搶、電影從業人員的魚龍混雜、演員的天價酬勞、流量明星、小鮮肉的爭議等。
因而,從源頭上定義電影行業的性質,也正是擺正了其位置。但是,行業的亂象並不是一天形成的,這就需要所有
身在其中的人,能夠獨善其身、各司其職,說直白點,就是演員就幹好演員的份內事兒,好好磨練演技;導演就好
好拍戲,別只掛個名就行。

當然,要根除弊病也並非一時就能成功。不過,相信有越來越多的人心存信念感,總會引導行業走向良性發展的道
路,尤其是那些青年工作者。畢竟,中國電影的未來寄託在青年電影創作者、青年電影工作者身上。

 

而現階段,所有電影人都應該正視問題,以提高電影的核心競爭力為目標,認認真真拍好每一部作品,等到2020年
的時候,希望能如張宏森所說:預計中國電影市場將成為世界第一大電影市場,銀幕數量預計超過6萬塊,年產影片
800部左右,年票房預計達到700億,總體實力會有一個更大的躍升。

 

本文來源: 話娛原創 話娛(ID:huayufunds) 作者:嘉棲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