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牵猴子整合行销总经理   王师
文/studio2编辑

104(图片来源:台北市就业服务处)

请谈谈印象最深刻的华语动画IP

麦兜,明年将满40岁,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在生长过程深受香港电影影响,麦兜其实是一部有很强香港在地性格的动画电影,
表现了香港人的幽默、生活苦闷与华人父母对孩子的期望,可是完全不会感觉无聊费解,反而有一种很奇妙的遥远的乡愁感。
就像比我们年纪小一点的,对日本文化或是韩国文化也会有类似的感觉,虽然没有生活在那个地方,可是长期吸收大量的相
关娱乐文化,已经内化为成长过程的一部分。

台湾动画市场的危机与机会?

我觉得要克服的东西有两个,第一是技术层面,以往许多念动画相关科系的学生,其作品与毕业制作都具有强烈风格与态度。
可一旦进入职场后,就会面临到动画市场萧条的现实,或是进入以动画代工为主的公司,很多风格跟态度都不见了,所以在
台湾的动画美学上呈现既不东洋也不西洋,常有很山寨的感觉。台湾动画在寻找自己美学的方面,是很困难但也很重要的一件事。

第二,有了美学之后,到底什么样的故事适合用动画来表达,而且是无可取代的。台湾真人实拍电影情况也是一样的,台湾
电影作品本身要怎么传达普世精神,让故事不只侷限在台湾也可以传递到世界。今年可以看到有许多作品像《通灵少女》、
《植剧场》或是《目击者》等等的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而动画产业新生代的创作者要如何试图在技术成熟的情况下讲出具有台
湾特色的故事,依旧是一大挑战。

请分享目前操作过最成功一部的动画电影发行经验

0001308068小猫海报_横式20171106 (1)

老实讲台湾动画长片产量真的很稀少,所以我们公司成立六年来,《小猫巴克里》算是我们第一部发行的台湾动画长片,在这
之前我们曾经发行过巧虎电影版第二集,当然巧虎已经算是一个很大的IP了,借由幼教市场巧虎教小朋友很多生活上礼仪,习
惯等等,与幼儿的生活相当密切的结合一起,所以当电影上映后,并不需要做太多核心族群以外的行销,光是掌握每个月能够
跟会员沟通的管道就足以动员巧虎粉丝。这部电影仅有50分钟,小朋友的专注度无法持续太久,在电影当中也发挥巧思与孩子
互动的桥段吸引注意力,像是拿一个大声公,所有人就知道要喊出口号,显然已经与孩子建立强大的默契。我们观察到欧美、
日本动画的族群是可以多元化的,而台湾对于动画的讨论其实还没有进入深度的阶段。制作一部动画的时间、长度成本这么高,
究竟市场的目标在哪里?本土还是海外?幼教还是成人?这其实在前期开发就牵涉到长远规划的策略,但台湾作品因为作品的产量
不多,一直都没有更细致的讨论。

举例一部动画电影成功的行销案例

当然如果纯粹以成绩来说,是《你的名字》,新海诚过去在各大影展与创作表现已累积世界一定知名度,《你的名字》作品内容
更加通俗,在日本票房开出佳绩后,许多核心观众、日本动漫画的粉丝,可以主动透过网路跨国平台获得最新消息,加上社群连
结推荐,一圈一圈地引起非核心群众的好奇,加上电影本身优质内容足以撑起口碑,整个资讯就会自然迅速的扩散。我们公司做
的虽然是电影的发行,但我觉得在现代资讯发达的年代,消费者与创作者、行销方资讯越来越对称的情况下,行销不太可能去捏
造假像,去试图误导观众,所以我认为作品本身的定位跟所呈现的能量跟诚意决定了这个电影成败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口碑这件事情是无法被创造出来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1477500091-30012866_n

《你的名字》在台湾的发行公司是传影互动,同样在今年九月也发行了《烟花》,但台湾票房却只有几百万,这个问题指出如果
电影票房成绩优异是因为在发行公司特别优秀而使其成功的话,那为什么《烟花》的票房差距甚大?而此差异情况也同样呈现在日
本的票房,这个例子可以完全反映出内容水平的重要性。对于一个行销或是发行公司,在前期所能够做到的最重要的工作,则是
去判断这部影片的能量适合做多大规模的发行,可以从哪个目标群众开始让口碑扩散,如何引导观众进入戏院。

IP创作多元

二十年前,要能欣赏到一个影像作品,只能透过电视、电影,现在网路普及各个平台的界线变得模糊,颠覆了网路与传统媒体的
主关系,创造IP的来源也开始不一样。非电视、非电影所创造的角色其速度跟爆发力甚至远远超过传统媒体。
但IP一旦诞生,其商品延续才是最难的问题,IP如果脱离了故事只会是一个符号,媒体传播发达也意味取代性更高,要怎么延续
热度,才是至要关键。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