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剪輯師到導演,我首先把自己視為一個電影製作人。

 

大家好,我是·昂克裡奇,皮克斯動畫工作室企劃副總裁。

1994年4月,我加入了皮克斯,最初只打算在這裡工作四個星期,但他們一直在不斷地延長我的任期,直到現在我
已經在這裡工作25年了。

我是從擔任《玩具總動員》電影剪輯師開始在皮克斯的職業生涯的,後來又擔任了《蟲蟲特工隊》的剪輯總監,
之後我幾乎參與了每一部長篇動畫電影的製作。2003年的皮克斯動畫電影《海底總動員》是我作為導演的處女秀,
作為這部電影的聯合導演,我為皮克斯獲得了首個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我還相繼聯合執導了《怪獸電力公司》
和《海底總動員》。我導演的《玩具總動員3》再次贏得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
e86b0536ly4fn6nnhupuej20k00dcdgf

從剪輯師到導演,要說這之間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電影剪輯是我的“初戀”,我從未想過放棄;而同時我又
很享受導演的感覺。早年,在做剪輯師的時候,我就會做一些份外的工作,比如攝影操作和一些舞臺效果等,所
以,我首先把自己視為一個電影製作人,因為這是一份需要許多不同技術和責任的工作。
皮克斯為大家打造了非常有趣且富有創造力的工作環境。大多數人的辦公室都十分的富有想像力,有的堆滿了玩
具,有的被裝飾成特定的主題屋,比如Tiki小屋和叢林神廟。我的辦公室就像是一座自然歷史博物館,有很多歷
史古跡和動物標本。
e86b0536ly4fn6nnhvle8j20k00dcgma

《可可夜總會》的電影靈感是從何而來的呢?

自從拍完《玩具總動員3》,我就開始為下一部電影構思了。我想了幾個故事,其中一個就是關於墨西哥的亡靈
節慶典。我一直對墨西哥亡靈節的慶典文化十分感興趣,但是我深知如果要把這個節日拍成一部電影的話,還有
很多需要深入瞭解和學習的地方。2011年9月,當我剛開始有這個故事的想法時,就規劃好了第一次背景調研之
旅。10月底,我便同我的團隊一起深入墨西哥實地探訪,親身體驗當地的文化傳統,親眼見證亡靈節在墨西哥對
家庭的重要性。在每個墨西哥人心中,家庭都有一個相當重要的位置。每個人都要記住所愛之人,並把家庭的故
事一代代的傳承下去。當我發現了這個節日對墨西哥人的重要意義後,我便開始思考如何把這個故事製作成一部
電影。它將會是一部五彩斑斕、充滿了音樂還有各種慶祝活動的十分有趣的電影,更重要的是它將擁有充滿情感
的核心內涵,這也是皮克斯決定製作一部動畫片時最看重的一點。

e86b0536ly4fn6nnhrvylj20k00dcgma

前往墨西哥的實地調研是如何幫助你製作電影的?

為了親身體驗墨西哥的亡靈節,我連續兩年去了墨西哥,和當地人一起慶祝這個節日。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周遊
全國,深入不同的地方瞭解當地文化,尋找最合適的演員和音樂家們。最重要的是——觀察不同的家庭紀念亡靈節
的方式。在實地探訪的過程中,我們造訪了位於墨西哥市、瓦哈卡市以及瓜納華托市的多個博物館、市場、廣場、
工坊、教堂、莊園以及墓地,拍了成千上萬張照片,這對我們之後創作米格居住的小鎮聖塞西莉亞以及亡靈世界
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對我而言,調研之旅中最寶貴的經歷,便是我們對家庭的探訪。在探訪的那些家庭中,大多數是多代同堂的大家
族,三四代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我們與特拉科盧拉、特拉裡克斯塔克、埃爾圖來、聖馬科斯、特拉帕左拉以及
阿瓦索洛許多可愛的家族共同生活,他們熱情地將我們迎入家中,向我們介紹他們喜歡的食物、熱愛的音樂、他
們的生活方式以及傳統文化。通過與他們共同生活的時間,我們不僅深入瞭解了他們慶祝亡靈節的方式,更真切
地感受到墨西哥人家庭中深厚的情感聯結。這一切的經歷以及我們所觀察到的事物最終都被融進了《可可夜總會》
的創作中,我們探討家族紐帶是如何將我們與祖輩親人聯繫在一起的,並希望能夠通過這部電影來告訴大家,即
使在展望未來之時,我們仍應該為過去而慶祝。
瓜納華托對電影中亡靈世界的塑造也有著非常重要的影響,這座建造在碗狀山谷上的老城,是一座典型的山城。
那裡所有的房子都被漆上五彩斑斕的顏色,這對世界上任何一個城市而言是絕無僅有的,也對電影中亡靈世界的
建築設計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墨西哥城自身的歷史也對我們的創作起到了很大的影響作用,最早的墨西哥城是一座河道交錯的水城。我們對
一座建在水上的城市感到十分的敬畏,亡靈世界的設計靈感便來源於此,這是一座建造在水上的垂直結構的小
城,這與聖塞西莉亞的水準分佈形成了反差。塔樓的排列代表了歷史的層次感:中美洲金字塔位於底層,而西
班牙殖民地風格的建築則建在最頂層。整個世界隨著人們的不斷往來,就這樣一個時期接一個時期、一個層次
接一個層次地構築了起來。

e86b0536ly4fn6nnht2w4j20k00dcq3t

在電影製作期間,對文化和音樂的思考?

對我們而言,在拍攝其他文化的電影時,我們是會相當的嚴謹和謹慎的。但是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從我一開
始想要製作這部電影時,我就決定了一定要動用全拉丁裔的配音陣容,對此,我們的團隊始終持有相同意見。
儘管這有一定的挑戰性,因為供我們選擇的人才範圍一下子縮小了,但對電影的成功而言無疑是值得的。
我們工作室原本就有一些墨西哥裔的動畫師,在製作《可可夜總會》的過程中提供了很多的幫助。此外,我們
還找到了Carla Hool,她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墨西哥人,對拉丁文化作品尤其擅長,還認識許多傑出的演員,
為電影的製作提供了很多幫助。

尤其是她幫我們找到了為米格配音的男孩——為了找到最合適米格的配音人選,我們在美國和墨西哥面試了成百
上千個兒童演員,直到我們遇見了絕佳人選安東尼·岡薩雷茲為米格配音。他從四歲就開始演奏墨西哥街頭音樂,
因此他能夠真正理解米格對音樂的熱愛和對表演的渴望。在第一次錄製時,安東尼就問能否為我們唱一曲,然
後就直接現場清唱了起來。太美妙了,他的聲音令人讚歎。

從很早之前開始,我們就決定了音樂將會成為這個電影不可或缺的一個部分。在我創作《可可夜總會》的時候,
有一部電影起到了很大的影響作用,那就是科恩兄弟的《逃獄三王》,這不是一部音樂劇,卻是一部把音樂注入
影片DNA的電影,幾乎每個場景中都有音樂的元素。所以,我把墨西哥的音樂文化和原創歌曲兩大要素一起融入
到皮克斯的動畫中,並讓音樂貫穿整個故事。

e86b0536ly4fn6nnhtb8cj20k00dcmxn

內部的試映會有幾次呢?有沒有一個關於一個內部審核的過程?

在電影上映前,我們大概有八次大型的內部試映會,而小型的試映則有無數次。在長達六年的電影製作

過程中,我們不斷地在看這部電影。

 

續集電影和全新電影之間的創意流程是否有什麼不同?

都很難。續集電影相對會比較簡單一些,因為你已經有了很多角色,一個世界,一個故事的基調,還有許多其他
的東西。而續集電影的難度在於你需要創作一個值得與前面的電影相提並論的故事。全新電影的難度在於因為是
從零開始,你需要去發現、創作有趣的故事和有意思的人物。從創造全新的人物、到演員選取、再到電影世界的
塑造,一切都得從頭開始。

無論是續集電影還是全新電影,製作的時間大相徑庭,但全新的會相對長一些。
film_20170922004

電影有趣的細節分享

①電影中米格最敬愛的曾外祖母可哥太奶奶已經上了年紀,身體也不太好,但米格還是天天把自己每天發生的故事
分享給她聽。那是因為製作組被當地許多墨西哥家族數代同堂的生活方式所打動。我們在實地探訪過程中發現,
新生的嬰兒會與他們的曾祖母同室而居。我們想在電影裡把這一點表現出來,即使可哥太奶奶記憶漸漸在衰退,
但她的身邊依然圍繞著那些深愛著她的家人們。

 

②我記得在墨西哥的時候有一次我們去拜訪一家人,有一隻小狗一直試圖進入放置祭台的房間,想吃祭臺上的蛋
糕。家人們試圖阻止,但它一次次地又跑回去!我對那件事的印象十分深刻,並且把這個場景用在了電影裡,電
影中丹丹爬上祭台去吃東西的那一幕的靈感就來源於此。

 

③電影中米格修補了一把舊吉他,並把它畫得與歌神德拉庫斯的吉他一模一樣。製作團隊認為如果找一個成人藝術
家來設計吉他,很難呈現出想要的效果,於是我便叫我的兒子來負責這一專案,設計了這把舊吉他。

 

④《可可夜總會》中所有的吉他演奏在技術上都準確無誤。製作團隊邀請音樂家演奏每一首曲目,並進行錄影,
還在他們的吉他上綁上攝像機採集影像素材,為動畫工作室的藝術家們提供參考。

 

⑤豬皮哥是亡靈之地中被人遺忘得最為深刻的角色。藝術家們想要表達出“被遺忘”的效果——因而他的臉上有更多
的碎片與凹槽,比起亡靈之地的其他居民,他的骨頭更為鬆散與斑駁。

 

⑥和其他皮克斯的電影一樣,皮克斯的披薩星球出現在電影中很顯眼的地方。

 

⑦電影中還暗指了《玩具總動員》和《怪獸電力公司》,出現在米格小鎮的糖果罐上。

 

《可可夜總會》中還透露了我們2018年即將推出的新電影《超人總動員2》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