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剪辑师到导演,我首先把自己视为一个电影制作人。

 

大家好,我是·昂克里奇,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企划副总裁。

1994年4月,我加入了皮克斯,最初只打算在这里工作四个星期,但他们一直在不断地延长我的任期,直到现在我
已经在这里工作25年了。

我是从担任《玩具总动员》电影剪辑师开始在皮克斯的职业生涯的,后来又担任了《虫虫特工队》的剪辑总监,
之后我几乎参与了每一部长篇动画电影的制作。2003年的皮克斯动画电影《海底总动员》是我作为导演的处女秀,
作为这部电影的联合导演,我为皮克斯获得了首个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我还相继联合执导了《怪兽电力公司》
和《海底总动员》。我导演的《玩具总动员3》再次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
e86b0536ly4fn6nnhupuej20k00dcdgf

从剪辑师到导演,要说这之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电影剪辑是我的“初恋”,我从未想过放弃;而同时我又
很享受导演的感觉。早年,在做剪辑师的时候,我就会做一些份外的工作,比如摄影操作和一些舞台效果等,所
以,我首先把自己视为一个电影制作人,因为这是一份需要许多不同技术和责任的工作。
皮克斯为大家打造了非常有趣且富有创造力的工作环境。大多数人的办公室都十分的富有想像力,有的堆满了玩
具,有的被装饰成特定的主题屋,比如Tiki小屋和丛林神庙。我的办公室就像是一座自然历史博物馆,有很多历
史古迹和动物标本。
e86b0536ly4fn6nnhvle8j20k00dcgma

《可可夜总会》的电影灵感是从何而来的呢?

自从拍完《玩具总动员3》,我就开始为下一部电影构思了。我想了几个故事,其中一个就是关于墨西哥的亡灵
节庆典。我一直对墨西哥亡灵节的庆典文化十分感兴趣,但是我深知如果要把这个节日拍成一部电影的话,还有
很多需要深入了解和学习的地方。2011年9月,当我刚开始有这个故事的想法时,就规划好了第一次背景调研之
旅。10月底,我便同我的团队一起深入墨西哥实地探访,亲身体验当地的文化传统,亲眼见证亡灵节在墨西哥对
家庭的重要性。在每个墨西哥人心中,家庭都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每个人都要记住所爱之人,并把家庭的故
事一代代的传承下去。当我发现了这个节日对墨西哥人的重要意义后,我便开始思考如何把这个故事制作成一部
电影。它将会是一部五彩斑斓、充满了音乐还有各种庆祝活动的十分有趣的电影,更重要的是它将拥有充满情感
的核心内涵,这也是皮克斯决定制作一部动画片时最看重的一点。

e86b0536ly4fn6nnhrvylj20k00dcgma

前往墨西哥的实地调研是如何帮助你制作电影的?

为了亲身体验墨西哥的亡灵节,我连续两年去了墨西哥,和当地人一起庆祝这个节日。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周游
全国,深入不同的地方了解当地文化,寻找最合适的演员和音乐家们。最重要的是——观察不同的家庭纪念亡灵节
的方式。在实地探访的过程中,我们造访了位于墨西哥市、瓦哈卡市以及瓜纳华托市的多个博物馆、市场、广场、
工坊、教堂、庄园以及墓地,拍了成千上万张照片,这对我们之后创作米格居住的小镇圣塞西莉亚以及亡灵世界
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对我而言,调研之旅中最宝贵的经历,便是我们对家庭的探访。在探访的那些家庭中,大多数是多代同堂的大家
族,三四代人同住在一个屋簷下。我们与特拉科卢拉、特拉里克斯塔克、埃尔图来、圣马科斯、特拉帕左拉以及
阿瓦索洛许多可爱的家族共同生活,他们热情地将我们迎入家中,向我们介绍他们喜欢的食物、热爱的音乐、他
们的生活方式以及传统文化。通过与他们共同生活的时间,我们不仅深入了解了他们庆祝亡灵节的方式,更真切
地感受到墨西哥人家庭中深厚的情感联结。这一切的经历以及我们所观察到的事物最终都被融进了《可可夜总会》
的创作中,我们探讨家族纽带是如何将我们与祖辈亲人联系在一起的,并希望能够通过这部电影来告诉大家,即
使在展望未来之时,我们仍应该为过去而庆祝。
瓜纳华托对电影中亡灵世界的塑造也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这座建造在碗状山谷上的老城,是一座典型的山城。
那里所有的房子都被漆上五彩斑斓的颜色,这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而言是绝无仅有的,也对电影中亡灵世界的
建筑设计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墨西哥城自身的历史也对我们的创作起到了很大的影响作用,最早的墨西哥城是一座河道交错的水城。我们对
一座建在水上的城市感到十分的敬畏,亡灵世界的设计灵感便来源于此,这是一座建造在水上的垂直结构的小
城,这与圣塞西莉亚的水准分布形成了反差。塔楼的排列代表了历史的层次感:中美洲金字塔位于底层,而西
班牙殖民地风格的建筑则建在最顶层。整个世界随着人们的不断往来,就这样一个时期接一个时期、一个层次
接一个层次地构筑了起来。

e86b0536ly4fn6nnht2w4j20k00dcq3t

在电影制作期间,对文化和音乐的思考?

对我们而言,在拍摄其他文化的电影时,我们是会相当的严谨和谨慎的。但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从我一开
始想要制作这部电影时,我就决定了一定要动用全拉丁裔的配音阵容,对此,我们的团队始终持有相同意见。
尽管这有一定的挑战性,因为供我们选择的人才范围一下子缩小了,但对电影的成功而言无疑是值得的。
我们工作室原本就有一些墨西哥裔的动画师,在制作《可可夜总会》的过程中提供了很多的帮助。此外,我们
还找到了Carla Hool,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墨西哥人,对拉丁文化作品尤其擅长,还认识许多杰出的演员,
为电影的制作提供了很多帮助。

尤其是她帮我们找到了为米格配音的男孩——为了找到最合适米格的配音人选,我们在美国和墨西哥面试了成百
上千个儿童演员,直到我们遇见了绝佳人选安东尼·冈萨雷兹为米格配音。他从四岁就开始演奏墨西哥街头音乐,
因此他能够真正理解米格对音乐的热爱和对表演的渴望。在第一次录制时,安东尼就问能否为我们唱一曲,然
后就直接现场清唱了起来。太美妙了,他的声音令人赞叹。

从很早之前开始,我们就决定了音乐将会成为这个电影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在我创作《可可夜总会》的时候,
有一部电影起到了很大的影响作用,那就是科恩兄弟的《逃狱三王》,这不是一部音乐剧,却是一部把音乐注入
影片DNA的电影,几乎每个场景中都有音乐的元素。所以,我把墨西哥的音乐文化和原创歌曲两大要素一起融入
到皮克斯的动画中,并让音乐贯穿整个故事。

e86b0536ly4fn6nnhtb8cj20k00dcmxn

内部的试映会有几次呢?有没有一个关于一个内部审核的过程?

在电影上映前,我们大概有八次大型的内部试映会,而小型的试映则有无数次。在长达六年的电影制作

过程中,我们不断地在看这部电影。

 

续集电影和全新电影之间的创意流程是否有什么不同?

都很难。续集电影相对会比较简单一些,因为你已经有了很多角色,一个世界,一个故事的基调,还有许多其他
的东西。而续集电影的难度在于你需要创作一个值得与前面的电影相提并论的故事。全新电影的难度在于因为是
从零开始,你需要去发现、创作有趣的故事和有意思的人物。从创造全新的人物、到演员选取、再到电影世界的
塑造,一切都得从头开始。

无论是续集电影还是全新电影,制作的时间大相径庭,但全新的会相对长一些。
film_20170922004

电影有趣的细节分享

①电影中米格最敬爱的曾外祖母可哥太奶奶已经上了年纪,身体也不太好,但米格还是天天把自己每天发生的故事
分享给她听。那是因为制作组被当地许多墨西哥家族数代同堂的生活方式所打动。我们在实地探访过程中发现,
新生的婴儿会与他们的曾祖母同室而居。我们想在电影里把这一点表现出来,即使可哥太奶奶记忆渐渐在衰退,
但她的身边依然围绕着那些深爱着她的家人们。

 

②我记得在墨西哥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去拜访一家人,有一只小狗一直试图进入放置祭台的房间,想吃祭台上的蛋
糕。家人们试图阻止,但它一次次地又跑回去!我对那件事的印象十分深刻,并且把这个场景用在了电影里,电
影中丹丹爬上祭台去吃东西的那一幕的灵感就来源于此。

 

③电影中米格修补了一把旧吉他,并把它画得与歌神德拉库斯的吉他一模一样。制作团队认为如果找一个成人艺术
家来设计吉他,很难呈现出想要的效果,于是我便叫我的儿子来负责这一专案,设计了这把旧吉他。

 

④《可可夜总会》中所有的吉他演奏在技术上都准确无误。制作团队邀请音乐家演奏每一首曲目,并进行录影,
还在他们的吉他上绑上摄像机采集影像素材,为动画工作室的艺术家们提供参考。

 

⑤猪皮哥是亡灵之地中被人遗忘得最为深刻的角色。艺术家们想要表达出“被遗忘”的效果——因而他的脸上有更多
的碎片与凹槽,比起亡灵之地的其他居民,他的骨头更为松散与斑驳。

 

⑥和其他皮克斯的电影一样,皮克斯的披萨星球出现在电影中很显眼的地方。

 

⑦电影中还暗指了《玩具总动员》和《怪兽电力公司》,出现在米格小镇的糖果罐上。

 

《可可夜总会》中还透露了我们2018年即将推出的新电影《超人总动员2》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