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有注意到嗎?前些日子的「青春影展」、「二○一一年4C數位創作競賽」有一部動畫短片-【呼忽】,可謂非常耀眼吸睛,從美術風格、角色動作到整部片的完整度,都令人難以置信是出自初出茅廬的大學生之手呢!

他們是來自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多媒體動畫系的三位學生,幾位好朋友共同發想製造,甫一完成就在「青春影展」、「二○一一年4C數位創作競賽」等影展獲得亮眼成績。今天我們邀請到製作團隊中的張晉維同學和簡嵐淇同學來和我們分享影片製作中的大小事,相信大家也很好奇【呼忽】的創作過程吧!

今天就讓studio2 talks來幫大家問個清楚。

 

主題一

問: 能否簡單聊聊「呼忽」的概念?是如何發想的?

晉維:一切都從騎車經過這開始!

機車停好後,沿著階梯走進廟裡後我們心裡就有種,阿就是這裡了。在廟裡完全聽不到半點城市的喧囂聲,可以安安靜靜的在裡面與廟公聊天,廟公就開始跟我們說這間廟所發生過的事與神明的故事。

 

問:人們常說作品就如同自己的孩子。「呼忽」、「法國台灣」、「亮一點才安全」、「最後的職業」這幾件作品中,你有自己最喜歡的孩子嗎?為什麼?

晉維:

這幾個小孩都很重要也都很討厭,「最後的職業」是大一時咬緊牙粗略的做完一部五分鐘短片,但這部片讓我們對動畫的流程開始有些概念,也因為這部片對動畫這個行業有了確切的目標。接下來「法國台灣」跟「亮一點才安全」我們開始嘗試不同媒材,「法國台灣」是用轉描,上千張的轉描,「亮一點才安全」是用AE的關節動畫,這兩部都是我們的轉折點!讓我們突然領悟到動畫的流程需要更加強,以及畫面風格的穩定度,「 呼忽」這部片是我們集氣集到最後全部放在它身上的最後一部畢業製作短片,花了兩年的時間一年想劇本一年製作,我們很喜歡這種感覺,這個小孩受過很多傷,照顧它是最辛苦的,所有孩子裡沒有比較愛也沒有比較不愛,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個性,我們很在乎與它們相處的那段日子。

問:「法國台灣」此部作品短短的90秒,花了你多久的創作時間?我們都知道90秒內要把故事說完整並不容易,你認為最該注意的是什麼呢?

晉維:

「法國台灣」這部短片因為是影片轉描,製作起來的困難度沒那麼高,從故事到實際製作花費的時間大約在1個禮拜,短短的構想出來後,找了幾個班上的同學一人分一個鏡頭就開始瘋狂描。
這90秒內需要一個簡單的物品變化來產生感動點的!由法國麵包變為油條,想像其實法國與台灣並不那麼遠。

問:「呼忽」這部片以大學生的作品來說非常完整。請問你們是如何進行分工呢?其中若需要互相監工督促,有因此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嗎?

嵐淇:

因為三個人製作所以分工比較明顯一些 3D與後製部分,美術部分,還有2D元素特效的部分。
這次的製作時間拉的比較長,因為我們一直很怕以前犯的錯誤又發生,加上學校的壓力。
所以製作過程其實有比較緊繃壓,因為這部片很重要是我們這幾年學習累積下來的成果,到後期影片製做完開始得到一些回應才開始比較放鬆。

主題二

問:簡單介紹一下你就讀的科系?談談繫上對於動畫課程上的建議與想法?

可以跳過這題嗎!哈哈!
就讀的是多媒體動畫系,是個很熱門的科系,繫上的課程安排或許因為我們是第一屆吧!感覺上較不專精師資也不是很足夠,我們這4年來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找資料自學,繫上的視野很廣很高但是實際製作能力不足,問題的解決能力不是很夠,準備好再帶人上戰場應該是最基本的!畢製是個大機會也是證明這4年來學習的成果發表,老師相對的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應該要溫柔的對待還未成形的作品並讓學生有更多的發展空間才是,畢竟學生時期的創作應該是最沒有包袱的時候。

 

問:在創作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學校能提供的資源足夠嗎?如何安排製作進度與規劃?

晉維:

在大一時有遇過找不到老師解決問題的經驗 ,實際創作過的老師比較少,所以慢慢變成自己學,技術上的問題會去問google,劇情上問天了慢慢孵蛋,不過也要感謝學校可以讓我們在3D這堂課遇到了蔡旭晟老師,他額外給了我們許多許多的時間,他是我們遇到困難中可以安全度過的最大因素。
動畫製作上進度的安排主要是以一個月的方式來排,一週的話都是簡單快速的工作像是角色建模、拆UV、幾張場景。一個月以上的就是以角色動畫5-10個鏡頭這樣來分配還有2DFX部分,時間上都算抓的抓準的話,在製作時就沒有什麼太大的波動。

嵐淇:

進度安排是依不同的製作項目每一個月規劃一次的方式在排的,也有用一週的方式,月底就是驗收每個人進度的時候,因為都是自己在排所以有時候看天氣很好還是會想要出去亂跑,就還是得自我要求一下不要偷懶,這是我們第一次使用3D製作動畫影片,那時候決定很冒險,很多技術上和觀念都不是很成熟,還好有蔡旭晟老師的指點,我們才能製作完這支影片。

問: 你們每天花多少時間在動畫上? (包含創作動畫及欣賞動畫。)

晉維:

前製期到實際製作平均一天都在12小時左右,發想劇本的期間就跟生活黏在一起,我們會騎著機車出去在台南晃晃,看到不錯的咖啡廳坐下來開始討論劇本,幾乎就是從早上待到晚上了。

嵐淇:

如果加上欣賞的話幾乎是一整天吧,出門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也會想像他們變成動畫的。
樣子他是生活的一部分了,有時候在趕進度連作夢都在想怎麼做。

 

問: 畢業後會朝動畫產業界邁進嗎?對未來的憧憬及目標?

晉維:

嗯!這必定會的,會更用力的邁進!環境裡有許多不合理的道理,需要更用力的來突破,努力到台灣動畫也可以是世界的一方。未來也會與朋友成立動畫工作室,繼續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努力!!

嵐淇:

會阿,希望可以用動畫多做點事講更多話,即便動畫比較偏娛樂還是能多帶來一些啟發,很多身邊的事都是創作的養分,還是希望能回饋一些給他們,要學的東西還有好多,要盡力而為繼續努力。

問: 對於自己熱愛的動畫產業,對台灣的環境有沒有什麼期許?

晉維:

希望可以用熱血來融化冷漠,我熱愛的動畫產業也是我們最陌生的,打籃球要懂得分享籃球才會贏,動畫也是分享才會快樂。我們還年輕會熱血點!我們會持續往前衝的!

嵐淇:

當然希望能越來越好,希望創作保持單純快樂並樂於分享,給不斷持續創作的人多一些鼓勵和舞台,希望往後可以有越來越多好看的國產動畫電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