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ACM SIGGRAPH08 Space-Time Animation Competition 「實驗動畫組」獲得第三名之後,2009年【臭屁電梯】ACMSIGGRAPH09 Space-Time Animation Competition榮獲「角色動畫組」第三名,到今年2012年新作【月亮掉下來】入選台北電影獎動畫類。導演王尉修大方的接受我們studio2 talks的專訪,和我們談談他創作這些動畫短片背後的故事:

【月亮掉下來】劇照

主題一

問:能簡單介紹一下你的作品【月亮掉下來】的製作團隊嗎?

尉修:在前製階段是只有我一個人,除了常常和指導教授張維忠老師討論之外,從劇本、分鏡、美術、角色與場景的建模⋯等,都是一手包辦,因為碩士班的畢業製作通常都是以個人製作為主,不過我後來還是偷偷找了幫手,因為一個人做動畫真的太痛苦了,到了製作動畫的階段,就多了一位同研究室的學弟蔡孟喬幫忙,同時他也是我大學時期的學長,蔡孟喬是有幾年業界經驗的高手,尤其專精於角色表演,通常我只要把layout處理好給他,溝通一下每一卡的表演內容、角色的想法,他總能很快地給我表演完成的檔案,而我自己負責的鏡頭也能向他請益許多,所以說不只是個幫手,更可以說是我的動作指導,這真的是一次很棒的合作經驗,另外我也和非常出色的配樂與音效師合作,配樂的部分是由我的好友魏士翔操刀,音效則是請到謝宗翰老師與劉更始老師兩位大師合作,所以這次聲音工作的成品可以說是我自己作品中最好的一次。

【臭屁電梯】劇照

問:關於【月亮掉下來】一片,如此沉重的議題,能說說你的創作理念嗎?

尉修:乍看劇情簡介、預告片,可能看到的是關於棄嬰、未婚生子這樣嚴肅的社會議題,但其實我是想藉此傳達兩件事,一是親子之間的羈絆,二是自我意識的掙扎與對立,前者是我想嘗試挑戰的主題,後者則是我一直想說的事。於是我從一個未婚媽媽的角度出發、結合,才有了這樣一個故事。故事從一條夜深人靜的小巷展開,年輕的未婚媽媽掙扎着是否要就此拋下自己的孩子,在她轉身逃開的瞬間,內心那個不願拋棄孩子的自己卻留在原地,主角就此分為兩個極端點,一個對小孩充滿了愛,另一個卻是不理不睬,面對自己的孩子,她們該如何調整自我,如何去接受自己好與壞的每一個面向,是我覺得最有意思的部分,因為我一直認為面對作品也是一種不斷挖掘自己、瞭解自我的過程,雖然扯得很遠,但我就是帶這樣的心情去思考的。

【臭屁電梯】劇照

問:常聽人說,動畫師筆下的角色多少會和動畫師本身有些許相似,如同你之於【臭屁,電梯】裡的老虎大哥。在【月亮掉下來】的創作過程中,有將自己投射進去嗎?比如角色的個性或小動作?

尉修:哈哈,說到這個,其實在製作《臭屁,電梯》這樣的喜劇時,我是完全不管劇情自顧自得在做,一心只想打造一個生動有趣的角色,沒想到做完公開至今大約有一百人次以上跟我說:「你就是那隻老虎吧!」我才發現原來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完全放進去了!於是在著手製作《月亮掉下來》時,我反倒是刻意逆向操作,甚至以女性為主角有部分原因也是為了如此,我希望能把自己隱藏在作品之後,把想傳達的事物透過與以往完全不同的形象去描寫,這對我自己來說也是一個截然不同的挑戰,我是這麼想的,如果想要有能力去說各種不同類型的故事,那這次一定會是個值得嘗試的練習。

【月亮掉下來】劇照

問:【月亮掉下來】一片可曾掙扎過其它結局嗎?

尉修:其實對ㄧ個年輕男性作者來說,這部作品的題材:母親、嬰兒、懷孕⋯等等,都是很有距離的事情,我甚至還為此讀了一些育嬰手冊、一些大談媽媽經的相關書籍,也常常盯著姊姊那時剛出生的兒子看,我記得那段時間還有朋友以為我是想要結婚生子了!雖然這個問題是有無掙扎過其他結局,但由於從一開始我就決定是個循環式的架構,結局時主角會回到開頭,然後做出不同開場時的選擇,所以在製作期間讓我掙扎的反而是過程,如何增加過程的說服力、如何能稍稍地觸動人心,才是我所苦惱的部分,因此從一開始的文字腳本到分鏡再到最後的animatic,頭尾和故事主旨幾乎沒有改過,但過程卻有好幾個截然不同的版本,以往最棘手的總是結局,但這一次卻恰恰相反,對我來說真的是一次奇怪又充滿收獲的經驗,當時心想,要是這麼難的東西做壞了,至少我先做了功課,說不定未來能當個不錯的新手爸爸(笑)。

【月亮掉下來】前製設定稿

主題二

問:就我們的調查,你除了在動畫創作之外,也有許多童書的插畫作品。對於這兩種形式的作品,你覺得在創作過程中最大的差異是什麼?

尉修:因為我接的插畫工作都是以作家的文字為主,比起自編自導的動畫作品來說,在自由的程度上有很大的差異,通常童書我所能發揮的就是角色造型與構圖,童書的對象是兒童,因此一定要符合「可愛」的要求,所以角色造型其實也是有些侷限,不過這過程之中有很多環節對於動畫創作都是有幫助的,比如把故事閱讀完後再重新以圖像來詮釋,就好像從文字腳本轉化為分鏡的過程,這對我來說是個很好的練習,而在3D電腦動畫製作的流程中,大概也只有美術設定時能用手畫圖,其餘皆是用滑鼠操作,在這同時能畫些童書反倒是一個保持手感的好方法,不至於滑鼠用多了忘記怎麼用手畫圖。談到插畫與動畫,其實我也希望未來能有自己的繪本作品,因為我認為插畫與動畫是可以同時進行的兩種形式,國外也有很多繪本改編成動畫的優秀作品,如果有朝一日可以改編自己的繪本成動畫,一定會很有意思吧。

【月亮掉下來】前製設定稿

問:對於未來有什麼樣的規劃嗎?在你看來,台灣的動畫產業會吸引你踏入嗎?(對台灣動畫產業有什麼期許呢?)

尉修:目前即將退伍,接下來可能會先接一些案子,同時想想下一部創作的可能性,目前我是沒有一腳踏入某某動畫公司的打算,並不是沒有興趣,只是在這段製作自己作品的過程中,我更加地瞭解自己所熱衷的到底是什麼,而那也不是只存在於動畫產業之中,所以我還想試看看其他的路線、方法去創造自己所喜愛的東西。

【月亮掉下來】前製設定稿

問:目前有什麼新的創作計畫嗎?

尉修:其實我也很想知道,這問題我可能要先問自己一下(笑) 。

【臭屁電梯】前製設定稿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