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好的設計師,可以使一部份世界變得美好;但一個好的設計教師所培育出的無數設計師,能夠影響的範圍卻更加的無遠弗界。

我們很高興能邀請到凌銘設計藝術學苑的執行長林彥銘老師,在此與我們聊聊對於設計教育的看法,彥銘老師耕耘設計教育十多年,培育出的學生廣佈全台、獲獎無數,在這段漫長的教學時光中,他有些什麼經驗想與我們分享呢?

Q1:我們知道您由設計本科出身,一路接受紮實的設計訓練,請問是什麼樣的原因使您選擇投入設計教育事業,而非成為一名設計師呢?

相信踏進設計領域的學生們,第一志願應該都是想成為眾所皆知的設計師。但設計領域的出路並非如此狹窄,例如:研究、教學、行銷、設計管理…都是設計相關之路,如果撇開希望能眾所皆知的虛榮心外,上述身份都是對產業相當重要且值得被尊敬的。

從小對美術就有濃厚興趣,高中時選擇就讀復興商工廣告設計科,開始了設計這條路。因個性喜好助人,見同學或其他人有疑惑時常常會給予協助,也因此發現自己有著比別人更加的傳達能力,藉此也常獲得許多成就感。

天生的紅綠色盲讓我對於專業知識中的「色彩學」更下苦心,「配色」對其他人而言或許是「抽象」的感覺,但我不得不將「色彩理論」落實在實務上。也因此設計理論對別人而言淪為考試的一部份,但我卻能真正領受到學者們用心著作的畢生所學。

大學及研究所時即一邊就學一邊接案,星期六、日又要全省跑透透的授課。在這過程中,我知道如果設計界多了一位「林彥銘設計師」,世界依舊;但設計教育界中少了一位「凌銘老師」,同學對設計的熱情與態度將會減失不少。「教學」是一門學問,絕非容易之事。「設計」與「美術」多為抽象感覺,這種難以用文字形容的「質」,並非是一般人可以清楚表達的。我很清楚我在教學上能做到最好,並能得到更多的成就感且得心應手。我很清楚自己的特質所以我選擇教學並樂在其中,最終選擇以教學為主,而設計為輔。

Q2身為一名教師,必須常備豐沛的知識和技能,您經常透過什麼方法來吸收新知並進修自己呢?

在設計領域中,任何的知識、常識與新知可能都會與設計有關。我很清楚自己的優缺點,當別人看見我的手繪能力時,或許會認為我只能算是個「畫家」,因此我必須更加強「設計知識」。當別人看見我教理論時,或許會認為我只出一張嘴,是個靠嘴吃飯的典型「補教名師」,因此我必須更加強我的「設計能力」。當別人看見我的平面編排時,他或許會認為我只能算是個「美編人員」,因此我必須更加強「廣告創意」。當別人看見我連續兩年帶著學生奪得千中取一的廣告比賽時,他或許又會認為我只不過是運氣好…。我認為要提升自己能力的方法太多太多,但首先必須非常理性的將自己的不足之處一一列出,並且提出改進方案。可以給自己一個較為寬鬆的時間,但必須確實執行,而你將會發現每年都持續進步中。

知識從何而來一點都不重要,因為它無所不在;但要有一顆「學習」的心才是重要的。這需要強大的「動能」,我很誠實的說,我想得到學生們的稱讚與崇拜,因為這是我成就感的泉源,這就是開啟我這顆「學習心」的鎖鑰。

Q3請分享在您的教學生涯中最讓您印象深刻的學生。他們有著什麼特質?

許多社會新鮮人找不到工作時,常會歸咎於學校教學內容不符合社會所需。但多數業界尋人卻更著重於「態度」層面。專業是可以被培養的,但「態度」卻是根深蒂固。

教學至今已15年,有三位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學生,這三位學生確實有著共同特質並且有相似成就。我與他們相識的時間都相當久,共同的特質在於本身並非善於言詞,但做事總能一步一腳印。即使屢戰屢敗司空見慣,在過程中他們得到了無數的挫折,但卻總能堅持下去。在別人眼中或許是「傻勁」,也或者是「固執」,但在我眼裡卻是一種「堅持」。他們的學習過程與勵志電影的劇情如出一轍,而結局也照著劇本在走。
「高度」取決於「態度」;「凡走過必留痕跡」不需在意開始的跌跌撞撞,這反倒能使你獲得更多。因此我也勉勵學生不要怕失敗,或許無法一步登天,或許失敗會讓你產生挫折,但我敢保證你將來的成功絕非偶然,也一定讓他們望其項背難以追趕,這即是「先蹲後跳」的道理。

現在的他們,一位已是科大兼任教師及紀錄片導演,戰績輝煌並入圍過金馬獎最佳短片,且經常受邀演講。第二位的攝影作品也常得獎並受邀展覽,在工作職場上也有傑出表現。第三位作品剛榮獲今年「青春設計節」的最佳影片,作品也曾於公視播映。

 

Q4:請分享目前您認為最值得推薦的一本書 

(我發誓!這輩子除了教科書外,我還真的沒看完一本書過。因為我有閱讀障礙。)


Q5:國內的設計學院接連成立,請問您對於這種現況有什麼看法?對於學生在學時的專業學習、與畢業後對求職的職缺供需方面有什麼影響?

國內設計科系成立的狀態真能用「雨後春筍」來形容,學生人數逐年下降,但設計科系反倒快速增加。許多學校視成立「設計科系」為拯救學校經營的靈丹妙藥,為了更具吸引力也由傳統的「視覺傳達設計系」、「商業設計系」轉變為「多媒體設計系」、「數位媒體設計系」、「文化事業傳播系」、「資訊傳播系」、「創意媒體設計系」…,連現今的高中職都出現了「多媒體設計科」。但小小的台灣真的有需要這麼多設計人員嗎?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麼設計人材過剩的消化問題即將接踵而來。
此外,大量的設計科系成立,同時也需要更多的設計師資。但國內大學的專任師資又得具備博士學歷,在台灣要拿設計博士少則三年(非常拼),多則七年亦或者無期而終。這些著重研究而鮮少實務經驗的博士師資,如有幸能進到大學任教,就算有心要提升教學品質,也會被一年比一年重的業務壓的喘不過氣來。全因現在的大學非常注重評鑑,除了教師學歷及升等外,尚有產學合作案、比賽得獎、教學卓越計畫、研究發表、學生實習、國外交流…,別忘了這些老師們平時都還有日、夜間的授課,如此何來的教學品質呢?說到這裡相信已為許多老師們吐了一灘苦水。

對於學生在學的專業學習,在此我有一些獨特的看法提供參考。設計能力的提升固然重要,但我認為學生應好好享受「分組作業」的機會。分組作業時,建議選擇完全不同調性的同伴,但往往我們都會選擇比較和得來或能力佳的同學為組員。我認為一群優秀的同學本來就該完成一件優秀的作品,一點都不足為奇(更不要自己一人一組,這只會加深自我的主觀意識)。但出社會在公司裡你無權選擇你的組員,你如何確保最終結果是成是敗呢?學生的職責在首重「學習」。當發現自己有缺點或未來會發生的問題時就該提早因應,而這過程當然是痛苦的。一個強而有力的團隊應是或許平時一盤散沙,甚至內部勾心鬥角,但作戰時卻能砲口一致向外、群策群力,這才是我們要學習的。因此我建議多加學習與你不喜歡的人相處,你將會是個聰明具EQ的管理人才。

Q6:對您來說,什麼是一個好的設計學習環境?學校應提供什麼資源、或如何營造風氣來幫助學生成長?

我認為一個好的設計環境可簡單的從以下幾點來判斷:
(一)學校方面,有些學校是工科或商科著名,因此設計學院非重點科系,在活動、經費及空間的爭取上常會受其他科系的排擠。
(二)學院方面,有些學校的設計系是安插於工程學院或非設計相關學院中,如能有獨立的設計學院,設計相關師資或設備資源將能共享。
(三)師資方面,應多留意兼任師資與業界師資群的專業能力。這些老師負責的課程往往與業界需求較為密切,這攸關於學生在技術上的實質能力。但許多學校的兼任師資卻淪為承接沒人要教之課程的墊補角色,或者研究所畢業生的磨練試教舞台;而業界師資(專業技術人員)並非真正來自多年經驗的業界,而是成為博士進入校園教書的新增名額。

許多學校因空間問題,未能提供「專屬工作室」。我認為學校提供「學生專屬工作室」對學習的成效及風氣上有顯著的助益。工作室裡有免費的網路及冷氣供使用,同學分組作業可直接在此討論。這是一個一同學習與吃喝玩樂的地方;在這裡做作業,在這裡交作業,免除搬運之苦;熬夜太累可打地舖休息。在這個密閉空間中,學習就如同傳染病一般的迅速,某人學會3D快速建模,幾天後全班也都會了。那學習風氣如何養成?如能提供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只要靜觀其變,相信必然水道渠成。
因此我認為無論如何學校都應謄出一個空間做為工作室,這會使整個系所,上至博士生下至大一新生都能相互學習,相對也能減輕老師的教學負擔;而老師也可以從中觀察到學生的學習狀況及學習態度。


Q7:你認為台灣設計產業的競爭力為何?在華人圈的設計領域有著什麼樣的優劣條件?

台灣是全世界密度最高的設計人才庫,國內大學十之八九都有設計相關科系。在設計教育普及的情況下,不論是「質」與「量」相較之下都能比其他國家優質。加上政府近年來也漸重視設計產業對台灣帶來的經濟效益,極力打造台灣成為世界的創意設計中心。此外,再加上台灣IT產業的加持,應該是相當具有競爭力及優勢的。
我認為台灣因政治問題而導致經濟停滯甚至倒退,加上大陸經濟崛起,致使許多設計人才被迫遠走他鄉,身邊確實有許多朋友前往上海、北京、重慶或新加坡工作。台灣是個自由且資訊多元的環境,在歷史上歷經日治、美援、解嚴、兩岸開放…等,讓台灣設計師擁有更自由開放的思考空間,這對於設計的廣度有絕對的幫助。但相對而言,對岸設計工作者雖然在創意表現上略遜一籌,但「競爭」使得他們更加強壯,先不論他們的努力的目的為何,但「勤奮」絕能補他們的不足,這也是我們應該多加學習之處。

Q8:就目前而言,您對於文化部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的機制有什麼想法?政府與產業界之間的連結應如何落實?

(文創部份我非專家,也沒有什麼看法a~~)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