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的设计师,可以使一部份世界变得美好;但一个好的设计教师所培育出的无数设计师,能够影响的范围却更加的无远弗界。

我们很高兴能邀请到凌铭设计艺术学苑的执行长林彦铭老师,在此与我们聊聊对于设计教育的看法,彦铭老师耕耘设计教育十多年,培育出的学生广布全台、获奖无数,在这段漫长的教学时光中,他有些什么经验想与我们分享呢?

Q1:我们知道您由设计本科出身,一路接受扎实的设计训练,请问是什么样的原因使您选择投入设计教育事业,而非成为一名设计师呢?

相信踏进设计领域的学生们,第一志愿应该都是想成为众所皆知的设计师。但设计领域的出路并非如此狭窄,例如:研究、教学、行销、设计管理…都是设计相关之路,如果撇开希望能众所皆知的虚荣心外,上述身份都是对产业相当重要且值得被尊敬的。

从小对美术就有浓厚兴趣,高中时选择就读复兴商工广告设计科,开始了设计这条路。因个性喜好助人,见同学或其他人有疑惑时常常会给予协助,也因此发现自己有着比别人更加的传达能力,借此也常获得许多成就感。

天生的红绿色盲让我对于专业知识中的「色彩学」更下苦心,「配色」对其他人而言或许是「抽象」的感觉,但我不得不将「色彩理论」落实在实务上。也因此设计理论对别人而言沦为考试的一部份,但我却能真正领受到学者们用心著作的毕生所学。

大学及研究所时即一边就学一边接案,星期六、日又要全省跑透透的授课。在这过程中,我知道如果设计界多了一位「林彦铭设计师」,世界依旧;但设计教育界中少了一位「凌铭老师」,同学对设计的热情与态度将会减失不少。「教学」是一门学问,绝非容易之事。「设计」与「美术」多为抽象感觉,这种难以用文字形容的「质」,并非是一般人可以清楚表达的。我很清楚我在教学上能做到最好,并能得到更多的成就感且得心应手。我很清楚自己的特质所以我选择教学并乐在其中,最终选择以教学为主,而设计为辅。

Q2身为一名教师,必须常备丰沛的知识和技能,您经常透过什么方法来吸收新知并进修自己呢?

在设计领域中,任何的知识、常识与新知可能都会与设计有关。我很清楚自己的优缺点,当别人看见我的手绘能力时,或许会认为我只能算是个「画家」,因此我必须更加强「设计知识」。当别人看见我教理论时,或许会认为我只出一张嘴,是个靠嘴吃饭的典型「补教名师」,因此我必须更加强我的「设计能力」。当别人看见我的平面编排时,他或许会认为我只能算是个「美编人员」,因此我必须更加强「广告创意」。当别人看见我连续两年带着学生夺得千中取一的广告比赛时,他或许又会认为我只不过是运气好…。我认为要提升自己能力的方法太多太多,但首先必须非常理性的将自己的不足之处一一列出,并且提出改进方案。可以给自己一个较为宽松的时间,但必须确实执行,而你将会发现每年都持续进步中。

知识从何而来一点都不重要,因为它无所不在;但要有一颗「学习」的心才是重要的。这需要强大的「动能」,我很诚实的说,我想得到学生们的称赞与崇拜,因为这是我成就感的泉源,这就是开启我这颗「学习心」的锁钥。

Q3请分享在您的教学生涯中最让您印象深刻的学生。他们有着什么特质?

许多社会新鲜人找不到工作时,常会归咎于学校教学内容不符合社会所需。但多数业界寻人却更着重于「态度」层面。专业是可以被培养的,但「态度」却是根深蒂固。

教学至今已15年,有三位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学生,这三位学生确实有着共同特质并且有相似成就。我与他们相识的时间都相当久,共同的特质在于本身并非善于言词,但做事总能一步一脚印。即使屡战屡败司空见惯,在过程中他们得到了无数的挫折,但却总能坚持下去。在别人眼中或许是「傻劲」,也或者是「固执」,但在我眼里却是一种「坚持」。他们的学习过程与励志电影的剧情如出一辙,而结局也照着剧本在走。
「高度」取决于「态度」;「凡走过必留痕迹」不需在意开始的跌跌撞撞,这反倒能使你获得更多。因此我也勉励学生不要怕失败,或许无法一步登天,或许失败会让你产生挫折,但我敢保证你将来的成功绝非偶然,也一定让他们望其项背难以追赶,这即是「先蹲后跳」的道理。

现在的他们,一位已是科大兼任教师及纪录片导演,战绩辉煌并入围过金马奖最佳短片,且经常受邀演讲。第二位的摄影作品也常得奖并受邀展览,在工作职场上也有杰出表现。第三位作品刚荣获今年「青春设计节」的最佳影片,作品也曾于公视播映。

 

Q4:请分享目前您认为最值得推荐的一本书 

(我发誓!这辈子除了教科书外,我还真的没看完一本书过。因为我有阅读障碍。)


Q5:国内的设计学院接连成立,请问您对于这种现况有什么看法?对于学生在学时的专业学习、与毕业后对求职的职缺供需方面有什么影响?

国内设计科系成立的状态真能用「雨后春笋」来形容,学生人数逐年下降,但设计科系反倒快速增加。许多学校视成立「设计科系」为拯救学校经营的灵丹妙药,为了更具吸引力也由传统的「视觉传达设计系」、「商业设计系」转变为「多媒体设计系」、「数位媒体设计系」、「文化事业传播系」、「资讯传播系」、「创意媒体设计系」…,连现今的高中职都出现了「多媒体设计科」。但小小的台湾真的有需要这么多设计人员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设计人材过剩的消化问题即将接踵而来。
此外,大量的设计科系成立,同时也需要更多的设计师资。但国内大学的专任师资又得具备博士学历,在台湾要拿设计博士少则三年(非常拼),多则七年亦或者无期而终。这些着重研究而鲜少实务经验的博士师资,如有幸能进到大学任教,就算有心要提升教学品质,也会被一年比一年重的业务压的喘不过气来。全因现在的大学非常注重评鉴,除了教师学历及升等外,尚有产学合作案、比赛得奖、教学卓越计画、研究发表、学生实习、国外交流…,别忘了这些老师们平时都还有日、夜间的授课,如此何来的教学品质呢?说到这里相信已为许多老师们吐了一滩苦水。

对于学生在学的专业学习,在此我有一些独特的看法提供参考。设计能力的提升固然重要,但我认为学生应好好享受「分组作业」的机会。分组作业时,建议选择完全不同调性的同伴,但往往我们都会选择比较和得来或能力佳的同学为组员。我认为一群优秀的同学本来就该完成一件优秀的作品,一点都不足为奇(更不要自己一人一组,这只会加深自我的主观意识)。但出社会在公司里你无权选择你的组员,你如何确保最终结果是成是败呢?学生的职责在首重「学习」。当发现自己有缺点或未来会发生的问题时就该提早因应,而这过程当然是痛苦的。一个强而有力的团队应是或许平时一盘散沙,甚至内部勾心斗角,但作战时却能砲口一致向外、群策群力,这才是我们要学习的。因此我建议多加学习与你不喜欢的人相处,你将会是个聪明具EQ的管理人才。

Q6:对您来说,什么是一个好的设计学习环境?学校应提供什么资源、或如何营造风气来帮助学生成长?

我认为一个好的设计环境可简单的从以下几点来判断:
(一)学校方面,有些学校是工科或商科著名,因此设计学院非重点科系,在活动、经费及空间的争取上常会受其他科系的排挤。
(二)学院方面,有些学校的设计系是安插于工程学院或非设计相关学院中,如能有独立的设计学院,设计相关师资或设备资源将能共享。
(三)师资方面,应多留意兼任师资与业界师资群的专业能力。这些老师负责的课程往往与业界需求较为密切,这攸关于学生在技术上的实质能力。但许多学校的兼任师资却沦为承接没人要教之课程的垫补角色,或者研究所毕业生的磨练试教舞台;而业界师资(专业技术人员)并非真正来自多年经验的业界,而是成为博士进入校园教书的新增名额。

许多学校因空间问题,未能提供「专属工作室」。我认为学校提供「学生专属工作室」对学习的成效及风气上有显著的助益。工作室里有免费的网路及冷气供使用,同学分组作业可直接在此讨论。这是一个一同学习与吃喝玩乐的地方;在这里做作业,在这里交作业,免除搬运之苦;熬夜太累可打地舖休息。在这个密闭空间中,学习就如同传染病一般的迅速,某人学会3D快速建模,几天后全班也都会了。那学习风气如何养成?如能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只要静观其变,相信必然水道渠成。
因此我认为无论如何学校都应誊出一个空间做为工作室,这会使整个系所,上至博士生下至大一新生都能相互学习,相对也能减轻老师的教学负担;而老师也可以从中观察到学生的学习状况及学习态度。


Q7:你认为台湾设计产业的竞争力为何?在华人圈的设计领域有着什么样的优劣条件?

台湾是全世界密度最高的设计人才库,国内大学十之八九都有设计相关科系。在设计教育普及的情况下,不论是「质」与「量」相较之下都能比其他国家优质。加上政府近年来也渐重视设计产业对台湾带来的经济效益,极力打造台湾成为世界的创意设计中心。此外,再加上台湾IT产业的加持,应该是相当具有竞争力及优势的。
我认为台湾因政治问题而导致经济停滞甚至倒退,加上大陆经济崛起,致使许多设计人才被迫远走他乡,身边确实有许多朋友前往上海、北京、重庆或新加坡工作。台湾是个自由且资讯多元的环境,在历史上历经日治、美援、解严、两岸开放…等,让台湾设计师拥有更自由开放的思考空间,这对于设计的广度有绝对的帮助。但相对而言,对岸设计工作者虽然在创意表现上略逊一筹,但「竞争」使得他们更加强壮,先不论他们的努力的目的为何,但「勤奋」绝能补他们的不足,这也是我们应该多加学习之处。

Q8:就目前而言,您对于文化部推动文化创意产业的机制有什么想法?政府与产业界之间的连结应如何落实?

(文创部份我非专家,也没有什么看法a~~)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