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we keep animating.”

從2007年開始迄今已第六屆的【奇普愛尼美町 Keep Animating】動畫影展,是每一年南藝動畫所畢業學生的精神象徵,也彷彿是一種魔咒。作為一群自外於主流3D動畫產業培養皿,堅持獨立創作的”另翼學院派”,南藝動畫所早已是台灣2D動畫碩果僅存的標誌性存在,換句話說,就像一棟死守原地堅決不拆遷的釘子戶。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苟延殘喘地活下來了,而且還要繼續keep animating。在這樣的堅持下,生產出一些有時天真無邪、有時畸零怪異、有時憤世嫉俗、有時哀聲歎氣喃喃自語的多面體怪物,那也是難免的事。

 

【認真實踐的才叫實驗】

想要試著回想那個灌籃高手和幽遊白書陪伴我們長大的8、90年代,然後,用自己的力量證明2D動畫還沒有過時、還有新的東西可以被發掘,所以有了實驗動畫。

但是必須嚴厲的宣稱,看不懂的東西不叫作實驗,認真實踐的才叫實驗。

還記得高中物理課的單狹縫繞射實驗嗎? 《是誰》將紙人偶與繞射光圈的互動發展成一個關於腦內意識運作的奇想故事。而在《蜉蝣》這部片中,導演繼續延伸這個動畫實驗,加入了色彩斑斕的光影運動,配合電子音樂節奏營造出絢麗的迷幻氛圍。

追溯得更遠一些,小學自然課都有學過,冰飲料罐上會有水珠是因為水蒸氣遇冷凝結。但課本沒說的是,這也可以變成動畫。

《氣息》運用車窗玻璃上的霧氣畫出記憶中稍縱即逝的美麗畫面,每一格影像都是在密閉車廂內水氣蒸騰地畫出來的。前無古人的手法,令人驚嘆於電腦動畫無法達到的真實手感與光影迷濛的變化。

【有些事情不太容易過去】

記憶是一個人最無法述說,而他人更難以企及的神祕黑洞。四部關於記憶的作品,都選擇用細膩的手繪風格呈現。《不要醒來》用寓言體的方式隱喻戀愛關係,故事中的故事層層包覆著愛情將盡時無法挽回的哀傷。《片》以色鉛筆描繪物件與人的變形,象徵記憶碎塊的流動不定,背景低迴的吟唱著關於過往時光的影像詩。《綠色影子》穿梭在過去與現實之間,不同的色調代表不同的世界,有些事情即使過去了仍然有影子存在。《不說》用溫暖的語調緩緩道出對祖母的思念,充塞在日常生活瑣碎細節的情感,說與不說之間必須用心體會。

【外星寶寶、鼻涕與口水的奇幻冒險】

生活看似如此單調乏味,筆下的世界卻可以無限驚奇。《神奇罐頭》敘述一個外星小孩如何被地球的速食罐頭餵養,隱含著對父母教養方式的批判。《呼呼》來自於作者環島旅行的經驗,以蘭嶼為藍圖,創造一個地牛與塑膠袋同時存在的奇異世界。而《髒口水》中焦慮與妄想幻化成的黑色巨獸,在面對閒言閒語時也無處遁逃。

【無法逃避神經質而異常清醒的灼熱目光】

大聲疾呼地抗爭或許不再能撼動世界,然而他們從未放棄用自己的觀點進行後現代的微型革命。《我的週記》累積自每一週的短篇創作,結合時事與自我生活的內在省思。《漫漫生》用諷刺的手法,質問父權社會建構下的生育天職對女性造成的精神壓力。《人類工具使用說明書》則以幽默詼諧的方式將有機的生命體比喻為機械式構造,在這個科技常常不來自於人性的時代,人的生命史是否跟工具說明書並沒有什麼差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