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是大多數,不過許多的電影都能在剛開始看的時候,就能預先知道結局,或是預知到角色會做出怎麼樣的抉擇。例如超級英雄電影,那麼結局一定是英雄們歷經波折和滄桑,並付出了代價,最後擊敗惡勢力,或者是貫徹自己的信念。像是近年來受到廣大觀眾熱愛的超級英雄電影<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蝙蝠俠雖然貫徹己志,卻也失去了心愛的女人。

俄國文學家契訶夫(Anton Chekhov)曾提出一個觀點,如果故事裡出現了一把槍,那麼在故事完結前那把槍就非得發射不可。這似乎表示了故事中的每一個元素,都必須在故事中有效的發揮其功能性及必要性。但村上春樹卻在作品<1Q84>中提出不一樣的看法,即使故事中出現了一把槍,也不代表那把槍就非發射不可。這個觀點表示了這把槍在故事中之所以不被擊發,也自有其在故事中的道理和價值。

不論結局是可預期的,還是不可預期的,他們都必須建立在一個有著因果關係的邏輯之上,否則將無法取得觀眾的認同及共鳴,就像Howard suber所說的”劇情片的重點,是人的抉擇與行動,以及兩者所產生的結果。”可預期的結局完美的順理成章,不可預期的則帶給我們驚喜,但是有一群人,似乎認為某些電影,應該可以有著更”人性化”的結局。他們就是”HISHE”(How it should have ended)。

HISHE這個團體創立於2005年,剛開始只是丹尼爾·巴克斯特(Daniel Baxter)和湯米·沃森(Tommy Watson)兩人開心的在討論著他們喜歡的那些電影,可不可以有其他不一樣的結局,甚至加入了一些嘲諷性模仿(Parody)的元素,之後丹尼爾以前的同事蒂娜·亞歷山大(Tina Alexander)也加入,並完成第一部惡搞短片<How The Matrix Should Have Ended>,是惡搞駭客任務的橋段。2005年7月,HISHE的網站正式成立(http://www.howitshouldhaveended.com/),此後便不斷的惡搞各式各樣的電影結局,並發表到網路上。厲害的地方是,不管是角色造型或特色,還是角色說話的聲音,都盡量和電影一模一樣,形成一種”煞有其事”的特殊感受。

被惡搞的電影大多是時下熱門的電影,例如黑暗騎士系列(The Dark Knight)、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之類的超級英雄電影,另外像一些經典名片,如玩具總動員系列(Toy Story 3)、駭客任務(The Matrix)、鐵達尼號(Titanic)等等,也都遭到他們的”毒手”。



從那些被惡搞的影片中,我們可以看見那些,在周圍事件影響之下,仍能保持高尚情操的角色們,露出了非常”凡人式”的反應。例如在<鐵達尼號>中,男女主角在沈船的前一刻,是待在他們最初相遇的地方,沒想到在惡搞版中,女主角向男主角說:「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耶」,男主角卻罵她吃飽太閒,兩人吵了起來。

HISHE的影片的趣味性在於打破觀眾心目中的角色形象,並且形成反差和驚奇,雖然饒富趣味,但實際上的電影能不能這樣拍呢?我想是很困難的(除非本來就是搞笑片),畢竟觀眾樂見的,還是角色們表現出我們理想中的樣子,並且有個完整而有說服力的結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