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在電影還是動畫裡,最常看見的是表演就是”走路”或”跑步”,其實反觀我們在真實世界的人生中,也都不斷的在走著、跑著。

不過這最常出現的走路動作,竟是許多業界的大師們公認最難表現的一種動作。例如華納公司(Warner Bros)的首席動畫師肯·哈里斯(Ken Harris)就曾說:「走路是學習的首要之務。請學習各式各樣的步法,走路是最難做對的一項。」宮騎駿也在他的著作<出發點>裡提到”真正的跑步無法用單純的線條及顏色來表現。…………..至於走路比跑步更難,則是因為我們的肉眼追的上這種動作,所以可以看得更清楚,觀察的更多。

表演運用身體,透過身體的運動,不論是手腳、臉部表情、聲帶、呼吸或心臟的跳動。這些運動是來自於表演的動機。宮崎駿在<出發點>裡也提到"人類不是為了更快接近目標,就是為了遠離災難才跑的。“從這段文字中可以看到,人類不會為了單純的跑步而跑,而是帶著某種目的性,不論那個目的是什麼,都足以支撐人類決定自己必須跑步。所以,一般來說,人不會沒事就走路,我們會走路或會跑步一定來自某種動機,為了減肥而跑步,為了回家而走路,或在思考事情的時候走來走去。都是有動機存在,要嘛就是前往某處,要嘛就是逃離某處,要嘛就是猶豫時的來回踱步,左腳、右腳、左腳、右腳…….。而動畫或電影中的角色動機,則是依照其劇本或情節等藝術表現的需要而被設計和置入。

例如李安導演的作品<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 2005)裡,有一場戲,內容是希斯萊傑(Heath Ledger)飾演的Ennis在家中等待著傑克葛倫霍(Jake Gyllenhaal)飾演的Jack。Jack開著卡車,在Ennis家門前停了下來,聽見車子熄火的聲音,Ennis走向窗邊,臉上露出的笑容,表示了長久等待的哀愁一掃而空,接著奪門而出,快速的步下樓梯,兩人抱在一起。這段戲中角色的表演,讓觀眾感受到兩位主角久違的相逢,難以言表的喜悅。

另外,在李安導演的另一部作品<色·戒>(Lust caution, 2007),有一個很經典的”逃跑”的例子,就是女主角王佳芝易先生”快走”的那一段。易先生這個角色由梁朝偉詮釋,在聽到王佳芝叫他快走的一瞬間,臉色一變,狂奔的奪門而出。短短幾十秒鐘的時間,演出了本片強而有力的轉折。

這裡也可以提供我們一個在表演上的思考點,在畫走路或跑步這個表演的時候,我們需要考慮些什麼事情呢?角色的年齡、身分、身高體重、動機、體力、情緒、現場的風向以及角色是跑在什麼樣的地面上….等等。或許還有更多大大小小的事情要考慮,而這些考慮的點也是可以套用在其他表演上。

另外,走路或跑步在劇情安排上,也可以有著積極向前,往下個階段邁進的含義。例如園子溫導演的作品<希望之國>(希望の国, 2012),劇情發想來自於日本於2011年發生的東北地方太平洋沖地震後造成的福島核電廠事件。這部片有在今年的金馬影展放映,在映後座談會上,觀眾問了一個問題:「看完這部片之後想問導演,為什麼這部片要叫希望之國?因為我覺得看了這部片好像沒什麼希望的感覺。」園子溫導演的回答是:「日本現在可以說是個絕望之國,但是有絕望的時候,我們才會希望"有希望",希望會變得更好。我們如果停止往前走,就會處於絕望的狀態。」在這部片的尾聲,有兩個角色,一邊說著”一步….一步….一步”一邊往前邁進,他們並不是數著自己走了幾步,而是把每踏出去的”一步”就確確實實的做為一步在走,這也是導演的安排,認為日本遭遇到這樣的危機,應該要每一步,腳踏實地的確實走下去。


說到這裡我們可以看到,所有表演上的技巧,都是為了劇情和故事上的需要而產生,觀眾不是因為這個動作如何呈現而感動,而是被這個動作帶出來的劇情而感動。在畫動畫的時候,絕不是硬去套公式,或硬去死背一些方法。與其死記跑一步或走一步要畫多少張畫,不如去專注在表演和劇情之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