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自然環境和生態保育的議題持續升溫,讓我想起小學的時候,自然課的老師曾問我們,"你們認為古代的中國有龍嗎?" 是的,就是你們想像的那種龍,不是恐龍喔,是有著蛇般的身體,身上爬滿鱗片,有鳳凰鳥爪般的前腳和後腳,有著麒麟的犄角,還有長長的龍鬚的那種龍。班上同學大部分都認為沒有,但老師卻認為有可能有,只是已經絕種了,老師還說,如果生態環境再被破壞,或許未來,連獅子這種動物也只能在百科全書上看見了,成為傳說中的動物。

今天要分享的影片,是記錄一個專門保護灰熊的人"提姆·崔德威爾(Timothy Treadwell)"的影片<灰熊人>(Grizzly Man, 2005),導演是德國新浪潮(Neuer Deutscher Film)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的韋納·荷索(德語:Werner Herzog,1942年9月5日-)。

提姆·崔德威爾(以下簡稱崔德)是一位動物保育人士,長年為保育阿拉斯加的卡邁特國家公園裡的灰熊不遺餘力,他始終相信人能夠跨越物種之間的界線,和熊能夠有著心靈上的交流,於是他每到夏季,就會到卡邁特國家公園露營考察,與熊生活在一起,並用攝影機將這段過程記錄下來,但他最後卻是被當地的灰熊給吃掉了。


這部紀錄片中的許多影像皆來自崔德之手,但荷索看見了這些影片潛藏在其中的珍貴寶藏,並將他們提煉出來。此外,荷索還去採訪一些相關人士,例如崔德的朋友和家人,以及一些灰熊的專家,這些人的看法顯然兩極。崔德的朋友支持他這麼做,而專家則表示崔德這麼做是自取滅亡,並認為崔德崇拜熊,進而把自己當做是熊,而且專家也說,崔德所提倡的跨物種友誼並不存在,在熊的面前,崔德就和其他的食物一樣,必要的時候,牠們會吃了他。

但這部影片給我們的答案,卻是崔德如何的熱愛自然,而想成為自然的一部份,例如他曾經觸摸熊的排遺,只因是從熊的體內出來的,是熊的某個生理現象,但卻能使他聯想、感受到牠的生命與存在。還有一個橋段是,崔德看見了一隻蜜蜂正在吸花蜜,才吸到一半就這麼在花瓣上與世長辭,他看著看著就哭了出來,不知道是想到蜜蜂牠壯志未酬身先死而感到悲哀,還是其他原因,而之後蜜蜂又活過來了,他說話的音調又轉為喜悅。

荷索在片中提到,他覺得崔德拍的這些片段,不僅是紀錄動物或大自然,同時也在述說人的內心和本質。對我來說,我覺得崔德讓我看見人對於原始的單純的渴望,雖然他為了自己喜歡的動物,甚至不惜偶爾破壞食物鏈,但他總是很直覺,很直接的去做他想要的,並沒有其他任何多餘的考慮,彷彿野生動物一般。

崔德他死前是否有一絲的後悔?還是他始終抱持的感謝?(感謝熊,感謝自然)

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但看完這部片之後,我相信會是後者,絕對是。片中的某段曾經提到,遇到熊的時候要面朝著熊,否則就有可能被熊吃掉,但荷索最後卻剪入了一個崔德的背影,背後有兩隻熊在走著,這個片段讓我聯想到了崔德最後,和熊一起去了某處,一個只有熊知道的故鄉。

Don Edwards演唱的片尾曲"Coyotes“,也值得一聽再聽,其歌詞呼應了崔德的人生,迴盪心中。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