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小雪因為上了小學,才開始注意到自己和其他小孩的不同,為了不被認為是異類,她從活潑、調皮的孩子氣性格,轉變成有些矜持的個性,在別人面前她想表現的像個淑女,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樣,開始否定了自己身為狼人的事實,除此之外,她還有身為姊姊的身分認同,她希望能引導弟弟走向她認為的正確的道路,希望弟弟也能像她一樣,隱藏真實的自我,走入人群。

而弟弟小雨,從繪本中發現人們都不喜歡狼,進而對自己身為狼的事實感到難過。後來他遇見了他的老師,一隻年老的狐狸,牠教導了他許多關於森林的事情,使得小雨不想去上小學,幾乎整天都待在森林裡,他從不想成為狼,到最後回歸自然,也開始對於姊姊否定自己為狼的態度感到不悅而無法理解。彷彿他們家門前的那條路,一條通往山林,一條通往人群,姊弟倆背道而馳。

做為母親的小花,從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到丈夫去世後,下定決心成為一個母親,是她對自己身分的認同,而為此,她犧牲了求學之路,選擇專心養育孩子長大。她是個百分之百的人類,當然也用著人類的觀點,去看她的孩子。對狼來說,十歲是成年了,但對小花來說,十歲的小雨還是個孩子,她該不該對孩子身為狼的身分感到認同呢?

後來在故事的尾聲,小雪受到了弟弟和同學草平(そうへい)的影響,認同了自己的身分,"我也想像小草(草平)那樣,能把心裡想的說出來然後開心地笑“,並對草平坦誠自己是個狼人,而草平早在之前一次意外中就發現了小雪是狼人了,也一直保守秘密。另一方面,小花也認同了小雨,認同他嚮往的自然生活,願意放手,讓小雨去追尋自己的世界。

什麼是長大?什麼是自己嚮往的世界?每個角色有不同的抉擇,什麼是人生?看完這部片似乎有些了解了。

我自己也身為創作者,在創作劇本的時候,為了呈現理念或某種狀態,往往以為整部片只講述一個觀點,把它說好,就是十分困難、重要,且唯一的道路,但是<狼的孩子雨和雪>這部片是在一個故事中,就能呈現出多重的觀點的,以前也有看過能夠同時講述很多觀點的劇本,但是這部片有讓我重新"複習"了的那種感覺。看完這部片之後,非常巧合的在網路上看到一句話"有時候,看電影是要看出自己,而不是看懂電影。“從這句話看來,或許不管是什麼電影,其實都不僅只有一個觀點,或者說,電影的呈現是一個範圍,每個觀看電影的觀眾皆來自不同的生活圈,有著不同的生命體驗,對各種世事的觀點也有許多的不同,而在電影呈現的這個範圍之中,觀眾可以看見不同的面相,而有些面相,或許是創作者當初在創作的時候,始料未及的吧。不僅是電影,我想其他的藝術表現形式,也應該有著這樣相同的特質。或許影片除了講述創作者認為重要的事情之外,最重要的還是能夠讓觀眾發現自己嚮往的一種狀態,並能給觀眾動力,使之一同前進,前方的路還很漫長,但是心裡總是溫暖的。

看完這部電影,那天晚上哭了幾次,心裡暖暖的,世界需要的是多一點清流。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