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5年,盧米埃兄弟第一次在法國咖啡館中的放映行為,使得人類展開了對集體記憶的追求,隨後當劇情電影的面世,催生了創作者在畫動態圖像上的渴望,於是一個簡單的消費與供給算式便清楚地被描繪了出來,從此以後電影、映象、動畫、空間與感官,再也分不開, 於是一段好故事提供情緒的牽動, 而一個好空間與一杯好咖啡成為回味好故事的最佳夥伴,成為腦中的一段美好旋律,這些印象即景為人類提供難以形容的美妙,這是感覺經驗。

 

X咖啡般的動畫

忙碌的生活,特別需要精神上的調劑,藉一點新鮮來延續生活的平淡無奇, 看看電影正是許多人喜歡的娛樂,我也不例外,只不過滿多影片看過就忘,充其量就是提供當下的一個笑容罷了,不過,倒還是有極少數的一些,看完後使人久久不能忘,深刻的讓人一段時間就會觸動相同的感覺經驗,像是2001年法國動畫短片「父與女」,畫面架構單純,人物簡化,用景別替換展開一段段春夏秋冬轉場的敘事,並以角色走路的快慢節奏描寫了歲月推移的感傷經歷,「父與女」一片中節奏明快的音樂卻反向的描寫著等待企盼中的乾燥與無盡,幾個畫面中幸福感、焦急感、情緒漸趨平淡直到影片最後的惆悵,像是由胃腸中翻攪回來的酸,牽動腦子裡的感覺經驗久久不能自己,幾乎就要為這場最長的一日等待落淚,還記著觀賞影觀賞影片的同時,自己腦子也不斷在過往的經驗中搜尋、重疊著那或許也曾有過的酸,同時為自己感到如此幸運,能在有生之年欣賞到這樣的好作品,感受著片中傳達過來這轉折的澀, 像是一杯極有層次的咖啡,描述舌尖到胃腸,再轉回腦所詮釋的經驗感覺。

[ 文字說明:奧斯卡最佳短片動畫,父與女Michael Dudok De Wit – Father and Daughter]

 

X如動畫的咖啡

因為早已路過了名為年青的小圈圈, 所以不是文青,倒是很喜歡學文青們窩在咖啡館寫東西,有時候去貴一點的正文青咖啡館,有時候到星巴克,有時候帶走7-11的咖啡,窗邊坐一下, 隨年齡的延展,感覺自己縱然失去銳利的創造力,倒是增加許多感受事物的同理心,大學時代總是一群人喝咖啡,有朋友對話作為佐料,便無所謂口中味覺,只要記得最後含顆糖,什麼都圓滿。

 

 

一如萬物的往覆迴旋,當集體行動慢慢成為個體行動後,到了必須要自己獨立對付整杯咖啡的時候,已經習慣點杯咖啡的行為了,於是只好當做對決一樣,品嚐眼前這黑湯也要去弄懂什麼是味覺層次這一回事。

大約也是這個時期,獨立創作進入生命,在學校的時候,老師總是要我們說出感覺,創作要由自身出發,一群沒什麼生活體會的臭孩子,哪裡說得出感動二字,那不是要我們去受苦嗎?當時曾經這樣想過,如今,像七月抓交替一樣,我也成為一名老師,也叫我的學生,創作由自己出發,說出感覺,我這樣指導著他們,心裡想著,哎啊哎呀!這該如何是好。

 

 

學生的創意常常驚人的有趣,雖然偶而替他們擔心,但其實學生都滿罩得住的,當我看著學生一個一個在提出有意思的創意發想時,或許故事沒什麼層次,倒也千奇百怪的有許多味道,尤其當創作動畫,文字轉化成圖像時,每張設定都精彩,可以比擬一杯連鎖店咖啡,快速但不失功夫,漸漸也成為提神的基本配備,想想,若沒有這些創意的光彩,生活豈不要更沈重了下去。本來畫動畫就不是件簡單的事,入門檻高,經營時間長,沒有風格就難以生存,也因為這樣,短篇動畫每次都能活化我的耳目。

教學生基礎動畫幾年的時間,每年在12法則的習作裡,我都會出一道題目,「讓箱子消失」,起點是一個箱子,60張動畫紙後箱子必須消失在畫面中,學生各展功夫,總是能讓我看見火花,有趣極了。

能欣賞到咖啡般極具層次的動畫作品,是幸運,為了提神必須要不時補給的,如動畫般的咖啡,是必要,或許短暫,但生活上的火花終會延續成記憶吧,拼日子之餘,不要太節制喝一杯好咖啡的慾望,如同不要吝惜讚美一篇短動畫。

 

(影片:make_the_box_disapoear)


[文字說明: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多媒體動畫系大一2013基礎動畫習作「讓箱子消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