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伯在書中寫到"復仇是一種原始的形式,是正義的「前身」。一個想報仇的人,只是要把「落後的比數」追回。然而,正義會引進一個沒有利害關係的第三方。“例如在<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Harry Potter and the Prisoner of Azkaban,2004)裡,彼得·佩迪魯算是害死哈利父母的仇人,而哈利卻阻止了路平天狼星私下處決彼得,他並非是選擇原諒,而是希望彼得被正式的逮捕歸案,並還給天狼星一個公平正義的清白。

而香港電影<大隻佬>(2003)裡談的因果報應,女主角李鳳儀前世是個屠殺平民的日本兵,依故事的設定,即便她今生善良,她還是難逃報應,而想幫助女主角逃過一劫的大隻佬,差點為了她而想殺了兇手報仇,卻明白這樣只會造成更多的因果報應。最後的大隻佬,原諒了兇手,結束了復仇的循環,對因果有了更深的領悟。

還有一個例子是<霍元甲>(2006)一片中,李連杰飾演的霍元甲,一直想打遍天下無敵手,後來為了爭奪津門第一的稱號,擊敗對手秦爺,卻使得秦爺因此喪身。後來霍元甲自己的家人遭到秦爺的義子殺害,盛怒下的霍元甲本想找秦爺的義子復仇,不料他卻在霍元甲的面前自盡了,一時間無從宣洩的霍元甲看向一旁秦爺手無寸鐵的妻女,但他並沒有痛下殺手,就踉蹌的離開現場。這些突如其來的打擊使得霍元甲後來遠走他鄉,並隱姓埋名,過著回歸自然的生活,並從月慈姑娘和其他周遭的人們的處世之道中領悟到做人的真義。後來他返鄉掃墓,並感到過去愧對秦爺,親自登門向秦爺的遺族道歉,也將以往比武的生死狀都燒掉銷毀。在後來與大力士奧比音對決時,霍元甲拒簽生死狀,並稱以命相搏是中國以前的陋習,而現在中國有了新的傳統,叫做以武會友。從這一席話就可以看出霍元甲面對武術及人生都有了不同以往的看法。後來的霍元甲呼籲中國各門派屏除門派之見,共同為更遠大的目標努力,創立了精武體育會。

蘇伯在書中"復仇"的這個篇幅裡寫了最後一句話"復仇包含了戲劇所追求的特質:簡單與明確。但,超越復仇的正義,也許更加有趣。“雖然電影的結局,一般都是注定好的,不管是主角成功的復仇了,還是主角受到報應,都是在故事中有跡可循的,但一般的以暴制暴之外,我們更想看見的是"不一樣的結果",而這個結果或許是告訴我們,人性是有著更多的光輝的。

 

至於現在,我早已經放棄這種無謂的網上爭吵,甚至也討厭用網路聊天室之類的東西說話,只是偶爾還是會在網路上看到類似的事情在不斷的發生。我不認為我以前跟人爭吵時,所說的言論都是錯誤的,我也不會因為失去那些"不會用心聽人說話"的朋友而感到可惜,我真正感到可惜的是,我失去了幾次,找到"比爭吵還要有效的解決方式“的機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