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滿,現職│阿尼馬動畫導演│寶藏巖藝術駐村藝術家│國際動畫組織ASIFA/AWG兒童動畫工作坊成員

曾任│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專任講師│洄瀾國際藝術創作營駐村藝術家│世新大學、南台科技大學兼任講師

很榮幸今天可以前往淑滿老師的工作室進行採訪,她的工作室藏身在寶藏巖之中,要穿過一條又一條彎曲的小路才能到達,真的有種尋寶的感覺。訪談當中感覺到老師是個非常溫和但有條理的人,而從她的作品當中又感覺到她驚人的原創力。也感謝老師在訪談之間,不私藏的分享許多經驗跟想法。

……………………………………………………………………………………………………………………………………

1.首先想請問老師為什麼要研讀動畫,對動畫的熱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因為小時候是電視兒童,愛看電視卡通,所以才會開始想要做動畫;應該是被卡通中活生生被創作出來的角色吸引了。

2.在創作的路上有沒有甚麼大師或作品特別給你啟發,或者靈感都來自哪裡?

學生時期做作品好像比較沒有靈感,反而是出社會後靈感較多,大多是從生活經驗來的,可能是長大以後看到的層面比較豐富,親身體驗的事情多了,想法也就比較有深度一些。學生時期總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嘛,想像的故事就不是那麼真實而有情感;隨著年紀變化,身邊的人或自己會有不同的經歷累積,就產生不同的想法。很多靈感都是從生活中觀察而來的,像有一段時期的作品大多都是做給小朋友看的,因為剛好身邊有親戚朋友都生了BABY,就開始接觸很多小小朋友。

比較喜歡的動畫家是宮崎駿跟尤里諾斯坦(Yuri Norstein)。最早是喜歡俄羅斯的動畫家尤里諾斯坦,他也是用拼貼的手法完成動畫,他的做工很細,將角色畫在透明片上,把角色細節拆成一層一層的元件,除了手腳身體,連臉上的臉頰也會拆成元件,精緻而有質感,也帶點可愛的感覺。他動畫中描述的故事我也很喜歡。

3.我們發現老師的創作都以實驗動畫為主,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實驗動畫這個主題,相較於其他動畫形式,它比較可以得到甚麼效果跟創作過成有沒有其實是比較複雜的階段?

最早我是做3D動畫,因為在大學是學3D動畫開始的,第一份動畫的專職工作是3D動畫師。但是對我而言,電腦裡的東西是摸不到的,有點虛無,我的父親是木工師傅,母親是裁縫,從小在家就是拿著這些東西拼拼湊湊玩耍,喜歡那種手作的感覺。手作的感覺比較像跟我們身處在同一空間一樣,有存在感,有溫度。

4. 老師的作品好像大部分都以小孩為題材,特別從孩童出發,是與從小的生長環境有關、家庭帶來的影響嗎?
童年經驗不是聚集在某一部影片中,而是在每部作品裡多少都有被影響。近年有幾部以小孩為觀眾的作品,也有以小孩為主角,但是是做給大人看的作品,例如「妹妹背著洋娃娃」,就是講女性成長的過程,「小荳人」系列就是給親子看的,不過這系列有趣的是,有些段落小朋友可以理解但大人卻不大懂,這是因為小孩的影像解讀能力是比較強的,我想這是因為多數大人已經習慣用文字解釋出發去思考,去詮釋影像,忽略影像本身也是一種語言。我常在帶小朋友上課,接觸小孩多了以後,就會對小孩的思考邏輯比較有概念,知道他們怎麼思考的。

5.老師常常帶領小孩或成人完成一些創作動畫,那老師可以分享一下小孩跟成人的思考有沒有差異?作品會各別有甚麼樣的火花呢?

單就小孩做動畫,這之間的差異性就很大,像不同年紀的小孩就會差很多,譬如我們動畫課的招生對象至少要求小學三年級以上。其實我們也有收過幼幼班的小孩,但開課方向可能會不大一樣,因為他們對於完成的動畫成品其實沒什麼興趣,在他們臉上也看不出驚喜感,因為在他們的世界裡本來就覺得物品是有生命會動的,所以反而是對「做」的過程比較有興趣,有沒有成品其實他們不會在乎。而小學五六年級的小孩,會比較難自己創作角色,他們通常已經吸收太多資訊,角色大部分都是海棉寶寶、小丸子這類的現有卡通角色,而且他們也會比較沒有信心自己創作的角色是會好的,會比較被約束。國高中的學生則比較在意自己畫得像不像,寫不寫實,在劇本發想階段也會思考很久,製作的過程也會一直琢磨,常常會覺得不夠滿意。而大人與小孩的不同在於,小孩的思考較天馬行空,常常要把他們拉回來一點,大人的故事反而比較侷限,要鼓勵他們多想一點。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