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淑满,现职│阿尼马动画导演│宝藏岩艺术驻村艺术家│国际动画组织ASIFA/AWG儿童动画工作坊成员

曾任│实践大学媒体传达设计学系专任讲师│洄澜国际艺术创作营驻村艺术家│世新大学、南台科技大学兼任讲师

很荣幸今天可以前往淑满老师的工作室进行采访,她的工作室藏身在宝藏岩之中,要穿过一条又一条弯曲的小路才能到达,真的有种寻宝的感觉。访谈当中感觉到老师是个非常温和但有条理的人,而从她的作品当中又感觉到她惊人的原创力。也感谢老师在访谈之间,不私藏的分享许多经验跟想法。

……………………………………………………………………………………………………………………………………

1.首先想请问老师为什么要研读动画,对动画的热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因为小时候是电视儿童,爱看电视卡通,所以才会开始想要做动画;应该是被卡通中活生生被创作出来的角色吸引了。

2.在创作的路上有没有甚么大师或作品特别给你启发,或者灵感都来自哪里?

学生时期做作品好像比较没有灵感,反而是出社会后灵感较多,大多是从生活经验来的,可能是长大以后看到的层面比较丰富,亲身体验的事情多了,想法也就比较有深度一些。学生时期总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嘛,想像的故事就不是那么真实而有情感;随着年纪变化,身边的人或自己会有不同的经历累积,就产生不同的想法。很多灵感都是从生活中观察而来的,像有一段时期的作品大多都是做给小朋友看的,因为刚好身边有亲戚朋友都生了BABY,就开始接触很多小小朋友。

比较喜欢的动画家是宫崎骏跟尤里诺斯坦(Yuri Norstein)。最早是喜欢俄罗斯的动画家尤里诺斯坦,他也是用拼贴的手法完成动画,他的做工很细,将角色画在透明片上,把角色细节拆成一层一层的元件,除了手脚身体,连脸上的脸颊也会拆成元件,精致而有质感,也带点可爱的感觉。他动画中描述的故事我也很喜欢。

3.我们发现老师的创作都以实验动画为主,可不可以跟我们分享实验动画这个主题,相较于其他动画形式,它比较可以得到甚么效果跟创作过成有没有其实是比较复杂的阶段?

最早我是做3D动画,因为在大学是学3D动画开始的,第一份动画的专职工作是3D动画师。但是对我而言,电脑里的东西是摸不到的,有点虚无,我的父亲是木工师傅,母亲是裁缝,从小在家就是拿着这些东西拼拼凑凑玩耍,喜欢那种手作的感觉。手作的感觉比较像跟我们身处在同一空间一样,有存在感,有温度。

4. 老师的作品好像大部分都以小孩为题材,特别从孩童出发,是与从小的生长环境有关、家庭带来的影响吗?
童年经验不是聚集在某一部影片中,而是在每部作品里多少都有被影响。近年有几部以小孩为观众的作品,也有以小孩为主角,但是是做给大人看的作品,例如「妹妹背着洋娃娃」,就是讲女性成长的过程,「小荳人」系列就是给亲子看的,不过这系列有趣的是,有些段落小朋友可以理解但大人却不大懂,这是因为小孩的影像解读能力是比较强的,我想这是因为多数大人已经习惯用文字解释出发去思考,去诠释影像,忽略影像本身也是一种语言。我常在带小朋友上课,接触小孩多了以后,就会对小孩的思考逻辑比较有概念,知道他们怎么思考的。

5.老师常常带领小孩或成人完成一些创作动画,那老师可以分享一下小孩跟成人的思考有没有差异?作品会各别有甚么样的火花呢?

单就小孩做动画,这之间的差异性就很大,像不同年纪的小孩就会差很多,譬如我们动画课的招生对象至少要求小学三年级以上。其实我们也有收过幼幼班的小孩,但开课方向可能会不大一样,因为他们对于完成的动画成品其实没什么兴趣,在他们脸上也看不出惊喜感,因为在他们的世界里本来就觉得物品是有生命会动的,所以反而是对「做」的过程比较有兴趣,有没有成品其实他们不会在乎。而小学五六年级的小孩,会比较难自己创作角色,他们通常已经吸收太多资讯,角色大部分都是海棉宝宝、小丸子这类的现有卡通角色,而且他们也会比较没有信心自己创作的角色是会好的,会比较被约束。国高中的学生则比较在意自己画得像不像,写不写实,在剧本发想阶段也会思考很久,制作的过程也会一直琢磨,常常会觉得不够满意。而大人与小孩的不同在于,小孩的思考较天马行空,常常要把他们拉回来一点,大人的故事反而比较侷限,要鼓励他们多想一点。

待续…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