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淑满,现职│阿尼马动画导演│宝藏岩艺术驻村艺术家│国际动画组织ASIFA/AWG儿童动画工作坊成员

曾任│实践大学媒体传达设计学系专任讲师│洄澜国际艺术创作营驻村艺术家│世新大学、南台科技大学兼任讲师

很荣幸今天可以前往淑满老师的工作室进行采访,她的工作室藏身在宝藏岩之中,要穿过一条又一条弯曲的小路才能到达,真的有种寻宝的感觉。访谈当中感觉到老师是个非常温和但有条理的人,而从她的作品当中又感觉到她惊人的原创力。也感谢老师在访谈之间,不私藏的分享许多经验跟想法

……………………………………………………………………………………………………………………………………

6. 成为母亲的角色之后,对于创作有没有甚么影响或是灵感的启发? 创作跟家庭之间的平衡要怎么取得?

怀孕对我的生活来说没有多大的变化,但却刚好有助于原本一些构想的发展;怀孕之前,我就想要做关于「床母」的故事,在民间传说中,床母就是像是小孩的守护神,小孩从怀孕到满16岁之间,都是在床母的后花园中长大。以前有听老人家说过,如果很想生男孩,就去庙里请乩童帮忙开眼,听说他会到床母的后花园里偷看,看看你在花园里有没有花,有没有红色或白色的花,白色的花就是男生,如果都没有白色的花,可以给一点香油钱,乩童会想办法让你的红花变成白色。另有传说床母是人头鸟身,在祭拜床母时只要拜一两分钟就可以把祭品收走,因为希望床母不要好吃懒做,能勤劳照顾自己的小孩。在我的故事发想里,把床母设定为并不想照顾小孩也不喜欢小孩的角色,但这偏偏是他的职责,我想借此谈谈现代父母亲的生养教育观。

7. 在宝藏岩驻村,有没有甚么经验或想法可以分享,关于这块土地或是这边的艺术家?

国内外有很多艺术村,但这里是真的有村子的感觉,有住家、有村民,跟居民也都有互动;像村子下面那区有满多小朋友的,有些和艺术家很熟的;村子也会有同乐活动,像是「一家一菜」,由每家准备一道菜,大家一起到下面的空地享用。艺术村有很多元的艺术创作者,像是声音的艺术家或是社区营造的艺术家,大家相识之后也常有合作创作的作品发表。

8. 老师对于年轻一点刚要以纯艺术维生的年轻人,对于理想和生活之间的平衡,老师可以给一些意见吗?

我有个学生是设计系毕业的,但他立志要当公务员,因为他觉得设计是一种生活态度跟概念,是可以在生活中应用的,但当公务员规律的生活是他理想的生活方式。我觉得,工作应该要看你的专长在哪里,却不一定要是你的兴趣,如果工作可以养活自己还可以支持自己发展兴趣,也不失为一种生活的方式。

学设计更应该要学会与人沟通的能力,说服业主选择你所设计的东西,而不是只是一味抱怨业主品味不好,那我觉得大家应该都要具备行销的概念,怎么行销自己的产品跟能力也是很重要的事。

我刚毕业的时候,也是先进入职场就业,然后发现自己有哪些能力需要再加强,才去唸研究所,拿到硕士学位后先是进大专院校教书,然后才慢慢转变到现在的状态。

现在创作动画还是有业主啊、主题啊这些元素,跟纯创作的作品不太一样,它有一定的创作空间跟时间的要求,还有跟业主间的沟通,比起艺术,它可能更接近设计,而我自己是比较喜欢设计的,因为那代表我在有限的要求中完成的作品是有挑战性的,而且这件作品完成后是有功能性,被需要的。

有些靠纯创作在生活的朋友们也谈过,其实他们有时候也会FOLLOW业界喜欢的标准或趋势,以此为方向去创作,因为还是要符合市场才可以卖出去,才可以生活。 (完)

【同场加映】
阿尼马动画将于北中南展出阿满老师的动画短片选辑
并于台北现场展出动画制作的元件手稿喔!
7月4日~7月23日
台北信义新天地A9 9F
台中中港店10F
高雄左营店11F
欢迎大朋友小朋友一起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