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期待的電影<環太平洋>(Pacific Rim),看完之後卻有點失望,所以今天就來思考一下自己為什麼會失望,以下會有劇透。

原因有部分是來自拍攝手法,有部分是來自角色的處理。

我們反觀<環太平洋>之外的怪獸或機器人電影,其實都有給怪獸或機器人先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例如<超級8>(Super 8, 2011)和<科洛弗檔案>(Cloverfield, 2008),一直到故事的最後我們才知道怪物真正是長什麼樣子。而<變形金剛>(Transformers, 2007),也是演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大黃蜂才變身成機器人給主角看。

神秘感是很重要的,它可以加強觀眾和怪物或機器人的心理距離,在有距離的情況下,我們自己心中就會去補完它,例如有個有名的例子就是所謂的"背影殺手",就是男人在看見一個女人的背影,會開始幻想她的正面會是長什麼樣子,一般來說都會想成是一個美好的形象,只是當女人轉過頭來,結果或許和想像中是有落差的。在怪物被罩上神秘面紗的時候,我們就會開始想像怪物的恐怖或強大,之類的,這會增加觀眾對於怪獸的幻想。

可是<環太平洋>一開始就讓怪獸和機器人都出來,而且很多鏡頭都可以清楚看見他們的樣貌,導致神祕感的喪失,能使人玩味的東西就減少了,就會造成怪物沒有很恐怖的感覺,以至於打倒怪物變得理所當然,連最後出現的那隻(好像是什麼第五級還是第五量級)怪獸,也都很快的讓我們看見全貌,體型的對比上也沒有做到非常誇張,會讓人有種"就這樣啊"的感覺。

接下來就是角色的部分。
有一些角色必須要有成長和轉變,有些則要始終如一。

例如<ID4星際終結者>(Independence Day, 1996)的羅素凱斯(Russell Casse)我就覺得是很棒的角色,他在片中形象一直都是愛開玩笑,瘋瘋癲癲的感覺,但是到最後,他願意為了家人及全人類去做犧牲,其實看到這一幕,就知道,他一直以來都是有著這樣的心境,一直都有著"為了家人及全人類,我可以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心境,只是到了最後觀眾才能夠明白,這樣可以增加感動的程度,就好像某個故事是,男朋友故意和女朋友分手,結果後來才知道是男朋友得了絕症,不想要讓女友因自己而難過,才做出的一種"犧牲",然後女友最後知道了哭成淚人兒的那種感覺。

<環太平洋>這部片的結構和<ID4星際終結者>真的很像,一樣是面對幾乎未知的怪物的侵害,而人類團結的還擊,可是在角色處理上,我覺得不是很恰當。

菊地凜子演的真子這個角色,她的精神創傷太容易克服了,竟然沒在真正出擊的時候再度遇到問題,這樣觀眾難以接受她是怎麼跨過這段傷痛的,也難以體會。而主角的傷痛,我還以為主角會難以接受讓另一個人跟他做精神什麼鬼的連接,因為他應該心裡始終只認為他哥才有這資格,而且他應該不會想再因自己而害死另一個人,但是5年後他好像都釋懷了,可見時間的力量可以沖淡一切….,不,在娛樂片是不能這樣的,不然角色的個性出不來,觀眾也會難以接受"他是怎麼走出來"這件事情。

特別要提的是元帥在最後面那段精神喊話超弱的,在預告片看來還很感人(或許是心理距離的關係吧),結果沒什麼內容,跟ID4的總統差多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