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元合體"的裝置,這個設定感覺很棒,因為一般來說,機器人電影的系譜,都是一個人操縱機器人的,或者是說,機器人本身只有一個精神,而不是兩個,但是這部片竟然採用兩個人操縱機器人,讓我覺得這個設定在電影裡應該有其他敘事的功能存在,結果只有一開始,主角可以明白哥哥被怪獸抓走的痛苦的心境(而且電影竟然沒有把哥哥的痛苦心境拍出來!?),還有女主角的回憶,以及有一對父子之間(感覺很曖昧)的情感,沒了,就這樣。

特別要提的是某兩位科學家和怪獸之間,用這個裝置去做連結,但是這邊也沒有處理的像ID4裡總統和外星人之間的心電感應對話一樣,觀眾沒辦法知道怪獸在想什麼,照理說應該是要讓觀眾去了解、體會怪獸的心情之類的事情,結果後來也只得到了"怪獸必須刷條碼才可以穿過門"這個無聊的訊息。

怪獸(Kaiju)讀成"Kaiju"應該是向哥吉拉(ゴジラ、Godzilla)電影致敬,怪獸的出現,是阻止人類進步,甚至是文明繼續存續下去的一種象徵,當然不僅止於毀滅性的災害,怪獸的存在,必須要能夠考驗人的心智,逼出人面對死亡之下的本性,還有善良以及醜惡的一面,像是<進擊的巨人>裡的巨人一樣。而<環太平洋>裡,這一點並不明顯,像女主角真子的精神創傷,電影並沒有把她兒時目睹家人遭到殺害的情節拍出來,所以後來她在第一次的神經握合,有一場她被回憶牽著走,而復仇的心智被喚醒的這個情節的力道就不夠強。<環太平洋>必須要有一場,像是在<進擊的巨人>裡,主角目睹母親被巨人吃掉的那種情節,否則我們根本就不知道真子她想復仇的心究竟有多強大。

真子小時候

進擊的巨人

進擊的巨人-主角目睹媽媽被吃畫面

特別要提的就是黑市商人漢尼拔周(Hannibal Chau)和"政府“。

漢尼拔周這個角色挺有趣的,做為一個小配角,也是個小丑角,戲份不多但恰到好處,他後來被怪獸吃掉,也代表了被金錢慾望吞噬,雖然最後他沒死成。而"政府"這個設定,這部片表現出政府欺瞞人民,建築高牆(進擊的巨人啊…),也似乎有種官商勾結的味道,也表示人們對於恐懼的一種逃避。"政府"這個設定其實很棒,很容易可以表現出受到怪獸壓迫之下人性的考驗,但是這部片也沒有運用得很好,僅僅在故事的開始一閃而過。

政府與生命牆

以上種種,讓我覺得<環太平洋>沒有把怪獸和受怪獸迫害的人的關係給處理好,這一點在娛樂片很重要,可以加強人在反擊時觀眾的爽度,必須要讓人有種"知道厲害了吧"的心得,也必須表現出人即使處於逆境,面對死亡與恐懼之後,依然保有的人性光輝,但是<環太平洋>在這一點上並沒有表現的很出色。

攻殼機動隊-香港場景

再來就是,<環太平洋>沒有把角色和環境的關係處理好,導致世界觀不明確,怪獸常常襲擊城市,但受到襲擊之後的城市的狀況,在那裏生活的人們是怎麼樣了?都沒有表現出來,唯一有表現出的是繁華的香港,那繁華真的很漂亮,我甚至想要移民了,也讓人聯想起押井守執導的<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1995)裡的香港,象徵著一種資訊量過度密集的城市,但是做為一個很有可能會受到攻擊的沿海城市,這樣的香港也太繁華了,照理說應該滿目瘡痍,人們辛苦的生活,而誰還會想住在這種不安的都市裡?這一點這部片也沒強調,所以很可惜,因為這也可以增加娛樂片的爽度,也就是反擊之後的快感。

當然影評一定都是主觀的,每個人喜歡的東西也各有差異,喜歡聲光效果及精緻特效的朋友,看這部片一定不會失望的。但我覺得,機器人和怪獸打打殺殺或許可以賣錢,但是角色的成長是可以感動人的。所以我覺得這片設定很多,可以沒有很靈活的運用,是還蠻很可惜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