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恐怖故事,還記得小時候常常在半夜和家人收看<鬼話連篇>之類的電視節目,其中印象最深的就屬於靈異照片。當時看到會覺得詭異而毛骨悚然,現在再看,其實會感覺到很多都是電腦合成出來的,不過那些照片還是很有創意。例如說,有一張照片是,拍攝一個沙灘,照理說,腳踩在沙灘上走,沙灘會多少呈現出凹陷的狀態,並會留下腳印。但是那張照片中的沙灘上的腳印,卻是凸起來的,不是凹下去的,不禁讓人聯想到在地下或許有我們所不知道的世界存在,而那個世界中的人是倒著走的,也能讓人聯想到地獄,地獄這名字聽起來不就像是地底深淵下的永久牢獄嗎?

我覺得恐怖故事有著吸引人的故事必要的一些元素,神秘的展開,出乎意料的轉折,無法預期的結束。各個情節相互搭配,引人入勝。

其實在很久以前,古人就喜愛恐怖的故事。像是東晉時期的干寶,被譽為是志怪小說的創始人,他的作品<搜神記>,搜集了民間傳說的神仙、鬼怪等奇聞異事,對後來的作品也具有影響力,例如羅貫中的<三國演義>。

還有就是清代有名的短篇小說集<聊齋志異>,傳說作者蒲松齡是在路邊砌茶,然後只要有人能提供他故事,他就免費請對方喝茶,最後集結成我們今日看到的這本經典著作,雖然這是傳說無法考究,不過日本漫畫之神手塚治虫有效法這個方法(不過是畫進漫畫中,而且他請的是香菸),畫成數部有趣的短篇,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找來看看。

近來有名的作品像是<怪談新耳袋>系列和<七夜怪談>系列,以及<咒怨>系列,相信台灣觀眾都不陌生,尤其是貞子爬出電視機的一幕。恐怖故事還有個能"讓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聯想起"的特性,<怪談新耳袋>和<七夜怪談>、<咒怨>皆是發生在現代的日本的故事,雖然我們生活在台灣,但劇中角色生活的場景,還是和我們生活的地方有些相似,於是在印象上我們容易把故事裡發生的事情和現實生活重疊。家,我們常常說它是避風港,不論出門在外受到多少的委屈,回到家之後的安心與放鬆,讓我們一天的疲倦皆一掃而空,然而,連最後的避風港也淪陷了,變的不再安全的時候,我們該何去何從?

最近上映的電影<厲陰宅>(The Conjuring, 2013),內容改編自真實事件,故事背景發生在美國平凡的鄉村,所以美國觀眾或許會比亞洲的觀眾更能感同身受,不過故事中,還是存在著許多能讓人聯想起的場景。

像是"拉腳",看過這片的觀眾,是否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有突然想起這個情節呢?

還有"門後面站著一個人",每個家庭應該也都有門,也都有著"門後",會不會因此片開始擔心半夜醒來,看見門後站著一個陌生人呢?

還有我最討厭的鏡子,每次看著鏡中的自己總會擔心著下一秒鏡中的我做出完全不一樣的動作,或是後面站了一個人。

其他的像是窗戶、衣櫃,以及一些生活中可以聽到的聲音(鐘聲、拍手聲、笑聲),在這部片裡都用的效果十足,讓人覺得,半夜若正專心的坐在書桌前看書,結果背後突然傳來一陣小孩的笑聲的話,那第二天一定要去行天宮了。

所以說恐怖故事真正的恐怖,是要在你一個人回到無人的家中的時候,才能感受到的….,推薦<厲陰宅>這部作品給各位,在農曆七月好好的去感受一下!

最後看現場氣氛太緊張了,還是來輕鬆一下,分享惡搞的七夜怪談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