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杂志对宫崎骏的专访中可以得知,<龙猫>是西元1988年的作品,而西元1988年,是日本经济即将走向最辉煌的年代,日经指数冲向四万点,宫崎骏推出这部作品,是想告诉人们珍惜彼此,并让孩子们会因为想看龙猫而开始爬树和探险,而这一点和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的理念不谋而合。

宫崎骏导演年幼的时候,妈妈就因为得了肺结核,而离开他长达九年的住院治疗,爸爸忙着上班,无暇顾及三个孩子,所以宫崎导演的童年没有母亲的陪伴,两个弟弟也是,于是宫崎导演就像龙猫故事里的小月一样,扮演起母亲的角色。当在制作<龙猫>这部电影的时候,制作人铃木敏夫问道"这个小学生(小月),竟然能完美的扮演妈妈的角色,我看了觉得很奇怪",宫崎骏因此而怒道"明明就做得到,一定有这样的孩子,就是有,我就是这样的小孩"。

看过<龙猫>的观众都知道,片中小梅知道玉蜀黍对病人(妈妈)很好,于是独自出发到医院找妈妈,结果迷了路。于是有人就把玉蜀黍和杀小孩,这两句的日文做比较,发现竟有雷同之处,进而判断是宫崎导演在片中埋下的巧妙安排。但玉蜀黍(とうもろこし,TOWUMOROKOSHI)和杀小孩(子供を杀し,KODOMOWOKOROSHI)这两句日文差异这么大,到底要怎么判断成谐音?或许真的很难断定,然而在背后所隐藏的是,为什么要将此两者连结?是什么样的时代背景下,构成现在的人们会有这样的联想?而这样的联想会不会以讹传讹的变成野史?而这个野史的记载留了下来,在若干年后,人们再来解读<龙猫>这部作品的时候,或许就会参考到这样的记载,那样造成的结果是否和宫崎导演的初衷背道而驰呢?

不过,伏尔泰(Voltaire,1694年11月21日-1778年5月30日) 曾说:「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因此,我也不是完全反对有"龙猫是死神的化身"这样的"假设"出现,只是如果是更有说服力的"假设",那或许也可以算是,接近事实的一种面相,例如有一部很有名的漫画,叫做<宗像教授异考录>,作者是星野之宣。这部系列作品,描述一个名叫宗像传奇(没错,非常传奇的名字)的民族学教授,透过许多神话或传说以及文献,去证明许多我们现在看似理所当然的事情的起源,或一些神话和传说的起源。虽然这部漫画所提出的,对于这些"起源"的假设,或许很能说服我们,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些假设也有可能不是事实,但就像前面提到的,历史的真实性,其实是难以去证明的,除非能搭乘时光机回到过去。所以重点不在于真实或者不真实,而在于你愿意相信的是什么?你相不相信这些前人留下来的蛛丝马迹所带给你的想像?

再拉回到"龙猫是死神的化身"这件事情上来谈,其实每个人都有评论作品的能力,每个人都有"自己决定自己所看见的作品是何种面貌"的能力,只是有的时候,有些观众宁可相信所谓的权威的眼光(例如影评人),而不去相信自己所看见的、所感受到的究竟是什么。例如<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2012)这部作品,各位观众都知道,里面存在着两个故事,一个就是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主角在海上漂流所遭遇到的故事,另一个,是主角在医院里和保险公司的人说的另一个故事,而PI在电影的尾声也问了一个问题"你相信哪一个故事?“。于是网路上就流传着许多关于这部电影的"第三个故事",或是这部电影背后所谓真实残酷的真相。

当然这些都是观众对于电影的解读,我也没有否认这些解读是错误的,问题在于,许多网友阅读了这些文章,是否会掩盖了自己心中原本的答案呢?掩盖和接受是不一样的,掩盖是指原本已经有的答案被覆蓋了。

李安导演对于这部电影,他表示这是一部没有正确答案的电影。换言之,我认为答案,应该是在我们看完电影的那一刻,就存在于我们心中,那个最直接的感受,这是没有对与错的,不论是少年PI这部电影,还是其他的作品都是一样,去相信自己的感受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