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對宮崎駿的專訪中可以得知,<龍貓>是西元1988年的作品,而西元1988年,是日本經濟即將走向最輝煌的年代,日經指數衝向四萬點,宮崎駿推出這部作品,是想告訴人們珍惜彼此,並讓孩子們會因為想看龍貓而開始爬樹和探險,而這一點和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的理念不謀而合。

宮崎駿導演年幼的時候,媽媽就因為得了肺結核,而離開他長達九年的住院治療,爸爸忙著上班,無暇顧及三個孩子,所以宮崎導演的童年沒有母親的陪伴,兩個弟弟也是,於是宮崎導演就像龍貓故事裡的小月一樣,扮演起母親的角色。當在製作<龍貓>這部電影的時候,製作人鈴木敏夫問道"這個小學生(小月),竟然能完美的扮演媽媽的角色,我看了覺得很奇怪",宮崎駿因此而怒道"明明就做得到,一定有這樣的孩子,就是有,我就是這樣的小孩"。

看過<龍貓>的觀眾都知道,片中小梅知道玉蜀黍對病人(媽媽)很好,於是獨自出發到醫院找媽媽,結果迷了路。於是有人就把玉蜀黍和殺小孩,這兩句的日文做比較,發現竟有雷同之處,進而判斷是宮崎導演在片中埋下的巧妙安排。但玉蜀黍(とうもろこし,TOWUMOROKOSHI)和殺小孩(子供を殺し,KODOMOWOKOROSHI)這兩句日文差異這麼大,到底要怎麼判斷成諧音?或許真的很難斷定,然而在背後所隱藏的是,為什麼要將此兩者連結?是什麼樣的時代背景下,構成現在的人們會有這樣的聯想?而這樣的聯想會不會以訛傳訛的變成野史?而這個野史的記載留了下來,在若干年後,人們再來解讀<龍貓>這部作品的時候,或許就會參考到這樣的記載,那樣造成的結果是否和宮崎導演的初衷背道而馳呢?

不過,伏爾泰(Voltaire,1694年11月21日-1778年5月30日) 曾說:「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因此,我也不是完全反對有"龍貓是死神的化身"這樣的"假設"出現,只是如果是更有說服力的"假設",那或許也可以算是,接近事實的一種面相,例如有一部很有名的漫畫,叫做<宗像教授異考錄>,作者是星野之宣。這部系列作品,描述一個名叫宗像傳奇(沒錯,非常傳奇的名字)的民族學教授,透過許多神話或傳說以及文獻,去證明許多我們現在看似理所當然的事情的起源,或一些神話和傳說的起源。雖然這部漫畫所提出的,對於這些"起源"的假設,或許很能說服我們,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這些假設也有可能不是事實,但就像前面提到的,歷史的真實性,其實是難以去證明的,除非能搭乘時光機回到過去。所以重點不在於真實或者不真實,而在於你願意相信的是什麼?你相不相信這些前人留下來的蛛絲馬跡所帶給你的想像?

再拉回到"龍貓是死神的化身"這件事情上來談,其實每個人都有評論作品的能力,每個人都有"自己決定自己所看見的作品是何種面貌"的能力,只是有的時候,有些觀眾寧可相信所謂的權威的眼光(例如影評人),而不去相信自己所看見的、所感受到的究竟是什麼。例如<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2012)這部作品,各位觀眾都知道,裡面存在著兩個故事,一個就是我們在電影裡看到的主角在海上漂流所遭遇到的故事,另一個,是主角在醫院裡和保險公司的人說的另一個故事,而PI在電影的尾聲也問了一個問題"你相信哪一個故事?“。於是網路上就流傳著許多關於這部電影的"第三個故事",或是這部電影背後所謂真實殘酷的真相。

當然這些都是觀眾對於電影的解讀,我也沒有否認這些解讀是錯誤的,問題在於,許多網友閱讀了這些文章,是否會掩蓋了自己心中原本的答案呢?掩蓋和接受是不一樣的,掩蓋是指原本已經有的答案被覆蓋了。

李安導演對於這部電影,他表示這是一部沒有正確答案的電影。換言之,我認為答案,應該是在我們看完電影的那一刻,就存在於我們心中,那個最直接的感受,這是沒有對與錯的,不論是少年PI這部電影,還是其他的作品都是一樣,去相信自己的感受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