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未盡之言》生命的最後你想說什麼

「2015年時,由於種種原因而不得不重新開始審視自己的生活,於是在北京郊區的一家臨終醫院裡,采訪了幾十位臨終病人,並從中其錄音中挑選了幾段令我記憶深刻的片言只語,制作了這部動畫紀錄短片。沒有想要告訴別人去怎麼想,只是時不時聽聽他們的聲音,再看看自己腳下的路罷了」

 

 

 

此部動畫短片來自於2013年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的薛寓文,這部《未盡之言》是他在英國倫敦藝術大學讀研時完成的作品,同時也在 2015倫敦國際動畫節紀錄片單元等多個動畫節展映。

 

這部作品採集了北京郊區一所臨終關懷病院幾位臨終病人的遺音,並在采訪內容的聲音基礎上繪制了這部短片動畫。在這個時代,五花八門的說教,輸出著各種價值觀的書籍,訴說著名人豐富生活的娛樂媒體,似乎都讓人對於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一生應該如何度過有些無所適從。常言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聽聽已經看到終點的選手有啥說的或許也能讓我們在這無所適從的生活裡想想自己該咋整。

 

 

AnimeTaste網站針對這部作品對薛寓文做了專訪,以下轉載自AT!網

 

Q:這部動畫片的契機是什麼?是什麼原因讓你選擇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死亡?

A:最大的契機是因為畢業要做一部片子,再加上最俗的一個理由,當時失戀了。但是失戀之後歐洲的生活又很愜意,愜意到讓你有種“活著也就這樣了吧”的感覺,所以不知怎麼很想知道活著到底為了什麼。之後便想臨終的人或許能給自己些啟發,就奔著臨終關懷醫院去了。但是中國的臨終醫院不多,找了很久才聯系上。
其實事先並沒有想到用什麼方式去表達,而且當時壓力最大的是,導師跟我說如果你這麼走了,很可能畢不了業。
整個過程都有點像冒險,從倫敦突然飛到了北京郊區一個街上堆滿廢家具和垃圾的地方,每天開始在城內和一個並沒有什麼生氣的醫院間往返,和那裡的人一起聊天吃飯。當要開始著手畫時,突然發現自己編故事,畫背景,原畫都不在行,但是又拼命想要把和這些人聊天時病房裡的空氣,他們表情之下隱藏的感情表達出來,所以不知不覺就變成了這樣。

Q:在北京醫院這邊一共呆了多長時間呢?當時是以一種什麼樣的身份和這些臨終的病人接觸的呢?

A:當時大概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吧,比起專業的志願者們,我更像是個天天出現負責和大爺大娘們聊聊天解解悶兒的角色。
但是最後發現被治愈的其實是自己,因為每一次聊天你都會感到眼前的這個人是拿出他最大的真誠在和你講話。雖然也有大爺雖然看起來非常的開心活潑,但是如果觸到了某個點,你會感到他內心其實非常害怕,但即使這樣,也依然非常真誠。

Q:在影片中也能感受到這些受訪者的真誠。因為這家醫院是臨終關懷醫院,那麼是否這裡的病人都是已經知道自己即將面臨著死亡?

A:嗯,雖然這種事情不會故意和病人們講,但是有些事情是心照不宣的。雖然很殘酷,但是人是需要希望,需要期待才可以繼續走下去的,不管自己是否承認。

Q:在你所接觸到的這些臨終的病人,他們對待死亡普遍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呢?

A:我感到大多數的人好像並不真的知道死亡是什麼,也不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只是一個一直以來看到或被告知的概念,知道死了什麼都沒了,結束了,之類的。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是能感到很多的病人其實是害怕活著,覺得活著更不容易一點,反而有些想以這種形式逃避活著的痛苦。不少病人身上能夠感到這樣的感覺。

03

02

Q:在北京醫院這邊一共待了多長時間呢?當時是以一種什麼樣的身份和這些臨終的病人接觸的呢?

A:當時大概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吧,比起專業的志願者們,我更像是個天天出現負責和大爺大娘們聊聊天解解悶兒的角色。
但是最後發現被治愈的其實是自己,因為每一次聊天你都會感到眼前的這個人是拿出他最大的真誠在和你講話。雖然也有大爺雖然看起來非常的開心活潑,但是如果觸到了某個點,你會感到他內心其實非常害怕,但即使這樣,也依然非常真誠。

Q:在影片中也能感受到這些受訪者的真誠。因為這家醫院是臨終關懷醫院,那麼是否這裡的病人都是已經知道自己即將面臨著死亡?

A:嗯,雖然這種事情不會故意和病人們講,但是有些事情是心照不宣的。雖然很殘酷,但是人是需要希望,需要期待才可以繼續走下去的,不管自己是否承認。

Q:在你所接觸到的這些臨終的病人,他們對待死亡普遍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呢?

A:我感到大多數的人好像並不真的知道死亡是什麼,也不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只是一個一直以來看到或被告知的概念,知道死了什麼都沒了,結束了,之類的。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是能感到很多的病人其實是害怕活著,覺得活著更不容易一點,反而有些想以這種形式逃避活著的痛苦。不少病人身上能夠感到這樣的感覺。

拍攝地

Q:那回到作品本身,片中的音樂溫柔又不突兀,能否談一下你和音樂人是如何溝通合作的呢?

A:我一直覺得只要你喜歡這個音樂人的作品,之後就只要相信他就好了。
當時因為我沒有人設,故事版,概念圖什麼的,就是直接開始跟著病人的錄音開始畫,畫完一個走下一個,自己都不知到片子做完是什麼樣子的,所以就是把差不多做完的片子直接給音樂人,然後讓他們根據自己所感受到的隨便去創作。
因為音樂人也是藝術家,最大限度發揮彼此的創造力才開心嘛。

Q:你研究生是在英國讀的,那想問一下在國外的學習,包括後來在日本的藝術家留駐計劃這些經驗,對你的創作有哪些影響呢?

A:在英國的經歷給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展現出你的樣子”,人和人是不一樣的,在國外的氛圍會給這個“你”最大的空間釋放出自己,不在意失敗,畫得醜,關鍵是你在嘗試的過程。但是這種感受回到國內後不知不覺便被消磨掉一些,可能大家都太愛管別人了。
在日本的最大感受就是“堅持”和“感謝”,在那邊創作的作品因為要投影到對面的山上去,因為技術問題我都要放棄了,但是工作室的大家比自己還盡力,不停的想辦法堅信一定可以的!所以也非常感動!

Q:那能否談談 你接觸到的一些國外的獨立藝術家們的生存情況?

A:“獨立藝術家”除非出名了,否則在哪裡都不容吶。
在日本碰到的要麼是先工作個一兩年攢攢錢,然後辭掉到處游蕩創作一下,沒錢了再工作。要麼是國家的福利待遇還是蠻不錯,作品有一些賣出去的話也能夠顧到自己。還有就是國外小型的工作室比較多,即使不去做不喜歡的工作,也能找到和自己胃口的。
再有就是大家很少有結婚的。

Q:近期有什麼新的創作想法可以給大家透露一下麼?

A:有打算去日本,但是還在等消息。因為這次藝術駐留過後,真的覺得這種世界各地的大家相互碰撞,各個領域的藝術家在自然環境裡一起創作的經歷非常珍貴。所以比較理想的打算是,去到日本後能建立一個面向國內的藝術駐留。不用你是搞藝術的,只要有想要表達的願望,都可以一起創作。不過還是要一邊打工,一邊把先把日語說溜了吶。

Q:那麼最後,給還在讀書的同學們分享一下你的一些經驗或者是建議吧~

A:哈哈!!!少讀點書!多去嘗試些想做但又顧忌這顧忌那沒去做的事叭!談個戀愛啥的!哈哈!!!

04 05 06

採訪內容轉載出處

Edit BY 中

「studio2talks 談動畫,特別是華語動畫。期待能將華語動畫的人、事、物讓更多的人知道,他們努力的背影值得被大家認識。」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tudio2Talk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