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1-talks-04

课程│邱立伟导演:谈动画基础分镜 (下)

邱立伟导演,现职为studio2导演与台湾台南艺术大学助理教授,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博士以及台湾台南艺术大学动画硕士。studio2alks未来会将邱导在动画上的经验、心得、观察或是谈论,透过studio2talks的平台与更多动画人们做分享。

 

本文内容来于邱立伟导演2016.3.8在南艺大的基础分镜课堂录音 /

此篇文章接续前篇「课程│邱立伟导演:谈动画基础分镜 (上)」

 

 

景别是视觉的温习

摄影这个东西衍生出来大大小小不同的景别,仰角、俯角,它有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其实是说一个「视觉的温习」,也就是说观众曾经用什么样的角度去看过这个人。打个比方,我跟○○○很好,所以我跟他距离靠得很近,所以看的到他脸上的表情。生活中会有这种讲话的距离经验,他是一个经验的反复。又例如说,你小时候看到大人、小狗、司令台上的教官、蚂蚁是什么角度,它有一点跟你过往的生活经验串在一起。

什么时候用手持镜头?手持镜头看起来就好像人在自己,第一人称的感觉,这些东西其实都是视觉的反复、复习、温习。

当你在设计镜头的时候,你要想要给观众什么样子的感觉?过去很廉价的公式,比如说俯角是一种威权,所以用俯角是一个给统治者的,所以那个人看起来会很卑微,跟我们看小狗一样,教科书上面都是这样讲的,这就是卑微,然后没了。但是它的逻辑其实是从「视觉的温习」这样来的。

 

镜别影响到的节奏感

没想到这种景别竟然具有了非常戏剧的节奏感,以前可能没有人发现,但活动影像就100多年,突然之间有人发现了:镜别影响到节奏感!举例来说,大全景没有办法很快,但特写可以很快,为什么?因为大全景观众还来不及看,想像一个很大的景,你用特写跟他用一样的时间,那可能大全景还没有人能够看到什么,还没来得及看到人物在哪里,因为他来不及看。你如果是一个特写,观众啪地一下,很快就能看到一个脸很清楚,所以景别竟然是有节奏感的。

我们来试想一个画面一场戏:

「两个人冲突,到最后的时候嘎然而止,其中有个人拍桌子、瞪他,或著是拍桌子后上前抓住对方的衣领」

这场戏到这边,特写跟全景的效果完全不同;你抓住他的衣领、特写会是什么?你如果到最后是拉一个非常大的全景,它的效果会是什么?大家可以想想看效果会是什么。当你是一个特写,非常紧绷的,往下,一个大啷景慢慢退出来,看到两个人在那边对制,它的效果变便完全不同,这种东西就是当景别不同产生的节奏感。

 

景别节奏感的学习方式

我以前在学习的时候,有老师告诉我两种学习方式,我觉得很有用,分享给大家:

第一种学习法,大家在看东西的时候,刚开始大家都是观众,看热闹,很容易故事就理解进去了。你会觉得好恐怖、好紧张、好感人….等等情绪,为什么?所谓的专业人士,这个时候就请你可以暂停,再到回去看,为什么?第一次当然不会能够理解,就请你跟着剧情下去,爱哭的人就哭吧,爱笑的就笑吧。但是你可以再回头看一下,刚刚那个环节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你有这样的情绪感受。

第二种学习法,是请你把影像的声音关掉,去观察它的节奏感,你要怎么念这个句子。收场跟开场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场场连结的时候,你的景别决定于你的节奏,会影响节奏。

 

分镜跟场面调度是密不可分的

其实我是要说这样子的东西,节奏完全是在角色身上,角色什么时候讲话、站起来,角色站起来的节奏掌握能力要非常好,他知道什么时候要站起来,这些就是硬底子的演员。而有些偶像演员没有办法抓节奏,就让剪接师剪,剪得很零散,让节奏由导演跟剪接师控制,就不是由演员来控制。

走位跟分镜是相互的,你怎么走位它自然而然就会换了镜位,这些镜位当然我们也可以用cut变成一个特写,cut在逻辑上是比较好的,当你一cut,从中景直跳到一个特写,讲白一点就是导演要你现在给我去看角色的表情,角色表情难过,他难过了。这种cut的做法比较具有主导性,整体意见比较多,剪接叙事上比较多。

一种方式是,他用走位来换镜位,让我们能够一直贴著角色,然后看到所有的镜头运动都是贴著角色,跟着角色的运动。

 


 

最后来让我们就整个分镜基础来做一个总结:

分镜是一种文学,不同的景别有不同的节奏感

分镜是一种文学,看你什么时候逗点、什么时候句点。不知道怎么去叙述它的时候,可以写下来,可以像写作文一样把故事给写下来,再来看看你会怎么分、会怎么样去描述这个故事,把它用面画分出来后再去考虑他的景别,因为景别的确是会产生节奏感,仰角俯角那当然很多时候是视觉经验的反复,我们怎么样去看一个东西。

考虑场跟场之间的连结与其中的镜头

你要怎么连结这个场,你要从哪里开,你要从哪里收,不是容易的事情。每场戏里面建立镜头跟主镜头你要怎么什么时候安排进去?建立镜头谈叙事,事情,他在房间里面对着电视机,叫叙事,把这事情讲清楚。主镜头,叫叙情,戏剧性。一个是把事情讲清楚,一个是把事情让它有戏剧性,讲好。

每场戏应该理论上都应该要有这两颗镜头,因为主镜头就是戏剧,这场戏他做于故事的推动,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主镜头决定的。建立镜头,我们怎么告诉观众现在他们在哪里,很清楚的看到一个全貌,观众就懂了,之后你可能之后可以跳啊跳啊跳啊,但观众都看得懂。

在设计分镜时一个一个依序考虑进来,之后才是再看什么有哪些镜头可以靠走位把它分掉的,当你先把它分完之后,再去考虑有哪些镜头可以靠走位把它分掉的,有的时候他会更有贴近的感觉。

推荐两个适合观摩分镜的导演

第一个是伍迪艾伦(Woody Allen),分镜和剧本都非常厉害,每场戏的镜头都很少,镜头一两颗就没了,但是你却都不会觉得无聊,觉得很有戏又有趣,但是台词很多。他的作品就跟他一样,是个喋喋不休的老人。

还有另一个是保罗·汤玛斯·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他拍了《不羁夜》《心灵角落》…等等。

我们动画有更广阔的分镜方式,不靠透视,也更开阔。但分镜的道理是一样的,动画的分镜可能没有什么透视、越肩、立体感,它也可以是反透视的,但是逻辑是一样的,它拍的画面跟声轨、它的内容本身还是文学,你要知道怎么去讲述它,一个一个句子造句要怎么去讲。

 

延伸阅读/

古典好莱坞电影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106009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