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1-talks-03

邱立偉導演,現職為studio2導演與台灣台南藝術大學助理教授,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博士以及台灣台南藝術大學動畫碩士。studio2alks未來會將邱導在動畫上的經驗、心得、觀察或是談論,透過studio2talks的平台與更多動畫人們做分享。

本文內容來於邱立偉導演2016.3.8在南藝大的基礎分鏡課堂錄音 /

 

我們談動畫的基礎分鏡。

今天要請你描述一個人,不要描述別人,描述自己好了,請你自我介紹你會怎麼講?講一下你的故事吧,跟我們聊一下你自己。你會從什麼時候開始講,你打算從妳的那個部分開始講?在社會化的場合,比如大學校園,很多人可能會很自然地說我以前從哪裡畢業、我現在在哪邊工作,這是社會化的。

那談分鏡,它既然是一個「影視語言」,它是一個語言Language,所以它跟文學是脫離不了關係的。我們隨便拿身邊有的一本書或是文章來舉例:

「反核運動已1980年代至今,以歷時30多年之久,廢除核電已經是社會共識,錄色能源也是國際趨勢。2016年政黨輪替,國會重組;曾表達反核立場的新政府應落實承諾,實踐非核家園,邁向非核未來。」

這篇文章在讀的時候,有沒有發現它是有「結構」、有「節奏」的。有吧,可能有。並且它有些東西是對仗的「廢除核電已經是社會共識,錄色能源也是國際趨勢」這是第一個對仗。第二個對仗是「實踐非核家園,邁向非核未來。」

那我們的分鏡其實是一樣的,你要怎麼去組合你這個句子;讀這篇文章的人或許大部份背景都是從視覺學習出生的,大學念美術、念設計…等等,其實導演或著是導演本身,與其說是一個「directing for something」倒不如說是一個文學家,把文學用視覺來表現。

 

和大家舉個例子:

「從前在一個遙遠的小鎮裡,在街道上有一個麵包店,麵包店裡面有一隻很肥胖的老貓,他每天下午就會待在窗旁曬太陽,老貓的主人是一個麵包師傅,他每天三點半的時候準時出門」

 

這樣隨便順下來的一句話,有沒有發現我的說法是從外面描述進來的。「從前有一個遙遠的小鎮」是最外的一層,「裡面的街道上面」進去一點,「街道上面有一家麵包店」再進去一點,「麵包店裡面有一隻很肥胖的老貓,他每天下午就會待在窗旁曬太陽」,這是一種邏輯,帶觀眾進去。

 

如果說把我剛剛說的話變成畫面,那畫面它可能會怎麼樣,大家可以猜想對不對?這是一種從外進去的方式,當然也可以從裡面出來,這是一種選擇。也就是說這個東西是可以進進出出,那是看你決定怎麼樣去描述,怎麼樣去敘事。

「有一隻老貓,他最愛在窗邊曬太陽,他的主人是一個麵包店的老師傅,每天下午三點半準時出門,這家麵包店位於一個主街上面,這條街是在一個小鎮上」

 

那對仗的東西要怎麼去敘事?假設突然之間大家都驚呆了,這樣變成是一個盾點,是一個盾點的時候要怎麼樣用視覺的東西去表現?

「○○非常驚訝!●●也很驚訝!○○○○也很驚訝」

 

 

分鏡就跟作文一樣

「分鏡就跟作文一樣」你想怎麼講,它就應該會出現在你的分鏡裡面。並且它也有很多的規則,很多古典好萊塢(Classic Hollywood Films)都會提到。大家知道,分鏡是一種文法。當然動畫裡面,我們現在談的是古典好萊塢,就是從傳統活動影像開始,大家談論怎麼建構分鏡這樣的東西,怎麼去描述,他是個理論。

既然分鏡是一種作文,是一種文法,現在來說大家的影像閱讀能力,為什麼以前會有分鏡這種東西出現?因為讓大家理解,然後它又要好看,它強調某些東西。分鏡當然敘事是第一個,但它也強調某些東西。假如今天架一台攝影機Camara看著所有人,當然整個故事大家都會知道,因為敘事時間跟物理時間一樣,誰走進來、誰打哈欠都知道….等等,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他就缺乏了「戲劇性」。

所以說但是從一百多年前電影開始發展之後,有些人對於這些影像的東西他不是太能理解,這些shot,這些一個cut一個cut,有些人可能沒辦法去把它串連起來,所以才會有所謂的古典好萊塢的分鏡理論。但是100多年過了,現在觀眾對於閱讀活動影像是非常熟悉的,即便你怎麼處理,觀眾可能都看得懂,他可能會有點困惑但他會看得懂。所以看得懂不懂,可能不是分鏡最重要的功課,就像我說的如果你要讓大家都看得懂就架一台攝影機,全景拍攝,大家一定都看得懂。

所以分鏡最重要的功課是它的「文學性」「戲劇性」,要怎麼強調口氣、要怎麼樣去描述這個句子,哪裡是句點,句點在分鏡上該怎麼表現、逗點和頓點在分鏡上又應該怎麼表現?這是我們要去思考的。

一句話它應該要有逗號,停一下。準備要發生什麼事之前,我可以先一陣的靜默,這樣大家或許會在意我下一句話講什麼。或著我講著話,突然之間停下來,大家或許就會覺得現在是發生什麼事情?這個東西就是這麼一回事。

 

分鏡「畫得好」與「設計得好」之間的差異

現在有很多人以為分鏡畫的好不好,是指他的畫功好不好、透視畫得對不對。什麼透視線、是不是上了什麼顏色、是不是畫很多的東西……等等,其實這些都不叫做分鏡畫的好。可能可以說這是分鏡「畫得好」,但這不叫做分鏡「設計得好」,分鏡的設計跟畫得好不好是兩件事情。應該怎麼樣去design分鏡它在文句的編排,哪邊應該讓大家呼吸一下、停一下,什麼地方要開始往下走,哪邊是句點?句點之後會是有多長?這就是一個大家要建立的一個分鏡的基礎。現在大家都在同一個page上面,分鏡的基礎就是這麼一回事──敘事

分鏡裡面我們知道,當攝影開始發明之後,它的口吻有強調這件事情,所以開始衍生出了很多不同的景別。所以有全景、有中景、有腰上景,有雙人景,有膝上景,有肩上景,有特寫,其實從字面上大家可以知道,所以我們不需要像大學或是像一些教科書一樣畫給大家看,看字面上就知道什麼意思,正拍、反跳、正面兩面,是一個很簡單的東西,沒什麼好說的。

全景,就是可以看到整個畫面,整個畫面很玄,什麼叫做整個畫面?自由女神的全景,跟一個人的全景她的尺寸一定不一樣,他指的是相對於拍攝角色,自由女神的全景、101大樓的全景是怎麼樣的。那101的特寫特寫是怎麼樣的?101的特寫跟人的特寫一定不一樣,是指相對的意思。

所以你全景要說什麼?第一個是說我們先把故事講出來,去安排他的文學性,跟他的節奏嘛,全景講什麼?我們為什麼要觀看全景?這是我們要思考的。我不會直接地告訴你,什麼就是什麼,但是在這裡,我希望大家去思考,我們為什麼要拍一個全景?我們要給觀眾看什麼東西?第一顆鏡頭會是怎麼樣的畫面,為什麼?

為什麼你的作品第一顆鏡頭要用全景,它可能是一個直覺,但是你一定知道為什麼,可能很直覺的就畫出來了,但是可能沒有去想(也有可能有去想)為什麼要給觀眾看全景?可能是想要讓故事慢慢帶進去,由外而內的,讓觀眾建立一個現在在哪裡的一個概念、一個全貌。這是一個大學的校園,一個全景,它已經交代了一些東西。所以這是告訴觀眾一些訊息。

 

為什麼要給觀眾看特寫、看中景?

所以我們為什麼要給觀眾看特寫、看中景?它不是說這個鏡頭很長所以我很無聊,我就只好好吧切一下吧這樣不會無聊。電視劇都是這樣的,所以一句話一顆頭、一句話一顆頭,誰講話就給你一個特寫,讓觀眾知道現在誰在講話,是挺廉價的設計。特寫、中景,它們彼此之間對於講述這個故事之中,到底有什麼連結,所以說古典好萊塢開始規範那一些東西。

可能全景跟大全景,講的是人跟環境的關係,因為很大,很全,一個人跟火車站的關係,是一個人工環境,他現在在火車站裡面,這是一個簡單的說法。中景是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我跟○○○站一起,說不定我們要中景才可以看到彼此之間的互動。

那如果我去抱住別人,會是個什麼樣的景?那可能特寫,是人跟自己,我跟自己,我在想什麼?我的反應是什麼?我害怕、我憤怒、我思考、我戀愛了,所以談的可能是人跟自己,所以有的時候這種東西是在閱讀上面、造句上面是一個比較簡單的分法,但是當然完全是不一定的。

電影才一百多年,絕對是可以有很多新的東西,但是我們現在談的東西是古典好萊塢,記得它不是唯一的規則,我們思考分鏡要很開放,非常開放。

 

(待續未完)

延伸閱讀/

古典好萊塢電影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106009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