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1-talks-03

邱立伟导演,现职为studio2导演与台湾台南艺术大学助理教授,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博士以及台湾台南艺术大学动画硕士。studio2alks未来会将邱导在动画上的经验、心得、观察或是谈论,透过studio2talks的平台与更多动画人们做分享。

本文内容来于邱立伟导演2016.3.8在南艺大的基础分镜课堂录音 /

 

我们谈动画的基础分镜。

今天要请你描述一个人,不要描述别人,描述自己好了,请你自我介绍你会怎么讲?讲一下你的故事吧,跟我们聊一下你自己。你会从什么时候开始讲,你打算从妳的那个部分开始讲?在社会化的场合,比如大学校园,很多人可能会很自然地说我以前从哪里毕业、我现在在哪边工作,这是社会化的。

那谈分镜,它既然是一个「影视语言」,它是一个语言Language,所以它跟文学是脱离不了关系的。我们随便拿身边有的一本书或是文章来举例:

「反核运动已1980年代至今,以历时30多年之久,废除核电已经是社会共识,录色能源也是国际趋势。2016年政党轮替,国会重组;曾表达反核立场的新政府应落实承诺,实践非核家园,迈向非核未来。」

这篇文章在读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它是有「结构」、有「节奏」的。有吧,可能有。并且它有些东西是对仗的「废除核电已经是社会共识,录色能源也是国际趋势」这是第一个对仗。第二个对仗是「实践非核家园,迈向非核未来。」

那我们的分镜其实是一样的,你要怎么去组合你这个句子;读这篇文章的人或许大部份背景都是从视觉学习出生的,大学念美术、念设计…等等,其实导演或著是导演本身,与其说是一个「directing for something」倒不如说是一个文学家,把文学用视觉来表现。

 

和大家举个例子:

「从前在一个遥远的小镇里,在街道上有一个面包店,面包店里面有一只很肥胖的老猫,他每天下午就会待在窗旁晒太阳,老猫的主人是一个面包师傅,他每天三点半的时候准时出门」

 

这样随便顺下来的一句话,有没有发现我的说法是从外面描述进来的。「从前有一个遥远的小镇」是最外的一层,「里面的街道上面」进去一点,「街道上面有一家面包店」再进去一点,「面包店里面有一只很肥胖的老猫,他每天下午就会待在窗旁晒太阳」,这是一种逻辑,带观众进去。

 

如果说把我刚刚说的话变成画面,那画面它可能会怎么样,大家可以猜想对不对?这是一种从外进去的方式,当然也可以从里面出来,这是一种选择。也就是说这个东西是可以进进出出,那是看你决定怎么样去描述,怎么样去叙事。

「有一只老猫,他最爱在窗边晒太阳,他的主人是一个面包店的老师傅,每天下午三点半准时出门,这家面包店位于一个主街上面,这条街是在一个小镇上」

 

那对仗的东西要怎么去叙事?假设突然之间大家都惊呆了,这样变成是一个盾点,是一个盾点的时候要怎么样用视觉的东西去表现?

「○○非常惊讶!●●也很惊讶!○○○○也很惊讶」

 

 

分镜就跟作文一样

「分镜就跟作文一样」你想怎么讲,它就应该会出现在你的分镜里面。并且它也有很多的规则,很多古典好莱坞(Classic Hollywood Films)都会提到。大家知道,分镜是一种文法。当然动画里面,我们现在谈的是古典好莱坞,就是从传统活动影像开始,大家谈论怎么建构分镜这样的东西,怎么去描述,他是个理论。

既然分镜是一种作文,是一种文法,现在来说大家的影像阅读能力,为什么以前会有分镜这种东西出现?因为让大家理解,然后它又要好看,它强调某些东西。分镜当然叙事是第一个,但它也强调某些东西。假如今天架一台摄影机Camara看着所有人,当然整个故事大家都会知道,因为叙事时间跟物理时间一样,谁走进来、谁打哈欠都知道….等等,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他就缺乏了「戏剧性」。

所以说但是从一百多年前电影开始发展之后,有些人对于这些影像的东西他不是太能理解,这些shot,这些一个cut一个cut,有些人可能没办法去把它串连起来,所以才会有所谓的古典好莱坞的分镜理论。但是100多年过了,现在观众对于阅读活动影像是非常熟悉的,即便你怎么处理,观众可能都看得懂,他可能会有点困惑但他会看得懂。所以看得懂不懂,可能不是分镜最重要的功课,就像我说的如果你要让大家都看得懂就架一台摄影机,全景拍摄,大家一定都看得懂。

所以分镜最重要的功课是它的「文学性」「戏剧性」,要怎么强调口气、要怎么样去描述这个句子,哪里是句点,句点在分镜上该怎么表现、逗点和顿点在分镜上又应该怎么表现?这是我们要去思考的。

一句话它应该要有逗号,停一下。准备要发生什么事之前,我可以先一阵的静默,这样大家或许会在意我下一句话讲什么。或着我讲著话,突然之间停下来,大家或许就会觉得现在是发生什么事情?这个东西就是这么一回事。

 

分镜「画得好」与「设计得好」之间的差异

现在有很多人以为分镜画的好不好,是指他的画功好不好、透视画得对不对。什么透视线、是不是上了什么颜色、是不是画很多的东西……等等,其实这些都不叫做分镜画的好。可能可以说这是分镜「画得好」,但这不叫做分镜「设计得好」,分镜的设计跟画得好不好是两件事情。应该怎么样去design分镜它在文句的编排,哪边应该让大家呼吸一下、停一下,什么地方要开始往下走,哪边是句点?句点之后会是有多长?这就是一个大家要建立的一个分镜的基础。现在大家都在同一个page上面,分镜的基础就是这么一回事──叙事

分镜里面我们知道,当摄影开始发明之后,它的口吻有强调这件事情,所以开始衍生出了很多不同的景别。所以有全景、有中景、有腰上景,有双人景,有膝上景,有肩上景,有特写,其实从字面上大家可以知道,所以我们不需要像大学或是像一些教科书一样画给大家看,看字面上就知道什么意思,正拍、反跳、正面两面,是一个很简单的东西,没什么好说的。

全景,就是可以看到整个画面,整个画面很玄,什么叫做整个画面?自由女神的全景,跟一个人的全景她的尺寸一定不一样,他指的是相对于拍摄角色,自由女神的全景、101大楼的全景是怎么样的。那101的特写特写是怎么样的?101的特写跟人的特写一定不一样,是指相对的意思。

所以你全景要说什么?第一个是说我们先把故事讲出来,去安排他的文学性,跟他的节奏嘛,全景讲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观看全景?这是我们要思考的。我不会直接地告诉你,什么就是什么,但是在这里,我希望大家去思考,我们为什么要拍一个全景?我们要给观众看什么东西?第一颗镜头会是怎么样的画面,为什么?

为什么你的作品第一颗镜头要用全景,它可能是一个直觉,但是你一定知道为什么,可能很直觉的就画出来了,但是可能没有去想(也有可能有去想)为什么要给观众看全景?可能是想要让故事慢慢带进去,由外而内的,让观众建立一个现在在哪里的一个概念、一个全貌。这是一个大学的校园,一个全景,它已经交代了一些东西。所以这是告诉观众一些讯息。

 

为什么要给观众看特写、看中景?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给观众看特写、看中景?它不是说这个镜头很长所以我很无聊,我就只好好吧切一下吧这样不会无聊。电视剧都是这样的,所以一句话一颗头、一句话一颗头,谁讲话就给你一个特写,让观众知道现在谁在讲话,是挺廉价的设计。特写、中景,它们彼此之间对于讲述这个故事之中,到底有什么连结,所以说古典好莱坞开始规范那一些东西。

可能全景跟大全景,讲的是人跟环境的关系,因为很大,很全,一个人跟火车站的关系,是一个人工环境,他现在在火车站里面,这是一个简单的说法。中景是人跟人之间的关系,我跟○○○站一起,说不定我们要中景才可以看到彼此之间的互动。

那如果我去抱住别人,会是个什么样的景?那可能特写,是人跟自己,我跟自己,我在想什么?我的反应是什么?我害怕、我愤怒、我思考、我恋爱了,所以谈的可能是人跟自己,所以有的时候这种东西是在阅读上面、造句上面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分法,但是当然完全是不一定的。

电影才一百多年,绝对是可以有很多新的东西,但是我们现在谈的东西是古典好莱坞,记得它不是唯一的规则,我们思考分镜要很开放,非常开放。

 

(待续未完)

延伸阅读/

古典好莱坞电影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106009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