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從《押井守的角色學》中得到的一些啟示

記得以前有次,以 《 天安門上太陽升起 》 等片聞名於世的 王水泊 導演,來到我們學校舉辦的座談會上與大家見面,還記得座談會的開始,王水泊導演要我們回答他一個問題:「告訴我你最喜歡的三個導演,以及他的三部電影,我可以從這個地方得知你的品味。」還記得我那時候回答他的導演分別是 奇士勞斯基(Krzysztof Kieślowski)、 蔡明亮 ,以及日本的動畫導演──押井守 。

當然,隨著時間以及個人眼光的轉變,現在或許我會給出不同的答案(現在喜歡的導演和電影太多了,難以篩選出三位),不過在當時,押井守的作品著實影響著我,尤其是 《 空中殺手 》(スカイ・クロラ, 2008) 這部作品。這部片是我看過最多次的動畫電影,在這部電影的其中一些鏡頭,使用了完全靜止的角色表演,或是在一段表演的途中,放入完全靜止的動作 , 但若是使用完全的靜止,則如同在播放真人實拍電影的時候停下來的一格,反而會讓人懷疑播放裝置或檔案是否故障,也因此,押井守在使用這樣的鏡頭時,都不會給予它太長的時間。真人實拍電影的演員,即使是用靜止的表演,也會讓人感覺得到角色的呼吸,身上的汗水,心臟和血管的跳動,眼神和情緒。

動畫中的角色則不同,動畫的表演重點在於動起來的那一刻,原本無生命的事物產生了生命的錯覺,而押井守卻反其道而行。這樣的靜止,表現在動畫裡面實在很特別,即使角色完全沒有動作,完全的靜止,依然不會令人感到怪異,反而因為有了這樣的空白,觀眾會去感受到角色正在思考著某些事物的感覺。

空中殺手スカイ・クロラ, 2008

押井守除了拍電影之外,也寫了不少的著作,只是在台灣鮮少見到有中文翻譯的版本,也因此,這本«《押井守的角色學:從電影學來的工作生存法則 》(仕事に必要なことはすべて映画で学べる),能夠被翻譯,並在台灣的書店裡出現,著實是讓身為「押井迷」的我為之振奮的事情。讀過這本書之後會覺得,押井守這本書比較像是為上班族寫的書,其實這在前言的標題「電影是公司職員都該看的最佳教科書」也就寫的很清楚了。

押井守說:

「越是一部優秀的電影,其中越是蘊含迫近人類,社會本質的教訓。」

在這本書中舉出9部電影為例,向商務人士提出一些思考的方式,可以做為在企業組織當中存活下來的參考,但除此之外,他也分享了關於他自己長年從事的導演工作的經驗談,並表示導演的工作就像企業裡的中階管理職一般,以及他在電影中學習領悟到的導演方法。

而在本書中,最常被提起的,可以說是本書的中心思想,也就是所謂的『勝敗觀』。本書列舉的電影,也都闡述了各個角色如何利用各式的戰略,已達到自己或眾人的最終的目標。而所謂的目標,也就是所謂的「勝利條件」,要做到怎樣的程度或成果才算是勝利?才能夠獲得成就感及達成感?我覺得這樣的一種「自我提問」,對於從事電影創作的人(也或者對很多其他職業的人亦然)確實有其必要性。

拍攝電影,最終還是會面對「被觀眾觀看」這件事情,而以筆者個人而言,在思考下一部作品的時候總會希望:「下一部作品能有著與上一部作品不同的挑戰。」但同時也煩惱著:「觀眾會不會看不懂或者感受不到?」也會煩惱著:「這樣的作品會不會入圍影展?會不會進電影院被更多人看見?」相信Studio 2 talks的讀者中也有很多以製作動畫或拍攝電影為志業的人(當然也有正在從事創作的專業人員),相信對於創作,一定也有很多的不同的煩惱,而押井守在本書中,也提出了一個筆者個人認為還不錯的解決之道,就是『要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

舉例來說,如果說你想跟一個外國人溝通,外國人在此就是你的“對手”,你可能就必須使用對方聽得懂的語言來和對方溝通。而回到前言提到的「勝利條件」,你使用對方能夠理解的語言,成功達到了溝通的目的,那你就達到了自己的勝利條件了。因為每個人的個性和勝利條件皆有所差異,當然也就會依循著不同的方式和選擇,想方設法的達到自己的勝利條件,但道理其實都是一樣的。更多的話語和心得就不在此贅述,向各位讀者推薦這本書,還有更多關於押井守的創作心得與想法埋藏其中,希望對各位的工作能有所幫助。


 

關於作者/

董元皓,畢業於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及華梵大學美術學系。曾擔任紀錄片《灣生回家》的動畫指導一職,執導作品《夜盲症》曾入圍南方影展競賽單元及參加克萊蒙費宏短片市場展、福州影視展。目前國軍online中,距離登出還有97天。

相關連結/

押井守 維基百科條目

《空中殺手》維基百科條目

《押井守的角色學:從電影學來的工作生存法則》博客來網頁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