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掰封面照

专访│CalArts留学中,老人作息也可以做出好动画── Anchi 

上周TALKS曾访谈过在CalArts念书的Cindy Yang,这周我们也请到了她的室友──Anchi安琪,也就是An Anchi A Day的创作者,来和我们分享在海外留学动画的经验。安琪同样也是第一届的北艺大动画毕业生,常在她的FB Page里分享有趣的插画生活日记,从FB Page上就能看出她是一个很有趣的女孩,这次希望可以将她学习动画的过程和大家分享!

 

Q1:Anchi妳好!请先和大家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好吗?

我叫安琪,我是个热爱按摩的女孩。目前在加州艺术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he Arts)就读角色动画系(Character Animation),同时也还在寻找世界上最棒(价格又经济)的按摩师。

从小因为爸爸工作的关系,曾在不同国家住过,长大的过程中虽然一直很爱画画,不过一直到高三某天才突然决定踏上动画这条路。决定走动画后,就开始申请CalArts。那时候完全没有美术底子的我,还以为跟电影一样只要有热忱凡事一定成功(菸),所以申请了三次才上。

上帝关起一扇门就会开启另一扇窗。高三申请失败后,北艺那年刚好成立了第一届动画系。

An Anchi A Day上的诡异自画像

▲An Anchi A Day上的诡异自画像

Q2北艺动画妳和Cindy是第一届动画毕业生,今年第二届毕业的学弟妹们毕业制作也都很精采,能说说在北艺的生活和学习是如何吗?有什么地方会让妳觉得和其他动画院校不大一样?

我觉得在北艺最棒的就是当第一届的滋味吧!除了器材都是新的,老师们也很有热忱外,同学之间会有一股凝聚力,可以说是第一届的使命感吧。加上刚创系的时候,很多事都还是尝试阶段,规则还没有订死,所以摸索(游走在规则边缘)的空间很大。

因为我不太清楚其他大学院校的上课方式,所以不知道怎么比较耶xD只知道其他多媒体动画系会学一些比方做小游戏,或是互动游戏的东西(?)而北艺动画就是纯学电影动画,着重在角色跟故事。

Q3:妳和室友Cindy一起在CalArts学习呢,能聊一下在这所学校中,有什么是和你在北艺大动画所时期相比,有哪些部分是让你觉得最不同、最有冲击的?或是有哪部分是妳最喜欢的吗?

全部都很冲击啊!北艺动画才刚创立不过6年,整个台湾的动画环境也不像美国那样完整,所以我觉得拿两所学校比较不太公平。

最有冲击的应该是学校课程吧!在学校学习的时候,比起学生,比较像是直接被当作是专业人士,所以心态上以及被要求的作品水准都硬生生往上提高许多,当然压力也是随之暴增。加上身边都是来自世界各地各有不同背景的强者,学校也会请业界人士直接来给学生上课或客座演讲,所以吸收的知识跟进步的速度大概是以周计算,才去了一年却好像已经待了四年那样。

我最喜欢的部分应该是被讲评的时候吧。在CalArts大部分的时候,老师只是简单讲解一下下周的作业,或是提点一下要注意的部分,然后隔周上课就直接把作品公开给予犀利的评论,所以上课前常常是胆战心惊的。但也因此发现,比起完全都是听讲学习,自己的作品直接被批评反而学习到更多也更令人印象深刻。

角色设计作业_用不同型态画出同一个角色
▲角色设计作业,用不同型态画出同一个角色

角色设计作业_艺术家蜜蜂

▲角色设计作业,艺术家蜜蜂

角色设计_牛

▲角色设计作业,牛

Q4:当初是什么原因决定要申请CalArts呢?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计画? 如果当初没决定出国的话,在台湾会有什么样的打算?

决定走动画后就开始查有哪些学校专攻动画,后来去诚品翻一翻书就找到CalArts。那个时候高三。

其实认真说起来,我好像一直以来也没有特别想过自己以后要干嘛xD记得很深刻的是,有天吃早餐的时候,我娘温柔的问我以后想干嘛,还很委婉的说"画画总不能当饭吃吧~"。于是那时候想了想,感觉动画可以画画又(至少)可以赚(点)钱,那我做动画好了,那次早餐就成了我人生的转折点xD

如果没有出国的话,会想有长片动画的工作经验,不过也会想当当看空姐(笑)

Sequence 01

Q5:学校的事情之外,想聊聊Anchi在国外生活有什么有趣的特殊经验想和大家分享吗?比如说就看过妳在粉丝团分享过一些加州生活意外的惊喜如%%%

美国生活平淡,这件事我很早就有体悟了,哈哈,所以说真的,这一年来最精彩的生活经验大概就只有目睹%%%那次xD

来CalArts之前,原本决定让自己改造一下像欲望城市里那样每天去夜店、每天party、每天耀眼夺目,不过事实是… …Calarts离市区其实满远的,所以很少会特地开车去市区玩,平常大部分也都是在忙课业跟作品,然后我的灵魂本质就是个10点就会累了要上床睡觉的老奶奶,所以以上幻想从没发生过。我至今一年以来也没去过什么夜店,反而是生活作息变得比在北艺时更健康了xD

Q6:在国外生活要面对新挑战或著挫折,尤其是学习这个专业的人们,永远都会贬低自己,觉得别人的作品实在太赞了。可以和我们分享妳是怎么和情绪共处的吗?

刚来的时候真的是每天都在脑袋轰炸不夸张….怎么和情绪共处吗….就想哭的时候哭出来吧,然后常常看书或是有看到励志的话语就记下,需要的时候拿来安慰/激励自己。我偶尔也会拿偶像来当标竿,比如甄嬛、古美门或是动物方城市里的Judy Hopps xD

另外就是多与大自然接触吧!比方散步、看天空,等。我很喜欢定下来抬头看星空,感受整个天空在移动,感受到自己的渺小,然后就会体会到自己在忧心的事是多么微不足道,借由这种方式把负面能量减低。

由于我尽量避免与认识的人分享太多自己负面的情绪,所以有阵子压力大到会上WooTalk找人抒压,单纯讲出自己的低落、迷惘与压力,也不太需要担心聊完之后其他人会知道。

有时候压力过大时,我会用想像来让自己脑袋归零。想像更大的冲击体验去压过自己现有的压力,不过这很容易让自己精神疲累,哈哈。目前,我发现开车是唯一能让我快速舒压的方式。因为开车的时候,必须全神贯注(尤其在市区时),完全没办法想其他事。

以前在台湾的时候,吃吃东西、跟朋友聊天打屁、玩玩桌游、回家找家人就可以让心情归零,但在美国却没办法如此,所以会需要更多方式调适自己。

刚到美国的心境

▲刚到美国时的心境

Q7:在国外的这一年,对自己的成长有什么想法吗?还有最想念台湾的哪些部分?

很高兴能实际感受到自己有在成长,虽然中间的过程只有自己知道酸甜苦辣,但,如果这是自己想要的东西,那这些就是想达到那个目标的代价,是值得的。

最想念家人、我那只臭跩狗、贱嘴朋友还有台湾的低消费。

Q8:目前除了在CalArts的学业之外,对于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或是打算吗?当老师、开公司,或著是画漫画吗?

我想要养养看科基和哈士奇:3

猫咪也可以试试,但希望不要养到半夜会跳到我脸上的那种。

认真的未来梦想还满模糊的哈哈,基本上就是想参与制作长片动画吧。

 恶毒妇人插图
▲恶毒妇人插图

Q9:会有想在国外就业吗?或著该说觉得自己还有可能会回台湾吗?

当然会想在国外工作看看,但那也要有人要我啊xD

Producers' Show_中间是我的疯狂配乐,一听到片子有被选进就买了张机票飞来美国快闪。▲Producers’ Show,中间是我的疯狂配乐Chi-Hsuan Chia,一听到片子有被选进就买了张机票飞来美国快闪。

 

10:对于目前同样正在学习,并也正在尝试创作的同学们,可以给予一些建议或是鼓励吗?

我在CalArts学到其中一个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东西叫Breathing Area,它可以是一项画图的技法,也可以是一种人生哲学。当我们致力于自己热衷的专业时,别忘了留给自己呼吸的空间,抬头好好享受人生,而不是埋头一直画画。有些事情当下会把你压得喘不过气,但那只是一时的,要学会调适自己!

然后!!!!正常作息也是可以做出作品的!!!!所以真心真心真心建议各位尽量别再熬夜了!!!!

我对这件事非常有感触…以前在台湾的时候,我只有在期中期末时才会熬夜,最严重是制作毕业作品的那段时间,作息是凌晨3、4点甚至7、8点才睡觉,早上10点或下午2点醒来一直又忙到隔天凌晨。那阵子对我的身体非常伤,感觉体内像是结了蜘蛛网一样。我刚到美国的时候也明显感受到自己没办法再熬夜。

后来在CalArts第一个系所会议时,教授们也是一直强调,他们也看过许多学生有正常作息、正常饮食、正常运动,同样也能做出好作品。我因此一直以此自我勉励,结果这一年来熬夜的次数大约4次左右(屈指可数!!!!!)虽然也知道很多时候真的没办法必须要熬夜,但还是苦口婆心建议大家,想要走的久走的远,要先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啊!

在CalArts第一年完成的短片《Sisters》

其实这是我自己的真实故事(的浓缩精简版)好几度一直放弃不想面对,因为会勾起自己以前的一些情绪,然后也很不希望自己做出一部哀伤片,所以想尽办法让哀伤中有搞笑….另外是万能的配乐──贾季璇,在我山穷水尽剩10天的窘境下跨海支援(我联络了校内十几位配乐都没着落…),即时救活了我的动画(因为这部特别依赖音乐的搭配…)

 

Sisters前期设定

▲《sister》前期设定

 


Anchi个人网站/

个人涂鸦生活日记 An Anchi A Day

Vimeo动画作品连结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