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2

专访│从动画系毕业一年后──《贺呷》刘献文

进入六月,各校热闹的毕业展终于是都落幕了,什么毕业制作的恩恩怨怨、风风雨雨,也都将随着记忆一起留在学生时代里。各校的毕业典礼在即,许多学生即将离开校园进入职场,投入动画产业中。认真的学习了四年,又烧了大把的钞票参加毕业展,开始工作后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TALKS在今年的新一代设计展,采访了去年毕业的动画系同学──刘献文,他的毕业制作《贺呷》小有成果,陆陆续续拿了国内外的一些奖项,原以为进入职场后也能顺利衔接,没想到一切却和自己所想的完全不同,像是个在学爬的孩子从头学起。透过和他的对谈,希望对将要毕业,或是还在学的学生朋友能有所收获。

 

▲首图,和TALKS的访问约在2016新一代设计展,刘献文去年也是底下参展的一名动画系学生

TALK:献文你好,总之先来和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大家好,我是刘献文,台中人,毕业于南台科技大学视觉传达设计系,动画设计组,大学期间担任系学会副会长,毕业制作动画是《贺呷》。因为我没有当兵,去年六月毕业后,马上就投入了台北的动画公司工作,就业了半年,十二月底辞职了,目前专心的在自我进修中。

 –

TALK:先和我们介绍一下你的毕业作品《贺呷》好吗?

这是一部阐述人与人关系的动画,将拟兽化成食物链,目的希望引起观赏者讨论,并反思自己在社会上,是甚么样的动物和角色,又处在社会上甚么样的位置,到底跟彼此是有什么样的关系。

《贺呷》是四个组员共同完成的作品,我在里面担任的是角色/动作/原画,并希望用很厉害的技法让观众可以留下印象,花了很多的时间在动画制作上,用很高质量的动作和张数来做呈现。

 

《贺呷》完整片源

2016

俄罗斯Multivision国际动画影展-主要竞赛单元-得奖提名

英国Animex动画与电脑游戏展-竞赛单元-得奖提名

墨尔本国际动画影展-竞赛单元-得奖提名

2015

全国技专校院学生实务专题制作竞赛-第一名

ISCA大阪国际学生影展-银奖

放视大赏-动画类-铜奖

青春影展-动画类-铜奖

第十一届电脑动画竞赛-优胜

巴哈姆特ACG动画组-佳作

金点新秀设计奖-数位多媒体设计类-入围

4C数位创作竞赛-入围

高雄电影节国际短片竞赛-入围

TIAF 台中国际动画影展-入围

台湾国际学生创意设计大赛 -数位动画类 -佳作

 –

TALKS:毕业一年后你再回头去看自己这部毕业制作,你觉得自己的表现如何?

当然我现在进步了,一看就知道有很多地方是可以再改善的,但如果问我对自己的作品满不满意,我会说我很满意,因为那是我那个时期最尽力,并且有种「已经燃烧自己全部的东西在里面去完成」的感觉。

10629443_608791099254754_5190940745852880366_o

▲《贺呷》开始发想至最后修改完的首卡场景

TALKS:这部毕业制作的作品完成后,陆陆续续也得了不少奖项,对你整个人有什么样的改变吗?

托这部作品的福,《贺呷》的组员们有很多可以出国参展的机会,像是之前有到日本参加国际学生影展,今年六月底还会去澳洲墨尔本,目前也还在等待俄罗斯一个影展的消息回复。

 最大的改变是有了一个反思,我觉得大学生可能都会给自己一个认知,就是得了奖后,自己可能就是在同一届学生的领头羊。但事实上,所谓的得奖是「因为你是学生,以学生来说你做得很好」,但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在动画业界不行。一些认识的朋友、同学,会觉得我好像拿了很多奖,出了业界就是会等于比一般人再顺利一点。但其实大家都一样,大家都是从头开始,奖就只是一个肯定,而不是一个保证,这是我最大的一个反思。

11069782_653861861414344_4714774662971347943_n

▲放视大赏-动画类-

11377157_663792977087899_2636591824102310434_n

▲全国技专校院学生实务专题制作竞赛

10460258_1082231728459496_7803945218968684375_n

▲青春影展-动画类-

TALKS:你会不会开始自我怀疑,这些奖项对我自己的意义

作品做出来,得到好的肯定是一件好事、能参加国际影展得到出国的机会也很棒。但开始工作后,面临这些出国的机会,反而会干涉到生活,如果动不动就要请假出国,我该如何工作。而花了成本请假,去拿这些奖项,却对我目前的生活实质上没有太大的帮助,就只是一个奖,一个肯定而已,反而会打断许多安排。如果能将这个时间用来更多的精进自己,对于未来是更好的。

我毕业后本来信心满满的进入动画业界,想要接受挑战,知道自己可能没办法马上衔接得上,但至少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吧,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进了业界之后,我去上了很多日本专业的课程,但发现自己竟然连拿笔都不会。

这是很让自己觉得震惊的事,自己的毕业作品看似拿了很多的奖,但我真的进入业界开始工作的时候,我用日本传统手绘的方式开始练习,我连一条合格的动画线都花了一个下午才画出来。怎么运笔、合格的线该具备的条件、进扫描机之后该如何处理….等等,我从头开始学,让自己感到非常非常沮丧。在大学时期觉得自己好像是领头羊或是超人,可是出社会之后就只是个学爬的孩子。

12313834_1231129523571070_7626333183401878730_n

13318614_1362592833758071_1129527040_n

TALKS:在台北的动画公司大概是做什么样的工作?

为日式风格的手游做动画,做的是动画原画,要的精致度比照日本非常严格,其实和我的毕业制作已经有一大段的程度落差了,我觉得自己没办法跟上公司的制作水准。我一开始画的几卡完全不能用,我拿做《贺呷》方式去做那部动画,老板觉得精致度不够高,所以让公司里面一个前辈承接我的工作,老板说「这个才是我要的水准」。

把工作承接给前辈后,我仍旧持续一直练习了两个月,还是没办法达到水准,但老板人也很好,还一直安慰我因为前辈已经做很久了。但我对于我帮不上忙,还有我的程度有一段落差觉得非常难过吧。更矛盾的就是,一方面毕业制作还在国外参赛得奖,自己却又达不上业界的制作水准,觉得很迷惘,甚至是崩溃过一段时间。

TALKS:会不会觉得在学校所学到的,和业界接触到的完全不一样?你觉得学校该如何帮助?尤其是现在很多动画科系都是科技大学居多,应该是要培养和业界衔接的人才。

在业界跟在学校感觉确实不一样,因为目的本身就不同。我们在学校制作是以自己为本位去阐述自己想表达的人事物;而在业界,除了需要了解非本身想表达的动画IP,并考量观众口味,然后在特定成本上执行动画制作,比起学校有更多限制,而执行面因考量到时间和金钱成本,执行的分工和表达的技法自然需要改变,所以也才变成学校与产业的不同。

对于学校如何能帮助学生可以更快衔接业界,我想除了能让学生有实际执行制作动画的实习机会之外,学校也可以对业界的执行方式做一些解说,例如现今普遍用什么软体,公司分工如何执行….等等,这样除了让学生了解之外,也可以让同学在在校期间制作动画时,有可以效仿模拟的机会,而非自己规划自己执行,到了业界又重新认识整个执行程序。

TALKS:目前把工作辞掉了,对今后有什么样的打算呢?有什么样的职业规划呢?

因为有到了业界,知道需求和所需要的水准,所以目前自主规划学习,和技法的练习,未来打算到日本磨练,可以的话到日本动画产业工作,除了增加工作经历和作品之外,也可以学习日本动画产业的分工方式和执行流程。

TALKS:对自己大学四年有什么样的遗憾或是后悔吗?

自己的大学生活经营得非常满,唯一的后悔就是可能可以再更满一点吧!大一、大二的时候参与并举办了很多活动,从里面学到各种人际关系、沟通、口条….等等;大三、大四专心的在制作动画作品,但我会觉得说如果早让我知道业界需要的是这些东西,我可以更有效率的规划大学学习时间该专攻那些方面。

10478533_1147025411990199_6120782144608010215_n

TALKS:毕业之后班上还有多少人继续在动画业界工作?

就我知道应该是四个吧,有人参与短期的动画专案、动画编辑,但也有几个人继续在研究所进修。

TALKS:毕业后进入产业,对目前整个台湾动画产业,整体来讲你有什么样的想法?

对于一个刚出社会的新鲜人,这个问题我想我了解的还不够深,现在回答我想过于草率,也对于再台湾深耕动画产业的诸多前辈相当失礼。整个动画产业仍有很多人正在努力,让这块市场更加完整健全,我对整体动画产业目前唯一的看法,就是希望自己未来也能成为让台湾动画更好的一份力

TALKS:对目前蓬勃发展的大陆动画市场有什么样的想法吗?

我对大陆动画了解得不是很深,但是大陆动画在国家资金大力支持的情况下,它的强盛是可以预期的。

TALKS:最后请献文给还在学的同学、学弟妹们一些意见吧

最重要的是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动画、想做动画,不喜欢的话,早点转换跑道。出来又觉得没办法学以致用的话也是更痛苦。真的对动画有热情,就燃烧生命的画吧!!!!!


 

《贺呷》脸书粉丝专页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