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17549_1352539438095477_3335350566466109851_n

2016安錫特輯│邱立偉導演直播──總結影展&交易展觀察

安錫國際動畫影展一直都是動畫界的大盛事,也是在世界上最具有權威性的動畫影展,每年都吸引世界關注動畫的人們聚集觀影,也從影展又再多發展出的版權交易展,讓世界各國的動畫產業工作者可以前往進行商業上的交流、交易。

今年TALKS邀請台灣動畫導演──邱立偉,在facebook的平台上,和大家連線直播安錫影展的現場情況;邱導除了是動畫導演之外,也在台南藝術大學教書,可以用最專業的動畫知識帶領著大家,搭配他的專業解說一起實際地了解安錫動畫影展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吧!

 

 2016.6.15【安錫動畫影展與MIFA總結】

04

每日的直播結束後,影片皆在studio2talks的Facebook上有留存,編輯也為大家將影片全程上了字幕,可以更清楚的了解邱導的解說,記得要打開Facebook影片的字幕設定,才能看到中文字幕呦!中國大陸的朋友可能無法看到影片,需要使用VPN連線才能播放。

 

13466141_1352538794762208_7105938661552085592_n

六月十七日,是本次 TALKS與台灣studio2邱立偉導演的安錫直播的最後一次,一反前幾次都在室內進行直播,這次邱導就帶著我們大家到戶外看看,當日天氣不是太好,下著點小雨,畫面中的安錫湖顯得很寧靜,還能看到遠方有個教堂,透過邱導的解說似乎也能感受到安錫這個寧靜小鎮的氣味和溫度,以下將邱導這次的直播內容整理成文字,方便大家進行閱讀。

 

提供「動畫服務」與產出「動畫內容」

要說動畫在產業裡頭,可以明顯區分為兩種類型,分別是「動畫服務」和「動畫內容業」。

所謂的「動畫服務」,其實就是常說的代工,為人製作特效、廣告、MV、節目片頭…等,提供服務給需要動畫服務的人;相比起來「動畫內容」則是完全不同的方向,舉例來說就像是皮克斯、夢工廠…這類生產內容的公司,它需要考慮和討論的是市場、創新和內容本身,最重要的是對目標觀眾的了解,才知道作品應該要做給誰看、要用什麼樣的主題、口吻、觀點來陳述這個故事。

關於目標觀眾

台灣有非常多的「動畫藝術創作者」,但卻非常欠缺所謂的「產業動畫創作者」,這兩種人最大的區別就是目標觀眾的設定,在整個市場和產業裡頭,目標觀眾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們常討論動畫最顯而易見的部分,例如畫風、風格、製作方式、效果,或是它的美學,但其實在產業和商業的角度,談的可能更多是目標觀眾。如果你不知道你的作品是準備要製作給誰看的,那到底會有誰看你的作品呢?即便是動畫藝術創作者,如果能有一些對於目標觀眾的思維和想法是會更佳好的,目標觀眾和作品類型,是作品的兩個主要關鍵因素,由這個因素會決定這部作品未來的命運是什麼。

而且我們都同意,動畫不是只給小朋友看的,但在上次的Mifa交易展直播中,我們在會場裡面看到的動畫作品,絕大部分都是給小朋友看的。雖然我們理解像宮崎駿、大友克洋、押井守的這些作品,都不是給小朋友看的,但是在產業裡頭以小朋友為目標觀眾的作品佔了多數卻是不爭的事實,在這主要以小朋友為目標觀眾的產業市場裡,又主要是以〝3-5歲的Preschool學齡前〞和〝8-12歲的學齡後小學〞這兩個族群為主。

版權交易展的邏輯

很多動畫朋友、學生可能不了解版權交易展是做什麼的,舉例來說:

我把我的動畫作品做完,所以需要拿出來兜售,但是全世界這麼大,到底應該要怎麼賣才好呢?是零售嗎?直接把我的動畫作品賣給想看的觀眾嗎?就像台北應用電腦展一樣,直接零售賣給使用者嗎?是像這樣B to C (Business to Consumer)企業產品直接賣給消費者的概念嗎?不,其實整個版權交易展是一個B to B (Business to Business )企業對企業的概念。

整個動畫產業在產業鏈上可以分為:「研發」「製作」「發行」「映演」,所以我們在交易展上,絕大部分的買家都是最末端的「映演」,也就是電視台,或是一些頻道業者,我們的動畫作品就是賣給這些映演端,透過他們全世界播映出去的。

但是全世界這麼大,難道要一個一個去找買家嗎?光是頻道業者全世界就多得數不完,還有分成各種不同的平台(無線、有線電視、VOD、Cable…..等),所以才需要透過像安錫Mifa這樣大規模的版權交易展,把全世界各地的動畫業者、賣家、買家聚集在一起。

但其實每一家業者來安錫Mifa這樣的版權交易展,目標都不大一樣,我們studio2從台灣到法國來,我們的邏輯思維主要是想在這邊尋找到「代理商」。因為世界太大了,以我們studio2的人力資源,沒有辦法一個一個去找到合適的買家,所以需要尋找世界各地的代理商,如北美/南美/歐洲/非洲/中東/東南亞/大洋洲……等等的代理商,讓他們來代替我們在世界各地進行銷售,作品也能夠遍布全世界。

台灣動畫在安錫版權交易展

其實台灣的動畫業者自己手上的原創動畫片都不是太多,常看到一個台灣業者只有一部作品,大老遠地跑來安錫找尋買家,但風險就比較大了,因為它的買家只有一個選擇,就像一家餐廳只賣一道菜。這是台灣動畫產業比較破碎的地方,沒有所謂的發行商和代理商,需要由製作內容的原創動畫公司,自己到海外去,找到當地的代理商、發行商才行。

studio2這次帶著自製的原創動畫電影《小貓巴克里》來安錫,以這次來說《小貓巴克里》獲得了不錯的詢問度,也找到了一些代理商,他們對於《小貓巴克里》本身的內容充滿了興趣,以目前的成果來說可以算是很不錯的,這是studio2在這次安錫的經驗,很努力的做到了,相信大家也都做得到。

關於安錫動畫影展

除了版權交易展之外,安錫重頭戲的當然還有動畫影展,影展是很多動畫創作者可以分享作品的一個舞台/平台,讓更多人知道作品的存在,導演跟導演之間可以交流,更重要的是導演也可以直接跟觀眾做交流。導演創作了作品後,到了觀眾的這一端又是什麼想的呢?所以影展會有許多Q&A的對談,導演們也能透過這些Q&A,慢慢地又更了解自己的作品本身,也能夠更加的了解自己。

安錫戶外電影院

13407110_1352534981429256_6953106726051544660_n

13413607_1352535111429243_2028277767601213262_n

安錫動畫的戶外電影院,月光劇場,在大草皮上露天的進行,投影幕上可以看到兩個QR Code,分別代表細田守的《怪物的孩子》和吉卜力的《紅龜》兩部電影,讓現場觀眾用手機做投票選擇要看哪部作品,最後勝出的是《怪物的孩子》。

本次在安錫對中國大陸動畫的觀察

安錫是世界上最大的動畫影展,它的實驗性、多樣性、開創性,都是讓世人覺得這個影展很棒的原因,以過去參加的經驗,不常看到中國大陸的作品在安錫影展,但這幾年來卻越來越多了。

中國大陸的動畫從2000年開始,在政府大力的支持下開始發展動畫產業,全中國的動畫總產量,從很久以前到2004年時只有四萬分鐘,到了去年,就已經是逼近三十萬分鐘的超高產量。高產量之下,品質明顯得不夠理想,但去年也看到了《大聖歸來》這樣的作品,今年也有《小門神》和《大魚海堂》出現,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大陸的動畫品質是不斷在提升的,而且是用很快的速度。

因為受限於「網路長城」中國大陸他們跟外界的接觸其實不是很容易,創意目前可能還是在一個框框裡,但是相信這樣的情況也不會維持太久,會逐漸在改善,他們的原創能量一直用非常快的速度在增長。

我們在安錫影展和版權交易展裡,也可以明顯看到他們這幾年實力的增長,像是上一次的直播中,我們看到中國大陸的動畫甚至已經獨立成各個地方館了,像北京館的規模就十分巨大,雖然我們沒有細看到他們這次帶來的動畫作品是如何,但是我們可以看到他們在這方面的一些決心。

所以台灣的創作者看到他們的成長,也可以做為參考,並多想一想。同樣都是華人,中國大陸的動畫有一定的市場規模,那台灣的動畫到底要在華人的動畫裡面,佔有什麼樣子的地步,或著是在海外市場裡要有什麼樣的地步?

希望未來大家的作品,都能夠到安錫影展、世界各地去做展出或是版權交易,讓更多人看到你的作品。


 

安錫影展直播系列

2016安錫特輯│邱立偉導演直播──Mifa版權交易展現場

2016安錫特輯│邱立偉導演直播──直擊安錫影展現場!

 

相關連結

studio2 Animation Lab

Barkley 小貓巴克里

台灣北藝大學生──詹凱勛的作品《PA PA PA》入圍本次安錫影展

https://vimeo.com/122882650

 

延伸閱讀

動畫產業發展關鍵 -對目標觀眾的理解-Animapp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