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07454_912458588836128_5011112681219200618_n

專訪│原創動畫電影的夢──肯特動畫導演 張永昌

以台灣目前的環境,要誕生出一部原創動畫電影是非常困難的,但還是有許許多多的人前仆後繼的朝這條路前進著,台灣肯特動畫──張永昌導演,就是正走在這條修羅之道煎熬的人。

肯特動畫已經在2013年推出過一部動畫電影《夢見MIDA》,得到了一些迴響;今年肯特動畫吸取了過去的經驗,又將推出新作品《貓影特工》動畫電影,於是TALKS請到了張永昌導演來分享──在台灣要製作一部原創動畫電影,究竟要面對什麼樣的困境與難關?

 

TALKS 永昌導演您好!謝謝您接受TALKS的訪問,請導演先和大家簡單地自我介紹好嗎?

我進到影視動畫這個行業大概20多年,本來是讀服裝設計,讀書的時候在廣告公司打工,做一些設計相關的工作,退伍第一個工作也是平面設計為主,真正踏入這一行是在一家以廣告為主的製作公司,所以最早的經歷是在廣告圈。

我大概在1996年開始接觸動畫,那時候3D動畫還不普及,算是傳統手繪動畫的全盛時期。我在那間公司除了接觸影像的製作之外,也接觸到動畫和非線性剪輯,另外也碰了一些特效合成的軟體,像Digital Fusion,那時候的特效軟體都和硬體綁在一起,所以一整套系統建制起來都是很驚人的數字。在那個年代剛出社會的新鮮人,通常對什麼都有衝勁、都想學。外面拍片也跟,也做後期製作。在這家公司學的很多,也認識不少客戶、建立了人脈,待了兩年左右就出來自己開工作室。

工作室其實就是肯特動畫的前身,也是完成動畫電影夢的開端。

TALKS:我們能夠感覺到就台灣目前的環境來說,要做一部原創的動畫電影十分困難,能不能和我聊聊究竟有多困難呢?那是難在哪一個部分呢?

創作一部原創動畫電影,要說困難,不如來看看是需要哪些環節。我覺得動畫電影一定要有一個好的故事,一群優秀動畫藝術家,一桶足夠讓作品完成的資金,還要有一整條完整的通路宣發體系。那台灣的現況呢?

我們這數十年是有培養出有能力說故事的編劇與導演,但有時動畫需要的是編導群,在分鏡牆前不斷的討論,刪除不適當的場次與劇本台詞,再重新修改到最好,一次又一次的重複這樣的動作。我們也有許多優秀的動畫藝術家不斷的被培養出來,一部動畫電影的核心,其實就是動畫藝術家,這幾年台灣也有多所學校不斷地培養出新血。但當他們進了職場開始燃燒後,現在的環境又能燃燒多久?

其實要擁有前面說的兩件事,都跟一桶足夠的資金有關,但可惜的是,台灣一直沒有成功案例,所以也讓投資方怯步。當資金不足,創作者可能就必須身兼數職,可能是導演,也必須是監製四處籌錢…。

當這樣拼死拼活努力完成作品,作品也可能已經先天不良,所以到了行銷宣發時,早就沒有資金,作品當然也不可能是完美無缺,通路宣發的最後一哩路也就更難打通了。

TALKS:肯特動畫就辦到了能夠製作原創動畫電影,做出了《夢見》,當初對《夢見》這部作品有抱持著什麼樣的期望或是有什麼樣的目標嗎?

《夢見》是文瀾資訊與肯特動畫共同創作的作品,編劇是翁文信先生,這部片本來是文瀾資訊的計畫,他們是從工業局的雛形計畫開始。當初我們都很希望能建構出台灣動畫電影的成功案例,打通一直以來動漫產業鏈不健全的困境。但可惜的是,我們只完成了夢見,卻並沒有成功。

當然夢見還是得到一些影展的鼓勵,也入圍台北電影節動畫項目,而成就這一絲一毫的小亮點的,是背後的無數動畫藝術家,還有監製翁文信先生的堅持不放棄。

Mida_Movie_Poster

▲2013年底上映的《夢見》海報,故事主要敘述夢世界是一個與真實世界平行的空間,每個人作夢的時候,都是來到同一個夢世界。

 –

TALKS:最後《夢見》也是收穫了還不錯的評價成果,《夢見》的上映經驗後對於導演自己本身有什麼樣的新想法或是啟發嗎?

《夢見》在上映後的評價確實不太差,當然也有些負面的聲音。但精準一點的說法是,有許多人是今年才看到,驚訝地發現台灣竟然有這部原創動畫電影上映。文瀾與肯特在2013年把所有的力氣都花在製作上,但行銷上卻沒有比較好的方式讓電影發酵。

記得電影上映的第一週,我們也只有八個廳,戲院內外連張電影海報都看不到,那時只有豪華in89願意協助長時間的單廳放映。這是電影發行的現實面。

▲2013年《夢見MIDA》官方預告片

TALKS:現在肯特動畫即將又要推出《貓影特工》,吸收了《夢見》的經驗後,在這次的作法上有什麼不一樣的改變嗎?

《貓影特工》這次主要是用更多的耐心來等待,等待上映的最好契機,等待作品的完整性,也等待周邊產業鏈的整合機會。在等待的過程,我們也不斷的培養觀影人口,用小短片擴散,用展出增加粉絲,用更多的社團合作增加曝光機會,目的都是讓更多的人能夠看到我們的努力。但這樣的等待對於夥伴與投資方就是最煎熬的折磨,雖然有千萬個對不起,可是我很清楚知道,這樣的耐心都未必會成功,不這樣等待,根本毫無機會了。

貓影特功

▲肯特動畫最新作品《貓影特工》動畫電影

TALKS:我們看到《貓影特工》在府中15辦過展覽,配音還請到了藝人炎亞綸配音,對於這次的動畫電影有什麼樣的企圖和目標嗎?希望能為動畫產業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

《夢見》在配音的工作都是以聲優為主,那時候想操作的是虛擬歌手,所以並不想用藝人,當然也大大降低了娛樂版面的可能性。《貓影特工》的屬性是家庭娛樂片,跟夢見不同,所以我們希望能跟美式動畫電影一般,用明星的表演魅力幫角色加分,也幫電影在宣傳時加分。除此之外,我們也試圖讓動畫電影跟相關產業接軌,擴大動畫的可能性,包括電影的音樂,原聲帶,或是周邊商品,都能是娛樂傳媒產業的一環。

當然選擇炎亞綸,也跟這部片的劇情有關,這就先賣個關子,等大家進電影院就能知道我說的。

11952735_1129730450373916_2985647521456430832_o

▲人氣偶像炎亞綸並擔任《貓影特工》的配音

TALKS:除了自身本身對於作品的努力,導演認為台灣動畫應該要如何才能有突破目前逆境的機會與可能呢?政府或著是動畫人們應該要做些什麼才實際對這個產業有所幫助呢?

也許台灣動畫需要破壞性的轉變,才有新的契機。

我們當然可以期待接下來的幾部長片,其中一部創造出所謂成功案例,大賣破億,票房回收,周邊發酵,投資人見獵心喜,出手變的闊綽大方,其實studio2的《小貓巴克里》很有機會啦!但萬一接連這幾部還是沒有出現怎麼辦呢?是不是該用新的思維來看待台灣的原創動畫環境呢?

我們還是可以用新創的團隊的想像、用插畫圖像平台開始建立觀眾群,就像《高雄少女》小穹一樣,或是用群募平台的《重甲機神》,也有自詡為媒體的《台灣吧》。真的不用小看台灣年輕動畫人的能量,我們的成長背景也許沒有狼性,但我們擁有更多的彈性與創新性不是嗎?至於政府,我個人覺得,如果能協助通路行銷宣發,絕對比你丟在無謂的製作輔導好得多,就算你要製作輔導,也不該只看製程與點人頭,卻不管內容好壞,這樣就算結案又如何,對產業一點幫助也沒有。

TALKS:導演是一位很堅持自己夢想與理想的人,能不能和我們分享動畫和你之間,是有什麼樣的熱情一直推動著您呢?

動畫真的是我生活的一部分,無論是看動畫,或是創作自己的動畫。這個小小夢想對我而言真的只是我生命的一小部分,以許不該用熱情來形容,因為熱情總有燃燒殆盡的一天吧

12670233_951390081609645_88336178492455033_n

▲《貓影特工》參加開拓動漫季FF27,與當日親臨會場參觀的蔡英文總統

 TALKS:最後,還請導演給正在努力學習、創作的動畫人們一些鼓勵或是方向吧!

套句《貓影特工》的台詞,要相信自己做得到,無論你的夢想有多大!請永遠記住,能成為動畫人是很幸福的~


 

相關連結

肯特導演的影像世界-張永昌導演Facebook fan page

動畫電影《貓影特攻》官方Facebook

動畫電影《夢見MIDA》官方Facebook

 

整部《夢見MIDA》動畫電影,肯特動畫已經在網路公開完整版,全片在Youtube就可觀賞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