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6531_low

专访│原创动画之路──冉色斯动画执行长 姚孟超

冉色斯动画是台湾的原创动画公司,作品多次入围台湾电视金钟奖,当家作品《閰小妹》电视动画也受到许多小朋友的支持与喜爱,TALKS邀请到一直朝着梦想前进的冉色斯动画执行长──姚孟超老师,来与大家分享经营原创动画背后的辛苦。

 

TALKS 姚孟超Bruce老师您好!谢谢您接受TALKS的访问,请先和大家简单地自我介绍好吗?

我出生于云林的一个小镇北港,家里开杂货店,父亲是民意代表,小时候受日本漫画的影响非常深,但从不知道原来画漫画也可以是个职业。高中时由于向往当漫画家的生活,因此报考复兴美工。

当兵期间曾与Soa (阎小妹导演 ) 在青文出版社画过一些短篇漫画,退伍后才发现科技突飞猛进,电脑已取代手工完稿,因此报考科大。

进入云林科技大学就读时,其实单纯只是想学习一些电脑知识,并使用电脑画漫画,没想到一脚陷入了3D动画的世界,毕业后待过游戏公司、广告soho族与动画公司,2001年进入甲马创意公司担任动画导演。

2004年因接到一部动画专案《原知原味-原住民神话故事》与几位好朋友与同学(苏俊旭、蔡泓泊、吴庆璋、许利玮…等)共同创立了冉色斯动画。

萤幕快照 2016-08-06 下午12.07.47
▲冉色斯动画团队成员

TALKS:冉色斯动画的主要作品《阎小妹》是由短片在国际影展得奖起家开始的,之后又是怎么发展成电视动画系列影集的呢?

在公司草创期间,冉色斯开发了许多idea,并没有显著的成绩,《阎小妹》是其中之一。

2008年在ATF「新加坡亚洲影视展」获的super pitch首奖后,在海外市场展反应非常好,并得到一些国际媒体频道的注意,回国后拿到工业局数位内容计划与投资人得支持,并拜访多家的国内电视台也都有非常不错的回应。

DSC_6530 - crop

▲《阎小妹》是冉色斯动画的原创动画角色

在2008年到2010的这段期间,冉色斯与瑞士合作了《魔踪传奇》电视动画影集,累积、学习了一定的制作流程与市场经验,终于在经过了2年后,重新调整了《阎小妹》的故事与角色,制作出一集的前导片内容后,2010年决定开拍成电视动画影集。

TALKS:冉色斯动画也成立超过十年了,除了原创的《阎小妹》之外,目前似乎也有进行一些别的动画内容,能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吗?

在2014年与青文出版社和漫画家周显宗老师,合作了《折纸战士W》的动画开发,目前完成了一集的动画样片,后续则还在规划与筹资的阶段。

54c555_785e03a88f654cd8876086fbefbe070b

C

▲冉色斯动画与漫画家 周显忠老师合作的《折纸战士W》动画

接下来冉色斯希望能不断地寻找与新的IP的合作机会,并寻找新的渠道、与新的平台合作。我想以目前的科技进步、社群网站的蓬勃发展,未来动画产业的主要战场不一定会是在电视上了,因此如何开拓新的技术,放眼全球的市场也是冉色斯动画目前很重要的课题。

TALKS:在台湾,原创动画在创造收益、有知名度之前需要经历一段很漫长的时间,养大《阎小妹》这个原创孩子一定花了很多心血,最一开始是怎么支撑&养大这个孩子的呢?

这部分如所说,开发原创动画的前期,真的是非常辛苦的一段时间,要靠着各界朋友与伙伴的鼎力相助,但当然还是要最感谢公司股东们的支持,还有整个动画公司全体同仁的共同努力。

以下的幕后推手也是非常重要的,像是政府机关就有工业局、资策会、台湾透明组织、台南地检署、云林县政府、金门县政府…..等,异业合作的伙伴也有青文出版社、创意连结、金安出版社、金币娱乐、金石国际、爻域….等,原创动画《阎小妹》能有各界朋友的大力支持实在是非常感谢。

DSC_6943

TALK:发展的过程中,有没有觉得哪一个部分是耗费最多力气,也最难突破的关卡呢?

与其他地方相比,台湾的人口不多,所以市场小,原创动画很难借由本土的市场就能够回收,但要开发海外市场又有一定的门槛在,动画产业链的各种不完整,所以无法办法形成一个良好的获利循环,往往都是单打独斗,非常辛苦,开发海外市场没有办法「打群架」,所以往往打输韩国。

在台湾「动漫产业」以前就被贴标签为次文化,现在才要开始急起直追其他国家,以至于非常的辛苦,并且许多创投并不了解产业型态,导致许多创作者的资金的投资取得实在不易。

TALKS: 目前在有线电视可以看到《阎小妹》受到不少小朋友的欢迎,还发展出了很多周边产品,那么有希望《阎小妹》未来在台湾能够发展成什么样子呢?

哈哈这点,我本人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想说能做的就尽量去做,并没有很严肃地去看待这个问题,毕竟只要观众想看,阎小妹和她的朋友们就能够购继续下去。如果硬要说的话,当然会希望她能够成为台湾动画的长青树,就像日本的《哆拉A梦》一样,陪着台湾每个世代的孩子们一起长大。

B

TALKS:这几年台湾有越来越多的原创动画出现,却很难长久的发展下去,以冉色斯的经验来看,一个原创的动画作品要能够存活下去,最关键的是什么?在台湾撇除市场与产业,要开发原创动画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呢?

我一直认为,动画、卡通是小朋友从小第一个接触到的媒体,如果台湾未来的主人翁从小就喜欢著国外的动画内容,那他们又怎会认同自己在地的文化呢?怎样会喜欢自己的在地产品与在地品牌呢?

因此动画如能善用它广泛地传播性,扮演着IP行销的角色,就像近来非常火红的《Pokemon GO》游戏,如果没有「皮卡丘」IP的加持,相信不会有这么广大的回响,因此我想只有借着产业的相结合,如:动画传播为先,代言产品或商品获利为后,这样才能形成一个好的循环。

所以我认为政府力量一定要投入,但不只是单一的制作金援,而是要当个「领头」,从上到下、中央到地方,使用国人自己的原创动漫角色为政府做代言行销。

进而实行相关配套措施:鼓励与吸引企业投资、促进异业的合作,这样整个产业链才能发展健全,开发出国人自己的「皮卡丘」IP,这么做的话就指日可待了。

DSC_6915

TALKS:目前华语动画正属于蓬勃发展的时期,台湾市场虽小,但《阎小妹》成功卖出多国版权了,未来也有可能让《阎小妹》或是其他作品到大陆市场去发展吗?

当然,我们也积极的在规划,但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课题。未来一定得与许多伙伴、朋友合作,才能开创大陆的市场,套句朋友的话:「打群架,才有赢的机会!」

TALKS:遽闻冉色斯动画有分成「执行长」和「导演」这两个角色在领导团队,如果在「商业」和「创作」上产生冲突的时候,通常会选择倾向哪一边吗?

呵呵!这个问题非常的犀利。

本质上「执行长」和「导演」并不相冲突,因为“执行长”是公司常态性的职位,“导演”则是公司专案性的职位。

商业与创作的确是个非常大的冲突点,过往我也担任过动画导演,知道要抽离本位非常的困难,因此公司就形成“制片”与“导演”二个职位,但一个在意品质、一个在意成本,两人的确很难有相同共识的一天。所以我们在职责上简单的区分:制片不得干预导演的创作形式、导演得服从制片人力的调度与时程安排。

我认为再怎样的制定规则,都只是形式上的,最重要的还是,制片要充实动画领域的相关知识、导演要能够懂商业相关的沟通语言,彼此互相的合作与体谅才是重点。

DSC_6918

TALKS:谢谢Bruce能够接受TALKS的访问和大家分享,期待看到冉色斯和《阎小妹》的发展,未来会有新原创作品的可能吗?或著有没有可能制作较高年龄层的动画?

这部分当然是有的,还请大家敬请期待冉色斯动画未来的作品了。


 

相关连结

Xanthus冉色斯动画 

Xanthus冉色斯动画-Facebook页面

閰小妹Yameme-Facebook页面

 延伸阅读

冉色斯动画工厂 萌翻全球-联合财金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