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访谈丨莱卡定格动画电影《KUBO》──导演Travis Knight


作者:AVG资讯网
来源:本文授权转载自AVG资讯频道( AVGChannel )
此篇文章已经由AVG资讯网授权转载,原标题为「专访丨定格动画电影《久保与二弦琴》导演Travis Knight」

 

莱卡工作室 LAIKA

世界首屈一指的定格动画工作室莱卡(Laika),工作地点位于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每个有幸拜访这里的人都会因他们制作动画的疯狂方式感到震惊,并对此肃然起敬。


▲电影主题曲「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

 

8月19日,由莱卡工作室制作的第四部电影《久保与二弦琴》 (台湾翻译为酷宝:魔弦传说)在北美影院上映了。该片以日本文化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和风浓郁的武士传奇。

这部影片是莱卡投入最多也是最大胆的一次尝试。创作团队鬼斧神工地结合了定格动画制作与CG动画技术,影片中场景、角色和怪物的设计也独具特色。笔者近日采访了莱卡动画的CEO──特拉维斯·奈特(Travis Knight),他同时也是这部电影的导演和首席动画师。更令人惊讶的是这部惊艳的电影亦是他执导的首部电影。

2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剧照

 

闪拓(Dan Sarto下文简称DS) :这个故事吸引你的是什么?决定将它制作成电影的原因是什么?

 从最开始,当我们创建莱卡的时候,尽管前路不易,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们肩负一个简单的任务——我们想制作有意义的电影。我们希望运用“动画”这一我们深爱的形式,这一不可思议的电影制作方式,并推动其发展去突破无人到达的新疆界。我们一直想要去挑战自我去讲述有趣的全新的故事,这一直是我们所做的一切的动力。至于具体做法,我们仅是以这由艺术、手工艺和科学凝聚而成的不同寻常的形式实现这些想法而已。这一直是指导我们的力量。

五年前,在我们制作《通灵男孩诺曼》时,我们天才的角色设计师Shannon Tindle为我们带来了一个美丽的创意。他非常出色,才华横溢。尽管未经琢磨,但是这个以定格动画讲述一位勇猛武士的美丽史诗的想法实在很酷。这是我们此前从未见过的东西,物品们从未做过这种风格的故事,这样的宏大、史诗级传奇风格真是个让人兴奋的主意,从各方面都吸引着我。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是个宅男,这大概也没什么好意外的。那时我极度沈迷于史诗奇幻。我觉的这是与生俱来的,因为我出生时,我的母亲正在读托尔金著作的《魔戒》。当我第一次呼吸时,空气中就有这这样的氛围。

3_result

DS: 你这是自小耳濡目染……

 是的,在我大概八九岁的时候,我真正开始和动画接触,开始和奇幻接触。我的第一次旅行是跟我父亲前往日本。我父亲去过世界各地,有时他会带着我这个儿子一起去,我还记得我当时因为可以前往日本有多么兴奋。他之前常常说起那里,但我从未去过。

4_result

当我到了那里,真是大开眼界。我从未见过类似的东西。我在西海岸的波特兰长大,第一到日本时,那些表示、声音、建筑、房屋、文化、音乐、电影还有漫画书,这些和我此前见过的东西完全不同。我完全被迷住了。

我回来时带了一大包的漫画,尽管我读不懂里面的语言,却仍因那美妙的视觉叙事手法沈浸其中。总之自从我很小的时候,这就是我非常喜欢的东西。我之后又去过日本好几次,有时是与父亲一起,有时是我自己去。这部电影是我最开始喜欢上的所有东西的集合——幻想、定格动画、武士故事以及日本艺术全都凝聚在这个故事里。

5_result

再就是,当我回顾我自己的人生经验,我觉得我和久保非常相似。他的经历与他的旅途像是两条不同的平行线。随着故事开始发展而进化。当你看着石料会预估要将它雕刻成什么样子。但是当你实际开始项目后,你会发现这些平行线开始浮现,那时我意识到我们所要讲述的故事像是我奇幻加强版的人生。

我觉得我人生经历中所喜爱的东西,我的人生都折射在这部电影中,加上20年的动画从业经验,让我可以正确地制作这个故事,我已经准备好接受这个挑战了,所以我就接受了。

6_result

▲莱卡动画师Justin Rasch正在工作中

DS: 这部电影世界观宏大,相比你此前的电影各方面的规模都要大得多,你能说说视觉效果上的制作挑战吗?

有意思的是我们的团队非常喜欢挑战,但是当你说起制作一部大卫·里恩式的史诗级定格动画电影,大家却有些忐忑,因为这与我们在做的格格不入。你到过我们的工作现场。你知道那里的情况。那是就是个大仓库,而我们在桌面拍摄这些经过装饰道具尽可能让它们看起来像是真实场景。但是想要用一个短距离的镜头在桌上拍出一个具有悠远史诗感的镜头,实在荒唐。简直是荒谬。感觉像是……谁疯到这么做。

DS: 嗯……可不就是你们嘛(笑)。

(笑)没错。你会希望每部电影的风格都随着电影剧情自然演化,这也是,从审美角度来说,我们的每部电影制作设计都互不相同的原因。而这部电影,绝大多数是受到日本传统艺术的启发。比如很明显折纸艺术,你可以看到这一元素贯穿整部电影。有墨迹画、能乐还有影响了电影角色设计的江湖时代偶人制作艺术。

7_result

其中视觉效果上影响最突出的是浮世绘,这一艺术名称的字面理解是沈浮世间的画卷。最经典的浮世绘是版画。安藤广重和葛饰北斋这样的名匠大家带给我们很多影响。事实上,你在电影序章中看到的波涛汹涌的一幕就是受到了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图》的启发。

艺术上对电影影响最大的艺术家是20世纪版画艺术家斋藤清。我觉得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摒弃了几个世纪的传统开创了自己的艺术创作方式,传统版画的制作往往是由不同人完成不同的工序,你需要有设计者、绘者、雕刻者和出版者,而他所有的作品完全由他独立制作。

8_result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3D列印日式风格场景

他本人也在很大程度上收到了西方绘画的影响,其中包括保罗·高更和亨利·马蒂斯等欧洲画家的影响。他接受了这些影响,受到它们启发,理解它们,整合它们,然后将它们融汇进自己的创作并演化成新的东西。斋藤清不仅艺术造诣惊人,他本人的人生哲学也与我们的电影制作切合,同是传统与创新的结合,西方与东方的结合,现实与幻想的结合。实在是我们视觉风格上最完美的基准。

在最后,你将所有的东西综合起来,就像斋藤那样,去理解,去整合,最终得出全新的东西。最让我自豪的是,这部电影中的镜头看起不仅具有史诗感,也如同动态的画卷,如同被赋予生命会动的木版画。它看起来与众不同,而我非常引以为豪。

9_result

DS: 你的工作室以突破定格动画技术而著称,但是我可以想象每一部新电影中都会遇到让人纠结的地方,毕竟对的标准、工具或制作技术的把握和控制总是多多益善,那麽这部电影中的试验性新技术是什么呢?

 就(《久保与二弦琴》)这部电影来说,里面很多是得益于许多我们过去的经验的延展。比如快速成型技术,电影里的3D打印的是我们在多次尝试和运用后总结出的多项技术的凝结。这部电影中的面部神态在我们制作的所有电影中可能是最精致的,它们让角色栩栩如生。

10_result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3D列印模型

而在电影摄影上,我们在上一部电影《盒子怪》中做了很多探索,去提高拍摄的自由度,让画面鲜活起来,而不是好像看起来单纯就是在固定三脚架上拍摄的。我们在制作过程中学到了许多东西,并运用到了《久保与二弦琴》中,并进一步发展了这些技术。

11_result

▲制片设计 Nelson Lowry正在制作森林场景

我们的摄影师Frank Passingham对这次的挑战非常投入。电影中的大型打斗场面对于定格动画来说难度非常高,再加上你在电影中看到的那些不可思议的远景。我们如何去实现这些,如何去解决打光,还有那些动作……那些艺术感十足的光效、摄影和动作如此美丽,这些是Frank和他团队完成的挑战。

还有那些怪兽。电影中我们有一群怪兽角色,体现了对定格动画大师Ray Harryhausen和经典定格动画的致敬。比如你最先看见的巨大骷髅,让人联想起电影《杰逊王子战群妖》(Jason and the Argonauts )中杰逊王子与骷髅军团的激战,这不仅是对大师的致敬,也是试图去超越他的尝试。

12_result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骷髅怪兽

这也是我们在《盒子怪》中开发的技术的延伸。在那部电影最后有一个巨型的Mecha-Drill,它是反派的巨型毁灭性武器。我们在制作时有一个需要弄清楚一个问题,为此我们召集了所有部门的负责人来讨论“我们到底要怎么去做?”,“我们是做一个小型的模型呢,还是做一个巨型的。我们该不该用CG来做效果”,我们在这里徘徊了很久。

13_result

在《盒子怪》中我们最终完成了一个技术上的突破,我们可以将这个机器当成一个巨大的偶人。和常规的偶人一样,只不过要大很多。我们在盒子怪中就是这么做的,5英尺(约152厘米)高的Mecha-Drill其实就是一个巨型偶人。

在这一认知的基础上,我们在《久保与二弦琴》中就觉得“这个怪物也就是个16英尺(约488厘米)高的巨型偶人?”你就了解我们可以先制作它,尽管你还需要去开发新技术让它运作起来,因为有前例证明这是可行的。

我喜欢这个巨型偶人是有原因的:我们必须去研发制作一个六角装置,让这个角色能够动作,动画师可以通过计算机和不同的机械工区去控制它。同时这个装置也连接到一个机械臂和一辆车的一些制动器上,然后你在这里用一个装着沙袋的水桶让它立起来运作。你可以运用通常车库里就有的那些东西去创造新技术。我喜欢将东西结合起来,而《久保与二弦琴》的制作中,这样的情况贯穿始终。

电影中我最喜欢的部分大概是里面的水下眼睛花园,里面的草茎上长著巨大的眼球。我们的骨骼绑定负责人创造性地想出了用一个保龄球和几个鼠标垫来控制这个道具的方法——你只需要移动保龄球就可以让这个巨大的眼球动起来。这实在是奇妙的技术和制作工艺的结合。

14_result

▲模型师 Molly Light正在制作大眼球

15_result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剧照

DS: 我们在过去的几年中谈起关于莱卡的制作基地时常常会围绕“老天,这工作难度这么高……这电影的制作难度真是不能再难了……这个制作过程简直太疯狂了……现场布景规模不能再大了……我们的东西这栋楼装不下了我们需要一栋更大的楼……”那麽到了一定程度后,你觉得你们的项目难度还能更高吗?现场布景还会更大吗?偶人还会更大吗?这种特定的动画制作方式有没有上限呢?

当然,所有的选择都是根据故事本身的需要来决定。《久保与二弦琴》是一部大型而高投入的,它宏大、奇幻而不可阻挡。我们试图制作一部David Lean式的史诗电影。但是这并不是表示我们会一直做这种类型。我们也有很多不同类型的故事,它们的场景与架构远没有这么大,而是更亲切贴近的。我对于制作这些故事的兴趣与制作史诗奇幻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因为它们将会以前所未有的媒介来呈现。

到了一定程度后,像是到底制作能有多大?是可以更大的,但是那难道是我们想要的吗?更大和更高的投入并不是本因,如果那是故事所需要的,那麽我们会去做,如果不是,那我们的目标将会在别的方向。

16_result▲甲虫武士偶(该角色由马修·麦康纳配音)

DS: 我们以前也讨论过,这个问题一直很关键。莱卡工作室坐落于波特兰,远离好莱坞,远离行业产业。你们制作高风险的定格动画也不制作系列电影。现在的电影行业竞争可是非常激烈……

……是的,确实变得更激烈了……

DS: 每天竞争都在增加,很多新加入的竞争者每部电影的预算在2500万到5000万美金之间,你们保持竞争里的计划是什么?

你说的绝对没错,竞争的确日益激烈。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竞争,这也的确让挑战更大了,因为你的电影与其他作品撞车的风险也更高了。毕竟电影的档期有限,而竞争越来越大。原先上映前会有更长的准备期,原先家庭电影有较大的空间,但是现在每两周就会有一部新动画电影上映,留给你的排片和档期降低了很多。到一定程度上会有次洗牌,因为这是必然趋势。

DS: “洗牌”总是会有的。

 总是会有。过去的我们都看见了,对于我们,我们唯一的兴趣所在,也是唯一真正需要做到的就是懂的如何去讲故事,那是我们所知的最好竞争方式。我们希望讲述原创的故事,这意味着我们每一部电影的风险都很高。这对神经是场考验,但是那是我想去说的故事,是意义所在。这也意味着每一次制作完成,都像是重新开始一轮下注,让人胆战心惊,但是最终这也让我们对于每次讲述新故事都兴奋不已。我们将一直坚持下去。

f3532f0_result


《KUBO》预告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