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訪談丨萊卡定格動畫電影《KUBO》──導演Travis Knight


作者:AVG資訊網
來源:本文授權轉載自AVG資訊頻道( AVGChannel )
此篇文章已經由AVG資訊網授權轉載,原標題為「專訪丨定格動畫電影《久保與二弦琴》導演Travis Knight」

 

萊卡工作室 LAIKA

世界首屈一指的定格動畫工作室萊卡(Laika),工作地點位於俄勒岡州波特蘭市,每個有幸拜訪這裏的人都會因他們製作動畫的瘋狂方式感到震驚,並對此肅然起敬。


▲電影主題曲「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

 

8月19日,由萊卡工作室製作的第四部電影《久保與二弦琴》 (台灣翻譯為酷寶:魔弦傳說)在北美影院上映了。該片以日本文化為背景,講述了一個和風濃郁的武士傳奇。

這部影片是萊卡投入最多也是最大膽的一次嘗試。創作團隊鬼斧神工地結合了定格動畫製作與CG動畫技術,影片中場景、角色和怪物的設計也獨具特色。筆者近日采訪了萊卡動畫的CEO──特拉維斯·奈特(Travis Knight),他同時也是這部電影的導演和首席動畫師。更令人驚訝的是這部驚艷的電影亦是他執導的首部電影。

2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劇照

 

閃拓(Dan Sarto下文簡稱DS) :這個故事吸引你的是什麽?決定將它製作成電影的原因是什麽?

 從最開始,當我們創建萊卡的時候,盡管前路不易,但是對於我來說,我們肩負一個簡單的任務——我們想製作有意義的電影。我們希望運用“動畫”這一我們深愛的形式,這一不可思議的電影製作方式,並推動其發展去突破無人到達的新疆界。我們一直想要去挑戰自我去講述有趣的全新的故事,這一直是我們所做的一切的動力。至於具體做法,我們僅是以這由藝術、手工藝和科學凝聚而成的不同尋常的形式實現這些想法而已。這一直是指導我們的力量。

五年前,在我們製作《通靈男孩諾曼》時,我們天才的角色設計師Shannon Tindle為我們帶來了一個美麗的創意。他非常出色,才華橫溢。盡管未經琢磨,但是這個以定格動畫講述一位勇猛武士的美麗史詩的想法實在很酷。這是我們此前從未見過的東西,物品們從未做過這種風格的故事,這樣的宏大、史詩級傳奇風格真是個讓人興奮的主意,從各方面都吸引著我。

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是個宅男,這大概也沒什麽好意外的。那時我極度沈迷於史詩奇幻。我覺的這是與生俱來的,因為我出生時,我的母親正在讀托爾金著作的《魔戒》。當我第一次呼吸時,空氣中就有這這樣的氛圍。

3_result

DS: 你這是自小耳濡目染……

 是的,在我大概八九歲的時候,我真正開始和動畫接觸,開始和奇幻接觸。我的第一次旅行是跟我父親前往日本。我父親去過世界各地,有時他會帶著我這個兒子一起去,我還記得我當時因為可以前往日本有多麽興奮。他之前常常說起那裏,但我從未去過。

4_result

當我到了那裏,真是大開眼界。我從未見過類似的東西。我在西海岸的波特蘭長大,第一到日本時,那些表示、聲音、建築、房屋、文化、音樂、電影還有漫畫書,這些和我此前見過的東西完全不同。我完全被迷住了。

我回來時帶了一大包的漫畫,盡管我讀不懂裏面的語言,卻仍因那美妙的視覺敘事手法沈浸其中。總之自從我很小的時候,這就是我非常喜歡的東西。我之後又去過日本好幾次,有時是與父親一起,有時是我自己去。這部電影是我最開始喜歡上的所有東西的集合——幻想、定格動畫、武士故事以及日本藝術全都凝聚在這個故事裏。

5_result

再就是,當我回顧我自己的人生經驗,我覺得我和久保非常相似。他的經歷與他的旅途像是兩條不同的平行線。隨著故事開始發展而進化。當你看著石料會預估要將它雕刻成什麽樣子。但是當你實際開始項目後,你會發現這些平行線開始浮現,那時我意識到我們所要講述的故事像是我奇幻加強版的人生。

我覺得我人生經歷中所喜愛的東西,我的人生都折射在這部電影中,加上20年的動畫從業經驗,讓我可以正確地製作這個故事,我已經準備好接受這個挑戰了,所以我就接受了。

6_result

▲萊卡動畫師Justin Rasch正在工作中

DS: 這部電影世界觀宏大,相比你此前的電影各方面的規模都要大得多,你能說說視覺效果上的製作挑戰嗎?

有意思的是我們的團隊非常喜歡挑戰,但是當你說起製作一部大衛·裏恩式的史詩級定格動畫電影,大家卻有些忐忑,因為這與我們在做的格格不入。你到過我們的工作現場。你知道那裏的情況。那是就是個大倉庫,而我們在桌面拍攝這些經過裝飾道具盡可能讓它們看起來像是真實場景。但是想要用一個短距離的鏡頭在桌上拍出一個具有悠遠史詩感的鏡頭,實在荒唐。簡直是荒謬。感覺像是……誰瘋到這麽做。

DS: 嗯……可不就是你們嘛(笑)。

(笑)沒錯。你會希望每部電影的風格都隨著電影劇情自然演化,這也是,從審美角度來說,我們的每部電影製作設計都互不相同的原因。而這部電影,絕大多數是受到日本傳統藝術的啟發。比如很明顯折紙藝術,你可以看到這一元素貫穿整部電影。有墨跡畫、能樂還有影響了電影角色設計的江湖時代偶人製作藝術。

7_result

其中視覺效果上影響最突出的是浮世繪,這一藝術名稱的字面理解是沈浮世間的畫卷。最經典的浮世繪是版畫。安藤廣重和葛飾北齋這樣的名匠大家帶給我們很多影響。事實上,你在電影序章中看到的波濤洶湧的一幕就是受到了葛飾北齋《神奈川沖浪圖》的啟發。

藝術上對電影影響最大的藝術家是20世紀版畫藝術家齋藤清。我覺得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他摒棄了幾個世紀的傳統開創了自己的藝術創作方式,傳統版畫的製作往往是由不同人完成不同的工序,你需要有設計者、繪者、雕刻者和出版者,而他所有的作品完全由他獨立製作。

8_result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3D列印日式風格場景

他本人也在很大程度上收到了西方繪畫的影響,其中包括保羅·高更和亨利·馬蒂斯等歐洲畫家的影響。他接受了這些影響,受到它們啟發,理解它們,整合它們,然後將它們融匯進自己的創作並演化成新的東西。齋藤清不僅藝術造詣驚人,他本人的人生哲學也與我們的電影製作切合,同是傳統與創新的結合,西方與東方的結合,現實與幻想的結合。實在是我們視覺風格上最完美的基準。

在最後,你將所有的東西綜合起來,就像齋藤那樣,去理解,去整合,最終得出全新的東西。最讓我自豪的是,這部電影中的鏡頭看起不僅具有史詩感,也如同動態的畫卷,如同被賦予生命會動的木版畫。它看起來與眾不同,而我非常引以為豪。

9_result

DS: 你的工作室以突破定格動畫技術而著稱,但是我可以想象每一部新電影中都會遇到讓人糾結的地方,畢竟對的標準、工具或製作技術的把握和控制總是多多益善,那麽這部電影中的試驗性新技術是什麽呢?

 就(《久保與二弦琴》)這部電影來說,裏面很多是得益於許多我們過去的經驗的延展。比如快速成型技術,電影裏的3D打印的是我們在多次嘗試和運用後總結出的多項技術的凝結。這部電影中的面部神態在我們製作的所有電影中可能是最精緻的,它們讓角色栩栩如生。

10_result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3D列印模型

而在電影攝影上,我們在上一部電影《盒子怪》中做了很多探索,去提高拍攝的自由度,讓畫面鮮活起來,而不是好像看起來單純就是在固定三腳架上拍攝的。我們在製作過程中學到了許多東西,並運用到了《久保與二弦琴》中,並進一步發展了這些技術。

11_result

▲製片設計 Nelson Lowry正在製作森林場景

我們的攝影師Frank Passingham對這次的挑戰非常投入。電影中的大型打鬥場面對於定格動畫來說難度非常高,再加上你在電影中看到的那些不可思議的遠景。我們如何去實現這些,如何去解決打光,還有那些動作……那些藝術感十足的光效、攝影和動作如此美麗,這些是Frank和他團隊完成的挑戰。

還有那些怪獸。電影中我們有一群怪獸角色,體現了對定格動畫大師Ray Harryhausen和經典定格動畫的致敬。比如你最先看見的巨大骷髏,讓人聯想起電影《傑遜王子戰群妖》(Jason and the Argonauts )中傑遜王子與骷髏軍團的激戰,這不僅是對大師的致敬,也是試圖去超越他的嘗試。

12_result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骷髏怪獸

這也是我們在《盒子怪》中開發的技術的延伸。在那部電影最後有一個巨型的Mecha-Drill,它是反派的巨型毀滅性武器。我們在製作時有一個需要弄清楚一個問題,為此我們召集了所有部門的負責人來討論“我們到底要怎麽去做?”,“我們是做一個小型的模型呢,還是做一個巨型的。我們該不該用CG來做效果”,我們在這裏徘徊了很久。

13_result

在《盒子怪》中我們最終完成了一個技術上的突破,我們可以將這個機器當成一個巨大的偶人。和常規的偶人一樣,只不過要大很多。我們在盒子怪中就是這麽做的,5英尺(約152厘米)高的Mecha-Drill其實就是一個巨型偶人。

在這一認知的基礎上,我們在《久保與二弦琴》中就覺得“這個怪物也就是個16英尺(約488厘米)高的巨型偶人?”你就了解我們可以先製作它,盡管你還需要去開發新技術讓它運作起來,因為有前例證明這是可行的。

我喜歡這個巨型偶人是有原因的:我們必須去研發製作一個六角裝置,讓這個角色能夠動作,動畫師可以通過計算機和不同的機械工區去控制它。同時這個裝置也連接到一個機械臂和一輛車的一些制動器上,然後你在這裏用一個裝著沙袋的水桶讓它立起來運作。你可以運用通常車庫裏就有的那些東西去創造新技術。我喜歡將東西結合起來,而《久保與二弦琴》的製作中,這樣的情況貫穿始終。

電影中我最喜歡的部分大概是裏面的水下眼睛花園,裏面的草莖上長著巨大的眼球。我們的骨骼綁定負責人創造性地想出了用一個保齡球和幾個鼠標墊來控制這個道具的方法——你只需要移動保齡球就可以讓這個巨大的眼球動起來。這實在是奇妙的技術和製作工藝的結合。

14_result

▲模型師 Molly Light正在製作大眼球

15_result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劇照

DS: 我們在過去的幾年中談起關於萊卡的製作基地時常常會圍繞“老天,這工作難度這麽高……這電影的製作難度真是不能再難了……這個製作過程簡直太瘋狂了……現場布景規模不能再大了……我們的東西這棟樓裝不下了我們需要一棟更大的樓……”那麽到了一定程度後,你覺得你們的項目難度還能更高嗎?現場布景還會更大嗎?偶人還會更大嗎?這種特定的動畫製作方式有沒有上限呢?

當然,所有的選擇都是根據故事本身的需要來決定。《久保與二弦琴》是一部大型而高投入的,它宏大、奇幻而不可阻擋。我們試圖製作一部David Lean式的史詩電影。但是這並不是表示我們會一直做這種類型。我們也有很多不同類型的故事,它們的場景與架構遠沒有這麽大,而是更親切貼近的。我對於製作這些故事的興趣與製作史詩奇幻可以說是不相上下,因為它們將會以前所未有的媒介來呈現。

到了一定程度後,像是到底製作能有多大?是可以更大的,但是那難道是我們想要的嗎?更大和更高的投入並不是本因,如果那是故事所需要的,那麽我們會去做,如果不是,那我們的目標將會在別的方向。

16_result▲甲蟲武士偶(該角色由馬修·麥康納配音)

DS: 我們以前也討論過,這個問題一直很關鍵。萊卡工作室坐落於波特蘭,遠離好萊塢,遠離行業產業。你們製作高風險的定格動畫也不製作系列電影。現在的電影行業競爭可是非常激烈……

……是的,確實變得更激烈了……

DS: 每天競爭都在增加,很多新加入的競爭者每部電影的預算在2500萬到5000萬美金之間,你們保持競爭裏的計劃是什麽?

你說的絕對沒錯,競爭的確日益激烈。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競爭,這也的確讓挑戰更大了,因為你的電影與其他作品撞車的風險也更高了。畢竟電影的檔期有限,而競爭越來越大。原先上映前會有更長的準備期,原先家庭電影有較大的空間,但是現在每兩周就會有一部新動畫電影上映,留給你的排片和檔期降低了很多。到一定程度上會有次洗牌,因為這是必然趨勢。

DS: “洗牌”總是會有的。

 總是會有。過去的我們都看見了,對於我們,我們唯一的興趣所在,也是唯一真正需要做到的就是懂的如何去講故事,那是我們所知的最好競爭方式。我們希望講述原創的故事,這意味著我們每一部電影的風險都很高。這對神經是場考驗,但是那是我想去說的故事,是意義所在。這也意味著每一次製作完成,都像是重新開始一輪下註,讓人膽戰心驚,但是最終這也讓我們對於每次講述新故事都興奮不已。我們將一直堅持下去。

f3532f0_result


《KUBO》預告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