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xxx

采访│在香港,有一个小工作,用心做令观众陶醉的动画作品──Intoxic Studio

大陆电影媒体 巴塞电影在8月份采访了Intoxic Studio,这是一间位于香港的小小动画工作室,短片作品《观照》入选了今年安锡影展的展映单元!访谈内容十分精采,但台湾朋友们较少使用微信,所以TALKS取得了文章转载授权,希望可以让台湾动画朋友们也了解一下香港的动画人吧!

 

作者:巴塞电影

来源:本文授权转载自巴塞电影

此篇文章已经巴塞电影授权转载,原标题为「在香港,有一个小工作室,用心做着令观众陶醉的动画作品」

 

Intoxic studio 采访影片


Intoxic工作室是一间位于香港,以创意为主导的动画设计公司,其团队具有敏锐的美术触感和灵活变通的创意思维,作品在国内外都曾获得很好的评价。作品《观照》入选了2016年法国昂西动画节展映单元。

 

入选2016法国安锡影展《观照》on Vimeo

静观世界以智慧而照见,这是一个关于救赎自己的故事。

阿舜在成长的过程中曾遭受伤害,这不仅让他对自身价值产生了怀疑,更是让他脱离人际关系。为此他宁愿隐居,但迫于现实他不得不走进社会。阿舜为求自安封闭自己的心灵,这就犹如现代人高度紧张的生活,和容易生病的心理,只有懂得自我治疗,才能活在当下。

巴塞电影特意前往香港Intoxic工作室,采访了创作总监Nic监制Ivana,聊了聊昂西动画节、香港及内地动画现状等话题。以下为整理后的采访文字。

巴塞电影:可以先请你们介绍一下自己吗?

Ivana:我们Intoxic其实是来自intoxicate这个词,理解成陶醉的意思。我们希望所做的作品能让观众陶醉,同时也代表我们做自己的作品也做的很陶醉。其实我们在很多年前读书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当时就我们6个同学就一起在大学时组织了一个小组一起做动画。到我们毕业的时候就一起开了Intoxic这间公司。

我们主要做两种类型的东西,一种是原创的动画,另一种就是商业作品。我们平均一到两年做一条原创的动画,商业作品其实一年就大约产量是50部。

巴塞电影:你们是怎样分工的?

Nic:通常公司里边创作的部分都是我来负责,包括一些故事的构思,一些角色的设计,都会由我负责。另外关于这间公司怎样营运,找人帮忙去完成一个项目,那这些就会由Ivana负责。

001

▲Ivana和Nic

巴塞电影:《观照》的创意来源自哪里?

Nic:其实都是一些童年的回忆,因为我自己小时候在学校里,可能那时还不知道怎样同人相处,也有一些深刻的回忆这样。所以,其实这条片是帮我去发泄出自己的情绪,让自己释怀这样。

因为做动画的一个好处就是,任何想象在脑海里的构思,你都可以透过一些画面来表达出来。那如果,譬如我这个画面如果真人拍出来未必会做到这么美,或者是如果一些东西实在了真实了,反而没有了一个幻想的空间。

正是因为我们做这个2D动画这个媒介可以让我们自由发挥,所以我就将所有想到的东西都画了出来。

Ivana: 还有刚那个《观照》其中一部分其实是一个成人的自己和小时候的自己。那我们很多时候说只有自己才能帮到自己,但是又很虚无 。我们怎么讲都讲不明白,也可能是所有的道理都很难讲。那有时候就说怎样才能自己救自己呐,而且都是很内心的东西。

所以我们就设计了一个书包放在前面,其实一直观众都不知道书包取下来里面是什么。我们要表达的其实就是小时候心就已经破碎了已经是一个很空洞的心,他就好像自己进入到这个心灵的世界去拯救自己。

002_result

▲《观照》中的书包

 

巴塞电影:像你们这种十分钟的短片大概制作时间会是多久?

Ivana: 大概就要大半年的时间。

巴塞电影:那对于昂西动画节你们有什么感受吗?

Nic:感受就是,当然气氛是相当之好的。就是整个城市都是弥漫着一个大家都很热爱动画的气氛。昂西不是一个很大的城市,其实是一个小区域、小城市。但是很多不同的地方都在播放动画,街上不同人的都在找自己想看的动画。其实其中一个很大的收获就是我看到现在动画的趋势是怎样的,现在流行做什么样的动画这样。

巴塞电影:你们看到影展里面的一些作品,有跟香港的作品作一些对比吗?

Nic:其实看欧洲那边大部分的作品都很大胆去尝试一些新东西。很多作品都是一些比较实验性的作品,就是很大胆啊,他们的作品。那我们香港的作品就会多些着重在故事方面,怎样讲一个好的故事。

巴塞电影:那你觉得现在的评委眼见是更注重实验性呢 还是更注重讲故事?

Nic:以观众的角度来讲呢,就会看一个比较著重于故事性的动画,它的观赏程度是比较高一些。但是对于创作人来说,实验性的短片也很重要的。因为你需要一些新的思维要够胆量去尝试,你才可以将一些新鲜的画面带给观众。

所以,如果要做一条好的作品,这两方面都不可以忽略。你既要有一个好的故事,又要有观众没看过的新鲜的画面给观众。

Ivana: 如果评审方面就是,每个影展或比赛都会有不同。有些评审或有些比赛可能他们喜欢一些实验性的作品,而有些喜欢讲故事的。比如昂西动画节入围的影片它有两种,一种是竞赛类,一种是非竞赛类。

竞赛类通常都会是偏实验性的比较多,但是在竞赛类中获奖的又反而是故事性的,可能20条里面只有5条是故事性的,相反拿奖的又是有故事的。反而我们进入了非竞赛类是会播放和展览的就是纯影展的,这个类型呢就是故事性比较多些。

003_result

▲法国安锡国际动画节

巴塞电影:我听说你们这次去昂西动画节之前,有一个香港作品拿了奖就是《麦兜》。近几年来就好像比较少听到说香港或亚洲这边有作品再拿到奖。你们自己觉得主要是什么原因呢?

Nic:主要是口味的问题。我们香港人做的动画很多时候讲的是我们熟悉的话题,有些时下的议题。就算我们设计对白的时候也会想一些广东话里面比较生动有趣一点,香港人自己看就会觉得好过瘾,但是如果外国人看就会变得没有了这些过瘾之处。是啊,就是口味的问题。

巴塞电影:当年麦兜能拿奖,你们觉得主要是什么样的原因呢?

Nic:其实因为麦兜那部电影它除了很多香港本地元素之外,那部片最重要也是最能感动观众的地方就是麦兜和他妈妈之间的母子感情。这个就是世界共通的语言一个亲情。所以相信任何人看过都会被触动到。

巴塞电影:所以麦兜里面一些本地化的符号并不是外国观众看的重点,主要是里面那些情感的因素。那你们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吗 就是对于亚洲的动画发展来讲 还是说其实本地化也挺好的?

Ivana:其实没什么所谓的。我觉得你做一条片的时候也不是说一定要全世界都要看得到。就是你每一条片都要知道目标观众是谁,譬如你是想做给本地人看的、中国人看的、亚洲人看的,就会想亚洲人看的话怎样才能看的明白,大家都明白。

004

▲Intoxic工作室《PANDA FORM PROMO ANIMATION》极具中国特色的熊猫司机

即使我们参加过一些亚洲的竞赛,即使大家都是亚洲人,日本也未必能看明白香港讲的什么,我们也未必看的懂泰国的那些笑点是什么。所以要看你制作这个片的目的和想哪一些人看明白。当然,如果你想国际化一点,全世界都能看的懂。那就需要一些人类共通的语言或者人类共通明白的故事内容,就可以做到国际化。

巴塞电影:那你们有跟内地同行进行交流过吗?

Ivana:我们之前去昂西动画节,就有认识很多内地(也有台湾)的一些动画师。基本上,大家都会在一起交流一下大家是怎么做的,和在各自的环境下动画的发展是怎样的。

巴塞电影:那你们跟内地的同行交流有什么样的感受呢?香港跟内地的市场有什么不同,就是大家在做的一些事情、主题方面有些什么不同?

Nic:内地做动画的人,其实他们技术方面是比较高一些,也都有很多人才是可以做出很棒的动画,所以内地方面的竞争都很大。至于我们在香港做创作就会想怎样可以让动画故事更加有创意,这样来做出自己的作品。

005_result

巴塞电影:有没有想过未来的合作 如果能结合他们的技术和你们讲故事的技巧?

Ivana:其实很多时候香港做的一些动画,香港(团队)自己也会想出一些故事、一些动画电影,很多时候都会去内地寻找一些专业人才来制作。因为相对来说他们技术上比较高。

实际上也是因为很多经济上的原因,譬如内地圈子大些,请人就会容易一些。而香港动画行业并不算非常盛行,所以并没有很多人可以 很容易找到很多人来制作(动画)电影所以很多时候容易在内地找到人。

但是香港其实就会相对方便的是各种交易和同国外的沟通。内地的电影可能通常是比较适合内地人看,技术也很高。但是怎样将影片卖去国外,而且外国人喜欢看,可能香港人经常接触国外的东西。这是暂时我们有优势的地方,但技术上就一定是内地比香港优胜很多。

巴塞电影:那从Nic的角度呢?觉得有什么困难吗?特别是创作人员,有灵感不足的时候吗?

Nic:困难是,有好处有不好的地方就是香港做这种类型的动画公司比较少,就变成你没有什么模范的对象可以去学习。那很多时候这条路怎么走你自己也不知道,要自己去摸索。

所以我们几个一毕业就出来开了这间公司。其实就是叫做有一些青春的本钱去碰壁或者去接受一些错误这样。大家都是不停去学习 不停的寻找哪一条路才是合适。在创业方面有一些,同样差不多的规模或者刚初创的公司,那我们可以问下他们关于创业方面的经验。但关于动画要怎样进步和发展就只有靠自己去想了

巴塞电影:你刚说香港这边可能借鉴的模范比较少,那你心目中有没有一部动画或导演可以作为你敬仰的模范?

Nic:你如果问我的话,我当然最终还是想做动画的长片的,比如吉卜力工作室,就是一个最经典和最理想的一间公司。如果可以做到(那样)当然就是非常好了。因为要做一条动画长片,还是相当遥远的。而且在香港,动画长片的例子数得到的也不是太多,所以也要看时机、大环境,加上自己要做很多努力才可以做得到。

006_result

▲Intoxic工作室日系风格作品《奶盖一下 – 京都宇治市篇》

巴塞电影:那对未来香港动画的发展有什么展望吗?希望有些什么样的突破?

Nic:我们正在做着自己比较优势的地方就是创意方面。讲故事方面,我们要再加强一下,巩固创作思维。香港始终是地方小人也少,想一下怎样跟不同的人合作。无论内地或国外,不同的人怎样可以联合起来。因为动画是一个很讲究团队合作的创作,所以要很多不同的人参与。香港的人又太少,怎样找到不同的人帮助很重要。

巴塞电影:那说到动画氛围的提升,除了你们现在使用的一些APPs和宣传渠道,那麽都是为了让更多人来关注动画,比如我们MovieBase(巴塞电影)也经常做一些电影类的推介,包括这次我们也通过采访你们,把动画这样一个相对小众的行业,介绍给普通的观影的观众。你们对MovieBase的广大粉丝有什么想说的?

Ivana: 我觉得内地有MovieBase或者这样类型的APPs其实非常好。可以将一些影片推介给观众,亚洲有些地区也有。但香港呢像我们这样的短片来讲,就没有类似的APP或者一些平台可以摆放我们的作品。

007_result

▲Intoxic工作室也提供内地网站播放链接

因为我们通常都是放到内地或亚洲或外国的平台。其实香港市民看短片可能看YouTube多,但都不是会是我们这一种类型的短片。而内地就像优酷这样的APP很多时候有一些短片上传上去。但香港人暂时没有这个习惯,我们也想有越来越多的平台,引起广大市民有这个习惯来欣赏电影也好动画短片也好,有这个习惯来欣赏。那我们也就有越来越来多的机会做更好的作品。

008_result

▲Ivana、Nic与巴塞电影记者


相关连结

Intoxic Studio

Intoxic Studio Facebook页面

本篇文章经「巴塞电影」授权转载。

巴塞电影-新浪微博

巴塞电影app下载

 

大学新鲜人-贴纸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