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xxx

採訪│在香港,有一個小工作,用心做令觀眾陶醉的動畫作品──Intoxic Studio

大陸電影媒體 巴塞電影在8月份採訪了Intoxic Studio,這是一間位於香港的小小動畫工作室,短片作品《觀照》入選了今年安錫影展的展映單元!訪談內容十分精采,但台灣朋友們較少使用微信,所以TALKS取得了文章轉載授權,希望可以讓台灣動畫朋友們也了解一下香港的動畫人吧!

 

作者:巴塞電影

來源:本文授權轉載自巴塞電影

此篇文章已經巴塞電影授權轉載,原標題為「在香港,有一個小工作室,用心做着令觀眾陶醉的動畫作品」

 

Intoxic studio 採訪影片


Intoxic工作室是一間位於香港,以創意為主導的動畫設計公司,其團隊具有敏銳的美術觸感和靈活變通的創意思維,作品在國內外都曾獲得很好的評價。作品《觀照》入選了2016年法國昂西動畫節展映單元。

 

入選2016法國安錫影展《觀照》on Vimeo

靜觀世界以智慧而照見,這是一個關於救贖自己的故事。

阿舜在成長的過程中曾遭受傷害,這不僅讓他對自身價值產生了懷疑,更是讓他脫離人際關系。為此他寧願隱居,但迫於現實他不得不走進社會。阿舜為求自安封閉自己的心靈,這就猶如現代人高度緊張的生活,和容易生病的心理,只有懂得自我治療,才能活在當下。

巴塞電影特意前往香港Intoxic工作室,采訪了創作總監Nic監制Ivana,聊了聊昂西動畫節、香港及內地動畫現狀等話題。以下為整理後的采訪文字。

巴塞電影:可以先請你們介紹一下自己嗎?

Ivana:我們Intoxic其實是來自intoxicate這個詞,理解成陶醉的意思。我們希望所做的作品能讓觀眾陶醉,同時也代表我們做自己的作品也做的很陶醉。其實我們在很多年前讀書的時候就已經認識了。當時就我們6個同學就一起在大學時組織了一個小組一起做動畫。到我們畢業的時候就一起開了Intoxic這間公司。

我們主要做兩種類型的東西,一種是原創的動畫,另一種就是商業作品。我們平均一到兩年做一條原創的動畫,商業作品其實一年就大約產量是50部。

巴塞電影:你們是怎樣分工的?

Nic:通常公司裏邊創作的部分都是我來負責,包括一些故事的構思,一些角色的設計,都會由我負責。另外關於這間公司怎樣營運,找人幫忙去完成一個項目,那這些就會由Ivana負責。

001

▲Ivana和Nic

巴塞電影:《觀照》的創意來源自哪裏?

Nic:其實都是一些童年的回憶,因為我自己小時候在學校裏,可能那時還不知道怎樣同人相處,也有一些深刻的回憶這樣。所以,其實這條片是幫我去發泄出自己的情緒,讓自己釋懷這樣。

因為做動畫的一個好處就是,任何想象在腦海裏的構思,你都可以透過一些畫面來表達出來。那如果,譬如我這個畫面如果真人拍出來未必會做到這麽美,或者是如果一些東西實在了真實了,反而沒有了一個幻想的空間。

正是因為我們做這個2D動畫這個媒介可以讓我們自由發揮,所以我就將所有想到的東西都畫了出來。

Ivana: 還有剛那個《觀照》其中一部分其實是一個成人的自己和小時候的自己。那我們很多時候說只有自己才能幫到自己,但是又很虛無 。我們怎麽講都講不明白,也可能是所有的道理都很難講。那有時候就說怎樣才能自己救自己吶,而且都是很內心的東西。

所以我們就設計了一個書包放在前面,其實一直觀眾都不知道書包取下來裏面是什麽。我們要表達的其實就是小時候心就已經破碎了已經是一個很空洞的心,他就好像自己進入到這個心靈的世界去拯救自己。

002_result

▲《觀照》中的書包

 

巴塞電影:像你們這種十分鐘的短片大概製作時間會是多久?

Ivana: 大概就要大半年的時間。

巴塞電影:那對於昂西動畫節你們有什麽感受嗎?

Nic:感受就是,當然氣氛是相當之好的。就是整個城市都是彌漫著一個大家都很熱愛動畫的氣氛。昂西不是一個很大的城市,其實是一個小區域、小城市。但是很多不同的地方都在播放動畫,街上不同人的都在找自己想看的動畫。其實其中一個很大的收獲就是我看到現在動畫的趨勢是怎樣的,現在流行做什麽樣的動畫這樣。

巴塞電影:你們看到影展裏面的一些作品,有跟香港的作品作一些對比嗎?

Nic:其實看歐洲那邊大部分的作品都很大膽去嘗試一些新東西。很多作品都是一些比較實驗性的作品,就是很大膽啊,他們的作品。那我們香港的作品就會多些著重在故事方面,怎樣講一個好的故事。

巴塞電影:那你覺得現在的評委眼見是更註重實驗性呢 還是更註重講故事?

Nic:以觀眾的角度來講呢,就會看一個比較著重於故事性的動畫,它的觀賞程度是比較高一些。但是對於創作人來說,實驗性的短片也很重要的。因為你需要一些新的思維要夠膽量去嘗試,你才可以將一些新鮮的畫面帶給觀眾。

所以,如果要做一條好的作品,這兩方面都不可以忽略。你既要有一個好的故事,又要有觀眾沒看過的新鮮的畫面給觀眾。

Ivana: 如果評審方面就是,每個影展或比賽都會有不同。有些評審或有些比賽可能他們喜歡一些實驗性的作品,而有些喜歡講故事的。比如昂西動畫節入圍的影片它有兩種,一種是競賽類,一種是非競賽類。

競賽類通常都會是偏實驗性的比較多,但是在競賽類中獲獎的又反而是故事性的,可能20條裏面只有5條是故事性的,相反拿獎的又是有故事的。反而我們進入了非競賽類是會播放和展覽的就是純影展的,這個類型呢就是故事性比較多些。

003_result

▲法國安錫國際動畫節

巴塞電影:我聽說你們這次去昂西動畫節之前,有一個香港作品拿了獎就是《麥兜》。近幾年來就好像比較少聽到說香港或亞洲這邊有作品再拿到獎。你們自己覺得主要是什麽原因呢?

Nic:主要是口味的問題。我們香港人做的動畫很多時候講的是我們熟悉的話題,有些時下的議題。就算我們設計對白的時候也會想一些廣東話裏面比較生動有趣一點,香港人自己看就會覺得好過癮,但是如果外國人看就會變得沒有了這些過癮之處。是啊,就是口味的問題。

巴塞電影:當年麥兜能拿獎,你們覺得主要是什麽樣的原因呢?

Nic:其實因為麥兜那部電影它除了很多香港本地元素之外,那部片最重要也是最能感動觀眾的地方就是麥兜和他媽媽之間的母子感情。這個就是世界共通的語言一個親情。所以相信任何人看過都會被觸動到。

巴塞電影:所以麥兜裏面一些本地化的符號並不是外國觀眾看的重點,主要是裏面那些情感的因素。那你們覺得這是一個問題嗎 就是對於亞洲的動畫發展來講 還是說其實本地化也挺好的?

Ivana:其實沒什麽所謂的。我覺得你做一條片的時候也不是說一定要全世界都要看得到。就是你每一條片都要知道目標觀眾是誰,譬如你是想做給本地人看的、中國人看的、亞洲人看的,就會想亞洲人看的話怎樣才能看的明白,大家都明白。

004

▲Intoxic工作室《PANDA FORM PROMO ANIMATION》極具中國特色的熊貓司機

即使我們參加過一些亞洲的競賽,即使大家都是亞洲人,日本也未必能看明白香港講的什麽,我們也未必看的懂泰國的那些笑點是什麽。所以要看你製作這個片的目的和想哪一些人看明白。當然,如果你想國際化一點,全世界都能看的懂。那就需要一些人類共通的語言或者人類共通明白的故事內容,就可以做到國際化。

巴塞電影:那你們有跟內地同行進行交流過嗎?

Ivana:我們之前去昂西動畫節,就有認識很多內地(也有台灣)的一些動畫師。基本上,大家都會在一起交流一下大家是怎麽做的,和在各自的環境下動畫的發展是怎樣的。

巴塞電影:那你們跟內地的同行交流有什麽樣的感受呢?香港跟內地的市場有什麽不同,就是大家在做的一些事情、主題方面有些什麽不同?

Nic:內地做動畫的人,其實他們技術方面是比較高一些,也都有很多人才是可以做出很棒的動畫,所以內地方面的競爭都很大。至於我們在香港做創作就會想怎樣可以讓動畫故事更加有創意,這樣來做出自己的作品。

005_result

巴塞電影:有沒有想過未來的合作 如果能結合他們的技術和你們講故事的技巧?

Ivana:其實很多時候香港做的一些動畫,香港(團隊)自己也會想出一些故事、一些動畫電影,很多時候都會去內地尋找一些專業人才來製作。因為相對來說他們技術上比較高。

實際上也是因為很多經濟上的原因,譬如內地圈子大些,請人就會容易一些。而香港動畫行業並不算非常盛行,所以並沒有很多人可以 很容易找到很多人來製作(動畫)電影所以很多時候容易在內地找到人。

但是香港其實就會相對方便的是各種交易和同國外的溝通。內地的電影可能通常是比較適合內地人看,技術也很高。但是怎樣將影片賣去國外,而且外國人喜歡看,可能香港人經常接觸國外的東西。這是暫時我們有優勢的地方,但技術上就一定是內地比香港優勝很多。

巴塞電影:那從Nic的角度呢?覺得有什麽困難嗎?特別是創作人員,有靈感不足的時候嗎?

Nic:困難是,有好處有不好的地方就是香港做這種類型的動畫公司比較少,就變成你沒有什麽模範的對象可以去學習。那很多時候這條路怎麽走你自己也不知道,要自己去摸索。

所以我們幾個一畢業就出來開了這間公司。其實就是叫做有一些青春的本錢去碰壁或者去接受一些錯誤這樣。大家都是不停去學習 不停的尋找哪一條路才是合適。在創業方面有一些,同樣差不多的規模或者剛初創的公司,那我們可以問下他們關於創業方面的經驗。但關於動畫要怎樣進步和發展就只有靠自己去想了

巴塞電影:你剛說香港這邊可能借鑒的模範比較少,那你心目中有沒有一部動畫或導演可以作為你敬仰的模範?

Nic:你如果問我的話,我當然最終還是想做動畫的長片的,比如吉卜力工作室,就是一個最經典和最理想的一間公司。如果可以做到(那樣)當然就是非常好了。因為要做一條動畫長片,還是相當遙遠的。而且在香港,動畫長片的例子數得到的也不是太多,所以也要看時機、大環境,加上自己要做很多努力才可以做得到。

006_result

▲Intoxic工作室日系風格作品《奶蓋一下 – 京都宇治市篇》

巴塞電影:那對未來香港動畫的發展有什麽展望嗎?希望有些什麽樣的突破?

Nic:我們正在做著自己比較優勢的地方就是創意方面。講故事方面,我們要再加強一下,鞏固創作思維。香港始終是地方小人也少,想一下怎樣跟不同的人合作。無論內地或國外,不同的人怎樣可以聯合起來。因為動畫是一個很講究團隊合作的創作,所以要很多不同的人參與。香港的人又太少,怎樣找到不同的人幫助很重要。

巴塞電影:那說到動畫氛圍的提升,除了你們現在使用的一些APPs和宣傳渠道,那麽都是為了讓更多人來關註動畫,比如我們MovieBase(巴塞電影)也經常做一些電影類的推介,包括這次我們也通過采訪你們,把動畫這樣一個相對小眾的行業,介紹給普通的觀影的觀眾。你們對MovieBase的廣大粉絲有什麽想說的?

Ivana: 我覺得內地有MovieBase或者這樣類型的APPs其實非常好。可以將一些影片推介給觀眾,亞洲有些地區也有。但香港呢像我們這樣的短片來講,就沒有類似的APP或者一些平台可以擺放我們的作品。

007_result

▲Intoxic工作室也提供內地網站播放鏈接

因為我們通常都是放到內地或亞洲或外國的平台。其實香港市民看短片可能看YouTube多,但都不是會是我們這一種類型的短片。而內地就像優酷這樣的APP很多時候有一些短片上傳上去。但香港人暫時沒有這個習慣,我們也想有越來越多的平台,引起廣大市民有這個習慣來欣賞電影也好動畫短片也好,有這個習慣來欣賞。那我們也就有越來越來多的機會做更好的作品。

008_result

▲Ivana、Nic與巴塞電影記者


相關連結

Intoxic Studio

Intoxic Studio Facebook頁面

本篇文章經「巴塞電影」授權轉載。

巴塞電影-新浪微博

巴塞電影app下載

 

大學新鮮人-貼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