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訪談│中國傳媒大學動畫學院副院長──王雷

作者:AVG資訊網
來源:本文授權轉載自AVG資訊頻道( AVGChannel )
此篇文章已經由AVG資訊網授權轉載,原標題為「专访丨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副院长王雷」

 

602888f

 

作為從事動畫教育已十數年的資深學者和教師,王雷親眼見證了十年間,中國動畫和中國動畫專業教育從無到有,從新興力量到滿眼浮華,在他看來,或許轉型和沈澱的時間即將到來。

一方面,他是個循循善誘的老師,在動畫教育的方式和內容上有自己的獨到見解;另一方面,他卻也是動畫教育和動畫行業革命的支持者。他堅信目前的行業需要改變,現在的“繁榮”景象的背後仍然存在著或支離破碎,或脆弱無力的基礎支撐。他希望自己的疾呼能成為重塑行業體系和秩序的驚雷。

這一次,AVGChannel獨家專訪王雷,得到了許多令人深思的數字和事實。當幾乎所有人都在註意著中國動畫行業的技術水準和創作高度的時候,動畫教育往往被誤解為“基本工具的掌握”,而非“動畫理論和創作思想的開拓”,換言之,傳道,授業,解惑,這才是動畫教育的根本。而要做到這些,則需要一場潛移默化但勢在必行的沈澱和轉型。

 

AVGChannel(以下簡稱“A”):在您看來,目前中國的動畫專業教育的現狀如何?

過去十多年裏,中國的動畫教育從少數的幾家學校,發展到藝術教育領域規模最大的專業之一,應該說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當然和美國、法國等動畫教育已經有數十年歷史的領先國家比較,我們仍然有不小的差距,也存在很多問題。

中國動畫教育的核心問題是有規模缺質量。兩年前我們在一個研究項目中曾做過調查,全國有超過250所大學開設了動畫本科專業,在校學生人數大概在50000左右。這個數字和一些媒體公布的20萬、40萬在校生的數字有所出入,但我覺得這個數字應該更貼近實際情況一些。但這個數字也已經不小了。這意味著每一年都會有超過10000名動畫專業的學生畢業,對於動畫產業來說還是太多了。根據媒體報道,目前中國的動畫從業者大約在20萬左右。如果每年都有1/20的新人進入某個行業的話,無疑還是多了點。

動畫教育規模的擴大主要是為了迎合動畫產業的發展。國家在2003年前後開始大力扶持動畫產業,絕大多數院校都是在這之後的十年間陸續開設了動畫專業。但實際上,一部分院校開設的動畫專業是從別的專業轉換而來,把以前的設計、影視等專業的師資進行平移,建立新的聽起來更時髦的動畫專業。這樣招生更容易了,但老師基本還是原來的老師,或者就是用年輕的缺乏實踐經驗的研究生作為老師。此外,一些家長和學生都將“藝術高考”視為進入高校的捷徑。我就見過這樣的學生,他們學美術只是為了高考進入一所理想的大學,而不是出於對動畫行業的理性選擇。於是很自然,畢業之後他們也並不會繼續從事動畫行業。但這並不算是動畫專業的獨有現象,其他的藝術教育領域也都存在。因此可以說,動畫教育規模的迅速擴大,是產業、大學和學生的合力所致。

▲中國傳媒大學動畫學院原創動畫短片《ANIMA》(孔佑陽/鄭立剛/呂威)

A:如果算上全部的視覺藝術教育相關專業,如電視節目制作、圖像制作等專業,您認為學生總數會有多少人?

我不確定。但相比起如影視、設計等其他藝術教育專業,動畫教育相對來說規模並不算最大。實際情況可能也會存在專業之間的交叉。比如一些新興的領域還沒有在教育部的專業目錄上成為獨立的專業,沒辦法開設,很多高校會采取專業方向的形式掛靠在已有的專業下面。比較典型的是遊戲設計專業,相關行業發展很快,人才需求也很旺盛,但到目前還不是獨立的專業。所以一些高校就在動畫專業或者數字媒體藝術專業下開設遊戲設計專業方向,實際教授的內容和傳統意義上的動畫專業已經相差很大了。所以剛才說有超過250家高校開設了動畫專業,但其中有些也許是在教授其他相關的專業方向。同時也存在其他專業,比如影視類專業開設動畫專業方向的情況。所以實際情況是比較覆雜的,我說的每年10000名左右動畫專業的畢業生也只是估測。

11f7c09

▲中國傳媒大學聯合出品的動畫劇集《功夫兔與菜包狗》

A:你如何評價目前國內提供的動畫專業教育質量和畢業生水平?

我覺得不能一概而論。首先,大環境來說,整體的情況並不算太好。因為動畫教育大發展只是過去十多年的事情,很多院校的動畫專業都只能算剛剛起步,成熟的專業師資少之又少。老話說“百年樹人”,人才的成長是需要時間積澱的。我們整個動畫產業和教育都很年輕,很多動畫企業都苦於找不到合格的動畫創作人員,又怎麽期望高校就能有一支經驗豐富、出類拔萃的動畫專業師資團隊呢?

我們經常聽到動畫工作室和公司的抱怨,認為畢業生無法直接融入崗位。但從院校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的解決是比較困難的。當代動畫是分工細密的行業,每家企業的生產流程需要的人才差異很大。成規模的動畫企業分工更加細化,他們需要的是角色動畫師、故事板藝術家、綁定師、燈光師等專才。而中小型動畫企業需要的不是專才,是通用性的人才,希望招進來的學生既能畫原畫,又能做故事板,甚至建模,無所不能。

e48b6e9

從高校的角度,當然都希望有更高的就業率。但現實是,行業裏中小型企業居多,就業形勢也不算太好。那學校就只好給學生什麽都教一點,希望學生找工作時有更大的適應性。但這樣培養出來的學生可能是什麽都會一點,但什麽都不精通。這樣的畢業生中比較優秀的,能夠在一部畢業短片中體現出很好的綜合能力,但在某個方面並不算非常專註,可能仍然滿足不了高水平的崗位需求。

我自己也曾在美國大學任教,就充分感受到這一點。我們和美國的情況是很不一樣的,他們的產業分工非常精細,因此很多動畫專業的大學生幾年時間專攻一門,甚至畢業都不一定做一部獨立短片,只是做幾個高水平的三維模型,就可以找到工作了。這樣教起來和學起來其實都更容易,可是國內的產業環境不允許我們這麽做。如果學生幾年時間專門研究動畫創作的某一個方面,等待他的很可能是根本就找不到工作的局面。

▲中國傳媒大學動畫學院原創動畫短片《心境》(李冰清/何盛源)

7be297e

▲王雷老師和其學生討論動畫作品

另一點影響國內動畫教育水平的因素是師資。我國的大學以全職的師資為主,一些產業發達地區比如北上廣的學校,會從行業裏聘請一小部分兼職師資。這和發達國家的情況剛好相反。動畫是非常註重實踐的專業,因此很多國際名校都會大量從業界聘請兼職師資,全職的教師只占一小部分,這樣有利於得到行業裏的新理念、新方法和新技術。而我們除了個別的幾所院校,大多數院校的師資都基本是全職的,而且招聘教師時要求有博士、碩士學位。這就在事實上讓很多院校的師資主體是剛出校門的研究生。拿我們學校為例,我們有動畫專業的碩士和博士已經有十多年了。我粗略估算,過去十年裏平均每年畢業20-30位研究生,近一半的畢業生都去高校當老師了。直接從學校到學校,沒有任何實際參與動畫創作的經驗。那怎麽教呢?只能照搬教科書裏的內容。當然很多這樣的青年老師也非常優秀,但師資主體缺乏創作實踐,對教學質量的影響是比較明顯的。

A:從政府層面來說,你認為目前在動畫專業教育方面的問題已經足夠大到讓他們更加重視,甚至著手改變現狀嗎?

我不清楚政府主管部門的狀態,但個人認為動畫專業教育正走在一個“自適應”的過程。我記得幾年前,教育部每年公示的新批準的動畫專業每年都至少有十幾二十家,但去年只有寥寥幾家高校新開動畫專業。我想主管部門和高校都是很清楚目前現狀的,動畫專業的確是目前最熱門、發展潛力最大的藝術類專業之一,但就業率卻是比較低的。這兩年其實動畫相關行業發展得非常快,行業裏缺人的情況還是比較突出的。就業存在的問題,最終還是因為教學質量不夠高。

我相信主管部門、高校,都在非常積極地努力。但畢竟教育領域的“改變”永遠是緩慢的。學生從入學到畢業要四年,無論是開設新專業還是改革教學內容,都不得不等待一個很長的周期去慢慢實踐,而且很多革新也必須有預見性,要不然就太不負責任。就比如目前VR領域非常熱,但如果新開一個這樣的專業,誰又能準確地預見四五年後的就業狀況是不是就一定很好呢?

我個人覺得,動畫專業規模發展的熱度已經基本過去了,到了細心沈澱、比拼質量的階段了。重要的不是追趕浪潮,重要的是尊重教育的基本規律。

A:那對於目前動畫專業教育中存在的問題,您認為有哪些潛在的解決方案?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形成不同高校動畫專業的特色。現在全國兩百多家高校的動畫專業基本上都是一個套路。但各地實際情況不同、行業不同領域對人才的需求不同,一個套路走遍天下顯然不現實。每個院校都應該發展自己的品牌。就好像在美國,瑞林(藝術與設計)學院是以3D動畫聞名的,而加州藝術學院就是2D見長,這種各有所長,百花齊放的狀況就讓企業能在不同的學校招到不同類型的人才。

此外,我覺得大家都應該認識到,行業也是人才成長過程的一部分。對於動畫專業來說,大學培養出的人才永遠都只是半成品。人才一半的成長在學校,另一半在社會。約翰·拉希特(John Lasseter,迪士尼和皮克斯首席創意官,著名動畫導演) 畢業十多年後才導演《玩具總動員》,從畢業到成為人才的這十多年,他仍然在不斷成長。據我所知很多優秀的國際動畫企業都為員工提供各種培訓、學習的機會。但我們的很多企業裏不僅缺乏有計劃的人才培養,而且有“教會學生餓死師傅”的心態。企業擔心培養出人才也會跳槽,所以幹脆就不培養,希望招進來就能用,過幾年幹不動了就換人。甚至在一些企業,新人不會完整接觸整個環節,只會負責某個非常特定的具體工作,避免他們有能力到其他公司求職。其實這個心態我覺得是比較可笑的。一方面行業整體人才水平提高,其實每家企業都會受益。另一方面,如果員工真想跳槽,動畫行業也只是無數行業之一,人家完全可以去做別的。

因此,單方面甩鍋給教育機構或用人單位都是不對的,教育界和產業界一起構築良好的行業生態,共同培養新人,這才是我們整個行業的希望所在。

A:對於目前網上新興的在線動畫教育網站,尤其是自西方進入中國的在線教育機構和網站,您有什麽看法?

這是大好事,但現實中也許會比較困難。這也許是我們文化的特點,父母總是希望孩子拿到正經的學位,不願意在非學歷教育上花費時間。我覺得不光是動畫專業,其他專業都是這樣,而且好像亞洲國家都偏向這樣的教育觀念。孩子考進清華北大,那才算是成功;讀博士肯定要比碩士好,碩士肯定比學士好。實際學到了什麽不太重要,更重要的是有沒有為家裏“掙臉”。

但實際上動畫這樣註重技能培養的專業,非常適應在線教育。我自己在學校教三維動畫課,有時就會一邊上課一邊錄屏,然後把視頻文件拷貝給學生。很覆雜的步驟,學生聽一次記不住,但借助視頻、多媒體課件,他們就可以一遍一遍地看。如果這些視頻放到網上,那就是在線教育了。

但目前我國的非學歷動畫教育還是比較低端的,大多數都只針對軟件工具進行短期培訓,不涉及創作和藝術層面。但行業並不需要更多的軟件操作員,稀缺的是創意人才和藝術家。這主要還是和我們重視文憑的文化有關系,而且客觀上一些培訓機構的名聲也不太好。所以動畫在線教育要發展,在教育孩子之前可能得先教育家長,讓他們認可在線教育的價值。盡管我個人認為,在線教育一定是未來動畫教育的必然趨勢。但現在,前路漫漫,未可知也。

A:每一年各大知名動畫院校的畢業設計展覽都非常引人註目,就貴校而言,從歷年的畢業作品中您認為那些方面有長足進步?

動畫創作水平和制作技巧都更好了。最近這些年,我們學院在教學中逐漸從剛開始的技能培養為中心,轉移到了對故事、設計、表演能力為核心。所以每年學生作品中,都能看到一些故事講得不錯、美術風格獨特的作品。作為老師,我為他們感到自豪。

但也常常會擔心,這些畢業設計可能是他們職業生涯裏最後一部好作品。他們畢竟還年輕,一畢業就面臨各種生活壓力,很多人都不得不在某個大項目中完成很具體的一小部分工作,或者去做一些明知很爛的項目來養活自己。畢業後有機會繼續個人創作的同學太少了。

A:那麽對於現在市場上的動畫電影,您認為其優缺點如何?

肯定是比過去畫面更精致,技術更好,但講故事依然硬傷。不會講故事的作品比比皆是,邏輯漏洞數不勝數,甚至讓人難以理解整部影片在講什麽。我覺得沒有觀眾在看一部好電影時會想它是2D的還是3D的,背景畫得怎麽樣,特效有多精細。我們看電影一定不是為了這些。皮克斯二十年前的技術水平我們早就超越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我們還是做不出來《玩具總動員》。差距在講故事上,不在畫面上。拿國產動畫做縱向比較,這兩年的動畫電影我覺得水平還遠遠比不上八九十年代的《天書奇談》和《寶蓮燈》,這是值得汗顏的。

光靠美術風格、視覺特效和各種營銷手段來引誘觀眾進入影院,是要以透支觀眾的耐心和新鮮感為代價的。盡管目前動畫電影市場很熱,但繼續靠炒作而不是高品質的作品,這種熱度遲早有降溫的一天。與其大家都盯著被熱炒的少數幾部商業動畫電影,我覺得我們都應該把註意力和資源分散給更多類型、更多個性的創作者。我覺得在動畫短片甚至學生作品中,能夠看到更多中國動畫的潛在可能性。


 

f3532f0_result

延伸閱讀

《一指城》當代社會的縮影

2016畢業季@中國傳媒大學──12級動畫畢設混剪預告

專訪│關於兩岸動畫院校,台灣動畫學者──余紫詠

 

商業x科技貼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