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访谈│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副院长──王雷

作者:AVG资讯网
来源:本文授权转载自AVG资讯频道( AVGChannel )
此篇文章已经由AVG资讯网授权转载,原标题为「专访丨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副院长王雷」

 

602888f

 

作为从事动画教育已十数年的资深学者和教师,王雷亲眼见证了十年间,中国动画和中国动画专业教育从无到有,从新兴力量到满眼浮华,在他看来,或许转型和沈淀的时间即将到来。

一方面,他是个循循善诱的老师,在动画教育的方式和内容上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另一方面,他却也是动画教育和动画行业革命的支持者。他坚信目前的行业需要改变,现在的“繁荣”景象的背后仍然存在着或支离破碎,或脆弱无力的基础支撑。他希望自己的疾呼能成为重塑行业体系和秩序的惊雷。

这一次,AVGChannel独家专访王雷,得到了许多令人深思的数字和事实。当几乎所有人都在注意著中国动画行业的技术水准和创作高度的时候,动画教育往往被误解为“基本工具的掌握”,而非“动画理论和创作思想的开拓”,换言之,传道,授业,解惑,这才是动画教育的根本。而要做到这些,则需要一场潜移默化但势在必行的沈淀和转型。

 

AVGChannel(以下简称“A”):在您看来,目前中国的动画专业教育的现状如何?

过去十多年里,中国的动画教育从少数的几家学校,发展到艺术教育领域规模最大的专业之一,应该说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当然和美国、法国等动画教育已经有数十年历史的领先国家比较,我们仍然有不小的差距,也存在很多问题。

中国动画教育的核心问题是有规模缺质量。两年前我们在一个研究项目中曾做过调查,全国有超过250所大学开设了动画本科专业,在校学生人数大概在50000左右。这个数字和一些媒体公布的20万、40万在校生的数字有所出入,但我觉得这个数字应该更贴近实际情况一些。但这个数字也已经不小了。这意味着每一年都会有超过10000名动画专业的学生毕业,对于动画产业来说还是太多了。根据媒体报道,目前中国的动画从业者大约在20万左右。如果每年都有1/20的新人进入某个行业的话,无疑还是多了点。

动画教育规模的扩大主要是为了迎合动画产业的发展。国家在2003年前后开始大力扶持动画产业,绝大多数院校都是在这之后的十年间陆续开设了动画专业。但实际上,一部分院校开设的动画专业是从别的专业转换而来,把以前的设计、影视等专业的师资进行平移,建立新的听起来更时髦的动画专业。这样招生更容易了,但老师基本还是原来的老师,或者就是用年轻的缺乏实践经验的研究生作为老师。此外,一些家长和学生都将“艺术高考”视为进入高校的捷径。我就见过这样的学生,他们学美术只是为了高考进入一所理想的大学,而不是出于对动画行业的理性选择。于是很自然,毕业之后他们也并不会继续从事动画行业。但这并不算是动画专业的独有现象,其他的艺术教育领域也都存在。因此可以说,动画教育规模的迅速扩大,是产业、大学和学生的合力所致。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原创动画短片《ANIMA》(孔佑阳/郑立刚/吕威)

A:如果算上全部的视觉艺术教育相关专业,如电视节目制作、图像制作等专业,您认为学生总数会有多少人?

我不确定。但相比起如影视、设计等其他艺术教育专业,动画教育相对来说规模并不算最大。实际情况可能也会存在专业之间的交叉。比如一些新兴的领域还没有在教育部的专业目录上成为独立的专业,没办法开设,很多高校会采取专业方向的形式挂靠在已有的专业下面。比较典型的是游戏设计专业,相关行业发展很快,人才需求也很旺盛,但到目前还不是独立的专业。所以一些高校就在动画专业或者数字媒体艺术专业下开设游戏设计专业方向,实际教授的内容和传统意义上的动画专业已经相差很大了。所以刚才说有超过250家高校开设了动画专业,但其中有些也许是在教授其他相关的专业方向。同时也存在其他专业,比如影视类专业开设动画专业方向的情况。所以实际情况是比较覆杂的,我说的每年10000名左右动画专业的毕业生也只是估测。

11f7c09

▲中国传媒大学联合出品的动画剧集《功夫兔与菜包狗》

A:你如何评价目前国内提供的动画专业教育质量和毕业生水平?

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首先,大环境来说,整体的情况并不算太好。因为动画教育大发展只是过去十多年的事情,很多院校的动画专业都只能算刚刚起步,成熟的专业师资少之又少。老话说“百年树人”,人才的成长是需要时间积淀的。我们整个动画产业和教育都很年轻,很多动画企业都苦于找不到合格的动画创作人员,又怎么期望高校就能有一支经验丰富、出类拔萃的动画专业师资团队呢?

我们经常听到动画工作室和公司的抱怨,认为毕业生无法直接融入岗位。但从院校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解决是比较困难的。当代动画是分工细密的行业,每家企业的生产流程需要的人才差异很大。成规模的动画企业分工更加细化,他们需要的是角色动画师、故事板艺术家、绑定师、灯光师等专才。而中小型动画企业需要的不是专才,是通用性的人才,希望招进来的学生既能画原画,又能做故事板,甚至建模,无所不能。

e48b6e9

从高校的角度,当然都希望有更高的就业率。但现实是,行业里中小型企业居多,就业形势也不算太好。那学校就只好给学生什么都教一点,希望学生找工作时有更大的适应性。但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可能是什么都会一点,但什么都不精通。这样的毕业生中比较优秀的,能够在一部毕业短片中体现出很好的综合能力,但在某个方面并不算非常专注,可能仍然满足不了高水平的岗位需求。

我自己也曾在美国大学任教,就充分感受到这一点。我们和美国的情况是很不一样的,他们的产业分工非常精细,因此很多动画专业的大学生几年时间专攻一门,甚至毕业都不一定做一部独立短片,只是做几个高水平的三维模型,就可以找到工作了。这样教起来和学起来其实都更容易,可是国内的产业环境不允许我们这么做。如果学生几年时间专门研究动画创作的某一个方面,等待他的很可能是根本就找不到工作的局面。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原创动画短片《心境》(李冰清/何盛源)

7be297e

▲王雷老师和其学生讨论动画作品

另一点影响国内动画教育水平的因素是师资。我国的大学以全职的师资为主,一些产业发达地区比如北上广的学校,会从行业里聘请一小部分兼职师资。这和发达国家的情况刚好相反。动画是非常注重实践的专业,因此很多国际名校都会大量从业界聘请兼职师资,全职的教师只占一小部分,这样有利于得到行业里的新理念、新方法和新技术。而我们除了个别的几所院校,大多数院校的师资都基本是全职的,而且招聘教师时要求有博士、硕士学位。这就在事实上让很多院校的师资主体是刚出校门的研究生。拿我们学校为例,我们有动画专业的硕士和博士已经有十多年了。我粗略估算,过去十年里平均每年毕业20-30位研究生,近一半的毕业生都去高校当老师了。直接从学校到学校,没有任何实际参与动画创作的经验。那怎么教呢?只能照搬教科书里的内容。当然很多这样的青年老师也非常优秀,但师资主体缺乏创作实践,对教学质量的影响是比较明显的。

A:从政府层面来说,你认为目前在动画专业教育方面的问题已经足够大到让他们更加重视,甚至着手改变现状吗?

我不清楚政府主管部门的状态,但个人认为动画专业教育正走在一个“自适应”的过程。我记得几年前,教育部每年公示的新批准的动画专业每年都至少有十几二十家,但去年只有寥寥几家高校新开动画专业。我想主管部门和高校都是很清楚目前现状的,动画专业的确是目前最热门、发展潜力最大的艺术类专业之一,但就业率却是比较低的。这两年其实动画相关行业发展得非常快,行业里缺人的情况还是比较突出的。就业存在的问题,最终还是因为教学质量不够高。

我相信主管部门、高校,都在非常积极地努力。但毕竟教育领域的“改变”永远是缓慢的。学生从入学到毕业要四年,无论是开设新专业还是改革教学内容,都不得不等待一个很长的周期去慢慢实践,而且很多革新也必须有预见性,要不然就太不负责任。就比如目前VR领域非常热,但如果新开一个这样的专业,谁又能准确地预见四五年后的就业状况是不是就一定很好呢?

我个人觉得,动画专业规模发展的热度已经基本过去了,到了细心沈淀、比拼质量的阶段了。重要的不是追赶浪潮,重要的是尊重教育的基本规律。

A:那对于目前动画专业教育中存在的问题,您认为有哪些潜在的解决方案?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形成不同高校动画专业的特色。现在全国两百多家高校的动画专业基本上都是一个套路。但各地实际情况不同、行业不同领域对人才的需求不同,一个套路走遍天下显然不现实。每个院校都应该发展自己的品牌。就好像在美国,瑞林(艺术与设计)学院是以3D动画闻名的,而加州艺术学院就是2D见长,这种各有所长,百花齐放的状况就让企业能在不同的学校招到不同类型的人才。

此外,我觉得大家都应该认识到,行业也是人才成长过程的一部分。对于动画专业来说,大学培养出的人才永远都只是半成品。人才一半的成长在学校,另一半在社会。约翰·拉希特(John Lasseter,迪士尼和皮克斯首席创意官,著名动画导演) 毕业十多年后才导演《玩具总动员》,从毕业到成为人才的这十多年,他仍然在不断成长。据我所知很多优秀的国际动画企业都为员工提供各种培训、学习的机会。但我们的很多企业里不仅缺乏有计划的人才培养,而且有“教会学生饿死师傅”的心态。企业担心培养出人才也会跳槽,所以干脆就不培养,希望招进来就能用,过几年干不动了就换人。甚至在一些企业,新人不会完整接触整个环节,只会负责某个非常特定的具体工作,避免他们有能力到其他公司求职。其实这个心态我觉得是比较可笑的。一方面行业整体人才水平提高,其实每家企业都会受益。另一方面,如果员工真想跳槽,动画行业也只是无数行业之一,人家完全可以去做别的。

因此,单方面甩锅给教育机构或用人单位都是不对的,教育界和产业界一起构筑良好的行业生态,共同培养新人,这才是我们整个行业的希望所在。

A:对于目前网上新兴的在线动画教育网站,尤其是自西方进入中国的在线教育机构和网站,您有什么看法?

这是大好事,但现实中也许会比较困难。这也许是我们文化的特点,父母总是希望孩子拿到正经的学位,不愿意在非学历教育上花费时间。我觉得不光是动画专业,其他专业都是这样,而且好像亚洲国家都偏向这样的教育观念。孩子考进清华北大,那才算是成功;读博士肯定要比硕士好,硕士肯定比学士好。实际学到了什么不太重要,更重要的是有没有为家里“挣脸”。

但实际上动画这样注重技能培养的专业,非常适应在线教育。我自己在学校教三维动画课,有时就会一边上课一边录屏,然后把视频文件拷贝给学生。很覆杂的步骤,学生听一次记不住,但借助视频、多媒体课件,他们就可以一遍一遍地看。如果这些视频放到网上,那就是在线教育了。

但目前我国的非学历动画教育还是比较低端的,大多数都只针对软件工具进行短期培训,不涉及创作和艺术层面。但行业并不需要更多的软件操作员,稀缺的是创意人才和艺术家。这主要还是和我们重视文凭的文化有关系,而且客观上一些培训机构的名声也不太好。所以动画在线教育要发展,在教育孩子之前可能得先教育家长,让他们认可在线教育的价值。尽管我个人认为,在线教育一定是未来动画教育的必然趋势。但现在,前路漫漫,未可知也。

A:每一年各大知名动画院校的毕业设计展览都非常引人注目,就贵校而言,从历年的毕业作品中您认为那些方面有长足进步?

动画创作水平和制作技巧都更好了。最近这些年,我们学院在教学中逐渐从刚开始的技能培养为中心,转移到了对故事、设计、表演能力为核心。所以每年学生作品中,都能看到一些故事讲得不错、美术风格独特的作品。作为老师,我为他们感到自豪。

但也常常会担心,这些毕业设计可能是他们职业生涯里最后一部好作品。他们毕竟还年轻,一毕业就面临各种生活压力,很多人都不得不在某个大项目中完成很具体的一小部分工作,或者去做一些明知很烂的项目来养活自己。毕业后有机会继续个人创作的同学太少了。

A:那麽对于现在市场上的动画电影,您认为其优缺点如何?

肯定是比过去画面更精致,技术更好,但讲故事依然硬伤。不会讲故事的作品比比皆是,逻辑漏洞数不胜数,甚至让人难以理解整部影片在讲什么。我觉得没有观众在看一部好电影时会想它是2D的还是3D的,背景画得怎么样,特效有多精细。我们看电影一定不是为了这些。皮克斯二十年前的技术水平我们早就超越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我们还是做不出来《玩具总动员》。差距在讲故事上,不在画面上。拿国产动画做纵向比较,这两年的动画电影我觉得水平还远远比不上八九十年代的《天书奇谈》和《宝莲灯》,这是值得汗颜的。

光靠美术风格、视觉特效和各种营销手段来引诱观众进入影院,是要以透支观众的耐心和新鲜感为代价的。尽管目前动画电影市场很热,但继续靠炒作而不是高品质的作品,这种热度迟早有降温的一天。与其大家都盯着被热炒的少数几部商业动画电影,我觉得我们都应该把注意力和资源分散给更多类型、更多个性的创作者。我觉得在动画短片甚至学生作品中,能够看到更多中国动画的潜在可能性。


 

f3532f0_result

延伸阅读

《一指城》当代社会的缩影

2016毕业季@中国传媒大学──12级动画毕设混剪预告

专访│关于两岸动画院校,台湾动画学者──余紫咏

 

商业x科技贴纸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