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短片vs.影集──看今年金鐘動畫入圍名單特殊現象

廣播電視金鐘獎設立於1965年,與金馬獎、金曲獎並列為三大官方娛樂產業獎項,雖然期間有過停辦了十幾屆,但直至今年也已經累積了51屆的歷史,具有其相當重要的代表意義。

台灣動畫產業以代工起家,人才及公司也隨產業結構變化而外流,即使原創意識與原創人才在2000年開始逐漸增加,但台灣電視環境一直以來就是日本動畫與美國動畫的天下,伴隨著舊一代與新一代台灣觀眾成長的卻仍舊是哆啦A夢與米老鼠;因此金鐘獎為了鼓勵台灣動畫節目,也在2009年設立了「原創最佳動畫節目獎」,短短幾年間也培育出不少優質的動畫角色、節目與團隊。

而今年第51屆金鐘獎,最佳動畫節目的入圍名單公佈之後,雖然都是非常優秀又用心的動畫作品,內容也十分多元,但卻出現了一個特別的現象:不同規格、目的與立意的作品被放在同一個平台上比較,影展作品與電視節目競相角逐

針對今年金鐘獎入圍名單出現的這個特殊現象,致力於關注華語動畫的TALKS,特別邀請了台灣動畫界的幾位專家,其中包含學術界老師與業界導演、製作人們,對今年金鐘入圍名單就三大方向提問回答,並請他們以專業的觀點來看這次的特殊現象。

 

張宴榕老師

張晏榕 教授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圖文傳播學系老師

對於今年金鐘獎最佳動畫節目獎的入圍名單您有什麼看法?

必須先說明,受studio2邀請對這幾個問題公開發表看法是有些感到尷尬的,幾乎所有入圍影片的製作公司、作者都是熟識的朋友,也曾跟電視台(主要是公視)的長官針對台灣動畫問題討論與建議,更不清楚這次金鐘獎的入圍評選是那些前輩或師長,所以以下言論,對事不對人,若有得罪也請包涵。

言歸正傳,這次金鐘獎最佳動畫入圍名單跟以往有顯著的不同,主要在於有幾部今年入圍的影片,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為電視節目製作的影片,電視動畫「影集」通常有一定的集數,每集會有固定的長度。而今年入圍的影片中有三部是單一的動畫短片:《七點半的太空人》和《夢遊動物園》是獲得政府補助的優秀獨立動畫短片,《國寶神獸闖天關》則是故宮為郎世寧特展所委託製作的精緻作品,入圍名單中五部作品最初製作的目的並不相同,也就接續到下一個題目。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以影展或以藝術創作為基礎的動畫短片」與「以目標觀眾或以電視規格為基礎的動畫節目」一起角逐金鐘獎獎項的適切性是否有討論的必要?

不同製作目標的影片一起角逐同一獎項的適切性當然有討論必要,特別是與以往不同的做法。

但在討論前,有兩點值得注意。

第一,帶狀電視動畫影集的製作和獨立動畫短片製作不管在資金、人員、工作流程、製作時間上都有相當大的不同,對於影片單位長度內投注的心力也有所不同,通常以藝術創作導向的動畫短片在製作之初較不會考慮目標觀眾,而以藝術性和實驗性為目標,在影片單位長度內投注的心力也較多,但正巧這次入圍的作品恰好與歷年入圍電視動畫作品相同,適合兒童觀賞。

第二,公視此次將原本流通範圍較小的獨立製作動畫短片在電視頻道播出,對國內的動畫創作者是一種鼓勵,立意良善,值得嘉許,台灣每年獨立製作的影片,若含大專院校的畢業製作作品不下百部,雖品質良莠不齊,但以往流通範圍只限影展,或是超過影展接受年限後上傳網路播出,公視這次的做法,無論是否有實質上對製作的挹注,無疑鼓勵了台灣動畫的創作者,希望公視的做法未來能走向人生劇展或學生劇展的模式。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對於徵選辦法是否有調整的空間與必要?

我認為,徵選的辦法,甚至獎項可能都有調整的必要。金鐘獎的其他節目獎項也不盡然都頒發給帶狀節目,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獎即不要求集數,這次入圍的《衣櫃裡的貓》也入圍了今年台北電影節,其實依目前規定,動畫節目獎也未要求集數。

若考慮對台灣動畫產業的鼓勵與扶持,未來金鐘獎或許可以考慮把動畫節目分開為兩個獎項,一為劇集,比照戲劇節目要求集數,一為短片/長片,不要求集數,讓電視台也更願意投注資源在動畫的製作。

謝珮雯老師

謝珮雯 老師

台灣女性動畫藝術創作者
正修數位多媒體設計系 多媒體動畫系老師

對於今年金鐘獎最佳動畫節目獎的入圍名單您有什麼看法?

五部動畫作品能夠突圍進入2016年金鐘最佳動畫節目獎榜單,無論由各種角度來說都是榮耀與肯定,一部作品的產生必定是歷經種種打磨方能收割,本屆名單商業與藝術兼容並蓄,顯示了台灣動畫的完整地基層,以及各家公司對媒材掌握的成熟度,非常不容易。

淺談五部動畫作品前,回想到自己曾在影院中欣賞過其中一二部作品,頓時感到某種參與感和幸福感,創作者在作品中的種種願景,是透過觀者觀看的過程,共同完成了傳達的最後一道手續,觀者神奇的能透過畫面,理解創作者的理想性、戲劇、或是企圖心,實際上真的是一份美妙的經驗。

名單中其中兩部我先於影展放映中欣賞的作品是《夢遊動物園》與《七點半的太空人》,另外三部電視節目則是陸續在電視、或是網路中觀看部分《柿子色的街燈》、《吉娃斯愛科學》、《國寶神獸闖天關》,若有敘述錯誤,請指教。

五部作品存在著目標群眾的差異,而且是明確的,比如當我看《吉娃斯愛科學》、《國寶神獸闖天關》兩部作品時,清楚明白我能透過影片,學習到知識,同時能於精良的畫面製作裡享受觀看過程,兩家製作公司「原金國際」和「兔將影業+金奇映畫」各自特有美感,牽引觀者而進入視野。

只淺談上述兩部作品的角色,我認為原金國際在作品裡表現的動作表演是較為逗趣的,幾位角色間的情緒連動,顯得讓人期待並總是那麼有趣。而兔將影業向來在高水準畫面的把關上有一定的堅持,在本次入圍作品《國寶神獸闖天關》裡的多個奇獸角色中,再度感受其在毛髮、影像合成上的企圖,特別在角色穿越於中國畫的幾個鏡頭理,獨特美感,會一直想要細看畫面細節。

由客家電視台自製的《柿子色的街燈》作品,相較另外兩部動畫影集,主題顯得更為人文,主要以改編文學作品為出發進行情感詮釋的作品,與《夢遊動物園》同樣在敘事的本體上有某種主角記憶中的因果,因而發展出來的戲劇表演,對我自己來說,這樣的作品總是能使人感受真誠並且獨特。

《七點半的太空人》本片年輕的團隊也帶出相較之下更為爽朗的視野,故事線中揉和想像與現實的表演方式,一路期待下一幕的心情也被導演帶著走,而以幼童世界觀帶出的奇幻視角,我認為是「大貓工作室」表達出來的寶物,站在觀者的閱讀歷程上是相當使人飽含期待的。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以影展或以藝術創作為基礎的動畫短片」與「以目標觀眾或以電視規格為基礎的動畫節目」一起角逐金鐘獎獎項的適切性是否有討論的必要?

好的作品無論如何是會脫穎而出的。

關於金鐘獎,我淺薄的認知是節目影帶,且必須在電視上公播過,才可以具有資格投件,認定是以製作具有目標觀眾族群,有必須收視的對象為出發點的作品徵件之競賽。

推測是因為時代性,必然造成的歷史以來些許改變,雖競賽訂下規則,若收視戶已由電視轉移到其他載體,那麼目標群眾的界線也順應就變得更加模糊,或許是更廣大了,或許是更聚焦了。

若以這項載體改變的一個時代差異性來看,徵件範圍的擴大或許是方向正確的考量,然若由競賽獨特性此一觀點,來審視「以影展或以藝術創作為基礎的動畫短片」與「以目標觀眾或以電視規格為基礎的動畫節目」一起角逐金鐘獎獎項的適切性,就另當別論,畢竟改變原有競賽風格去順應潮流也可能面臨失去競賽獨特性的危機。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對於徵選辦法是否有調整的空間與必要?

從影視發展歷史上可以知道,視聽產業與收視觀者之喜好是有絕對關聯的,收視族群的轉移為常態,若再加上放映載體,如平板、智慧型手機等等,若把這些放映的時代流行性當作考量依據,確實金鐘獎的競賽條件中的徵件範圍可以做些調整,比如擴大獎項類別,納入非放映於電視頻道的其他類別,另立獎項,讓專業性的分野仍在,同時也鼓勵與扶植無法放映於電視頻道的優質短片。

kant

張永昌 導演

台灣肯特動畫 導演

對於今年金鐘獎最佳動畫節目獎的入圍名單您有什麼看法?

我非常喜歡今年入圍的兩部動畫影集,一部跳脫過往原住民體裁常用的寫實風格,用更符合觀影族群的美術形式與動畫表演來呈現這部作品。另一部文學改編的作品,樸實且純粹,不過份強調動畫技法,呈現文學作品的另一種風景。至於另外三部短片,也都是很棒的動畫作品,但放在這個項目便顯得格格不入。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以影展或以藝術創作為基礎的動畫短片」與「以目標觀眾或以電視規格為基礎的動畫節目」一起角逐金鐘獎獎項的適切性是否有討論的必要?

這似乎是往年不曾出現的狀況,既然是最佳動畫節目獎,節目的定義必須更加明確,單一藝術創作短片根本無法構成節目的形式,我個人認為主辦單位這樣的安排非常不適當,這形同將作品在不同立足點上,去評斷是否入圍或是得獎,這樣又怎麼會有公平性呢?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對於徵選辦法是否有調整的空間與必要?

假如金鐘獎依然是電視節目的獎項,每個獎項的評選條件與辦法就必須更加嚴謹,確立出該獎項的實質目的性。就動畫而言,動畫電視影集節目的規格,必然有一定的分鐘數與播映集數,並設定目標觀眾群。假如未來短片也要納入評選,勢必需要獨立出一個獎項,但我實在想不出來這樣藝術性的動畫短片創作,如何構成電視節目形式,難道要以迷你動畫稱之嗎?

jojo

黃瀛洲 JOJO 老師

乾坤一擊 執行長
《重甲機神Baryon》製作人
傻呼嚕同盟 召集人

對於今年金鐘獎最佳動畫節目獎的入圍名單您有什麼看法?

五部入圍動畫皆是一時之選,絕對有資格參與逐鹿獎項之殊榮。但由於動畫節目獎項的規格界定粗糙,最顯著的問題就在於短片與長片置入同一場上競技,這無異將掀起一番質疑風波。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以影展或以藝術創作為基礎的動畫短片」與「以目標觀眾或以電視規格為基礎的動畫節目」一起角逐金鐘獎獎項的適切性是否有討論的必要?

在戲劇類節目獎項,都會將迷你影集跟長篇戲劇節目分場競技,而在動畫節目競賽上竟然未對節目長度等規格不同做區分,顯見動畫節目並未受到主辦單位的重視,或者主辦單位根本對動畫節目的瞭解不足。試問:參與比賽的短篇動畫是以完整的劇情結構呈現在評審眼前,而評審礙於時間等非關創作品質的狀況下則是只能對長篇動畫節目的局部作斷章取義,這樣的評選方式還是公平的比賽嗎?再者,劇情延展性這項極為不易操作的創作要素是長篇動畫節目很關鍵的考量,而這項要素卻在短篇動畫節目上完全無需考量,兩者所需扛負的條件不盡相同,又造成競逐不公平的問題。

短篇動畫節目通常以影展競賽為首要思考要點,台灣現存已有金穗獎、台北電影節、台中國際動畫影展等雨後春筍般冒出的各式獎項可以給與創作者鼓勵,而商業型的長篇動畫節目放眼台灣,也僅有金鐘獎提供獎勵鼓舞管道,若再將兩者放在同一舞台上競逐,等於扼殺長篇動畫節目的發展空間。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對於徵選辦法是否有調整的空間與必要?

不論戲劇或動畫節目,長度規格直接與角色設計、劇情安排、製作目的、目標視聽族群等所有創作及製作細節息息相關,也就是長度規格影響了動畫創作的屬性,也影響了創作的走向。個人建議,應該將動畫節目獎項如國際影展或獎項一樣區分為動畫短片及動畫長片兩項獎項,讓同類型的動畫作品互相公平競逐;或金鐘獎確立為獎勵商業型長篇動畫的製作,而修正參賽作品的規格條件。以上這些都該是金鐘獎日後要妥善思索改善的嚴肅課題。

姚孟超

姚孟超 執行長

冉色斯Xanthus 動畫 執行長

對於今年金鐘獎最佳動畫節目獎的入圍名單您有什麼看法?

事實上我非常贊同金鐘獎有更多表現形式的動畫片入圍,這樣觀眾能夠接觸到更多的優秀動畫片,這是件很好的事。
可是就以競賽的角度來說,如將不同型式的動畫放在一起比較的話,會顯得較不公平,畢竟短片與電視影集,在預算、時間與人力的投入都不盡相同,會造成評選中標準的混淆,就如同將廣告片與電視劇放在一起進行比較,會很難有相同的條件來做比較。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以影展或以藝術創作為基礎的動畫短片」與「以目標觀眾或以電視規格為基礎的動畫節目」一起角逐金鐘獎獎項的適切性是否有討論的必要?

這是當然。我們反觀電影,單就電影這門藝術就分了非常多的獎項,電影劇情片、紀錄片、動畫片、短片⋯等,就分門別類,相信當初要將紀錄片獨立出來想必一定也是經過非常多的討論吧!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對於徵選辦法是否有調整的空間與必要?

是的,事實上現今是資訊爆發的時代,我們單就看網路媒體的風行,是十年前的我們很難想像的。

因此因應時代的變遷,實是需要對徵選辦法做全盤的思考與調整,如只著墨在傳統的媒體形式上,對於整體產業的創新思考來說,將會顯得非常侷限,就例如:「是否需增加新媒體的選項或是網路的表現形式」這都是當前非常值得去思考與討論方向,我想這也也才符合當初金鐘獎的立意。

Director-LI-WEI,CHIU

邱立偉 導演

studio2 ANIMATION LAB 導演
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博士

對於今年金鐘獎最佳動畫節目獎的入圍名單您有什麼看法?

這次的入圍名單公佈後,能看出在動畫表現上非常多元,不管是偶動畫的《夢遊動物園》、科普內容的《吉娃斯愛科學》、朗世寧山水的《國寶神獸闖天關》、客家文化文學的《柿子色的街燈》,甚至是在很多短片影展獲得成功的《七點半太空人》,可以看出無論是素材、內容表現,以及樣貌的多元性。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以影展或以藝術創作為基礎的動畫短片」與「以目標觀眾或以電視規格為基礎的動畫節目」一起角逐金鐘獎獎項的適切性是否有討論的必要?

本屆的金鐘獎入圍呈現豐富多元性,但是令我比較疑惑的是作品在規格上面有很大的區別,例如常在短片影展、動畫影展看到的幾部作品,也都出現在這個以獎勵電視節目為主的金鐘獎入圍名單裡面。

其實台灣對於動畫短片的包容與露出機會,相對動畫電視節目來說是相當多的,包括台北電影節、高雄電影節,金穗獎、4C…..金馬獎今年也開放了動畫短片的提名,學生類型也有像每一年的新一代設計展,所以動畫短片在台灣其實已經有非常多露出的機會;相對來說,電視動畫節目的露出機會就非常的少,一年到頭大概也就只有金鐘獎能有被看到、獎勵的機會。在海外,關於動畫節目的影展或是獎項也是非常少的,所以在今年金鐘入圍名單揭曉之後,不免在規格上面會有疑惑。

創作「動畫短片」與「動畫電視節目」,在創作或者是企劃的初期,內容編寫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動畫短片在這次的動畫節目獎入圍了有三部之多,這相對的也壓縮了電視動畫被獎勵與鼓勵的機會,這點我個人認為是有些可惜的。此例一開,或許未來,更多原來在其他影展與獎項的動畫短片,會湧入以鼓勵動畫電視影集為主的金鐘獎呢?我想這是我們值得觀察和討論的地方

電視節目已不是一個非常強勢的媒體,電視台在經營上也十分困難,對於節目製作和預算的投入也就更少,所以說我想我們應該要鼓勵優質的電視節目。而為什麼要針對於電視呢?為什麼電視節目是這麼重要的呢?因為電視節目是有非常清楚的目標觀眾設定,以及在13集、26集,每一季、每一集的企劃皆是非常不同的。

更何況是金鐘獎報名與送審時,必須挑選其中一集來進行徵選,換句話說,動畫影集的作品在13集裡面只挑選1集去參加競賽,與其他動畫短片則是從頭到尾的完整故事一同競爭,我個人認為這就難以在同一個標準下來進行討論與評審,這一點是我關心與在意的。

從金鐘獎的立意思考,請問您覺得對於徵選辦法是否有調整的空間與必要?

今年的入圍名單,其實每一部片子都是非常優秀,在製作上非常精良與用心的,也看的出來台灣動畫在這十多年來,大家努力耕耘的結果正陸陸續續的開花,所以十分能夠理解創作者們理所當然的會想要爭取更多的露出、以及被肯定的機會,也就是,說不定今年出現這樣現象的問題是在「徵選辦法」,如果廣開大門,那對於製作動畫電視節目的團隊來說,相對就被壓縮了許多。

我認為回到金鐘獎最初的本意來看,是為了鼓勵優質的電視節目,或許在評選辦法上面,可以做一些調整,讓定義更加清楚,那也能讓專注在電視動畫節目的這些團隊、導演、創作者們,能夠有一個更加專屬與被鼓勵的空間。

 

 

延伸閱讀

金鐘獎第51屆──動畫節目獎入圍名單

專訪│原創動畫電影的夢──肯特動畫導演 張永昌

專訪│原創動畫之路──冉色斯動畫執行長 姚孟超

專訪|從工程師到動畫師-張晏榕

專訪|台灣女性動畫藝術創作者-謝珮雯

《重甲機神 Baryon》預計 2017 年春節推出劇場版

 


大學新鮮人-貼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