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短片vs.影集──看今年金钟动画入围名单特殊现象

广播电视金钟奖设立于1965年,与金马奖、金曲奖并列为三大官方娱乐产业奖项,虽然期间有过停办了十几届,但直至今年也已经累积了51届的历史,具有其相当重要的代表意义。

台湾动画产业以代工起家,人才及公司也随产业结构变化而外流,即使原创意识与原创人才在2000年开始逐渐增加,但台湾电视环境一直以来就是日本动画与美国动画的天下,伴随着旧一代与新一代台湾观众成长的却仍旧是哆啦A梦与米老鼠;因此金钟奖为了鼓励台湾动画节目,也在2009年设立了「原创最佳动画节目奖」,短短几年间也培育出不少优质的动画角色、节目与团队。

而今年第51届金钟奖,最佳动画节目的入围名单公布之后,虽然都是非常优秀又用心的动画作品,内容也十分多元,但却出现了一个特别的现象:不同规格、目的与立意的作品被放在同一个平台上比较,影展作品与电视节目竞相角逐

针对今年金钟奖入围名单出现的这个特殊现象,致力于关注华语动画的TALKS,特别邀请了台湾动画界的几位专家,其中包含学术界老师与业界导演、制作人们,对今年金钟入围名单就三大方向提问回答,并请他们以专业的观点来看这次的特殊现象。

 

张宴榕老师

张晏榕 教授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图文传播学系老师

对于今年金钟奖最佳动画节目奖的入围名单您有什么看法?

必须先说明,受studio2邀请对这几个问题公开发表看法是有些感到尴尬的,几乎所有入围影片的制作公司、作者都是熟识的朋友,也曾跟电视台(主要是公视)的长官针对台湾动画问题讨论与建议,更不清楚这次金钟奖的入围评选是那些前辈或师长,所以以下言论,对事不对人,若有得罪也请包涵。

言归正传,这次金钟奖最佳动画入围名单跟以往有显著的不同,主要在于有几部今年入围的影片,并不是传统意义上为电视节目制作的影片,电视动画「影集」通常有一定的集数,每集会有固定的长度。而今年入围的影片中有三部是单一的动画短片:《七点半的太空人》和《梦游动物园》是获得政府补助的优秀独立动画短片,《国宝神兽闯天关》则是故宫为郎世宁特展所委托制作的精致作品,入围名单中五部作品最初制作的目的并不相同,也就接续到下一个题目。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以影展或以艺术创作为基础的动画短片」与「以目标观众或以电视规格为基础的动画节目」一起角逐金钟奖奖项的适切性是否有讨论的必要?

不同制作目标的影片一起角逐同一奖项的适切性当然有讨论必要,特别是与以往不同的做法。

但在讨论前,有两点值得注意。

第一,带状电视动画影集的制作和独立动画短片制作不管在资金、人员、工作流程、制作时间上都有相当大的不同,对于影片单位长度内投注的心力也有所不同,通常以艺术创作导向的动画短片在制作之初较不会考虑目标观众,而以艺术性和实验性为目标,在影片单位长度内投注的心力也较多,但正巧这次入围的作品恰好与历年入围电视动画作品相同,适合儿童观赏。

第二,公视此次将原本流通范围较小的独立制作动画短片在电视频道播出,对国内的动画创作者是一种鼓励,立意良善,值得嘉许,台湾每年独立制作的影片,若含大专院校的毕业制作作品不下百部,虽品质良莠不齐,但以往流通范围只限影展,或是超过影展接受年限后上传网路播出,公视这次的做法,无论是否有实质上对制作的挹注,无疑鼓励了台湾动画的创作者,希望公视的做法未来能走向人生剧展或学生剧展的模式。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对于征选办法是否有调整的空间与必要?

我认为,征选的办法,甚至奖项可能都有调整的必要。金钟奖的其他节目奖项也不尽然都颁发给带状节目,迷你剧集/电视电影奖即不要求集数,这次入围的《衣柜里的猫》也入围了今年台北电影节,其实依目前规定,动画节目奖也未要求集数。

若考虑对台湾动画产业的鼓励与扶持,未来金钟奖或许可以考虑把动画节目分开为两个奖项,一为剧集,比照戏剧节目要求集数,一为短片/长片,不要求集数,让电视台也更愿意投注资源在动画的制作。

谢珮雯老师

谢珮雯 老师

台湾女性动画艺术创作者
正修数位多媒体设计系 多媒体动画系老师

对于今年金钟奖最佳动画节目奖的入围名单您有什么看法?

五部动画作品能够突围进入2016年金钟最佳动画节目奖榜单,无论由各种角度来说都是荣耀与肯定,一部作品的产生必定是历经种种打磨方能收割,本届名单商业与艺术兼容并蓄,显示了台湾动画的完整地基层,以及各家公司对媒材掌握的成熟度,非常不容易。

浅谈五部动画作品前,回想到自己曾在影院中欣赏过其中一二部作品,顿时感到某种参与感和幸福感,创作者在作品中的种种愿景,是透过观者观看的过程,共同完成了传达的最后一道手续,观者神奇的能透过画面,理解创作者的理想性、戏剧、或是企图心,实际上真的是一份美妙的经验。

名单中其中两部我先于影展放映中欣赏的作品是《梦游动物园》与《七点半的太空人》,另外三部电视节目则是陆续在电视、或是网路中观看部分《柿子色的街灯》、《吉娃斯爱科学》、《国宝神兽闯天关》,若有叙述错误,请指教。

五部作品存在着目标群众的差异,而且是明确的,比如当我看《吉娃斯爱科学》、《国宝神兽闯天关》两部作品时,清楚明白我能透过影片,学习到知识,同时能于精良的画面制作里享受观看过程,两家制作公司「原金国际」和「兔将影业+金奇映画」各自特有美感,牵引观者而进入视野。

只浅谈上述两部作品的角色,我认为原金国际在作品里表现的动作表演是较为逗趣的,几位角色间的情绪连动,显得让人期待并总是那么有趣。而兔将影业向来在高水准画面的把关上有一定的坚持,在本次入围作品《国宝神兽闯天关》里的多个奇兽角色中,再度感受其在毛发、影像合成上的企图,特别在角色穿越于中国画的几个镜头理,独特美感,会一直想要细看画面细节。

由客家电视台自制的《柿子色的街灯》作品,相较另外两部动画影集,主题显得更为人文,主要以改编文学作品为出发进行情感诠释的作品,与《梦游动物园》同样在叙事的本体上有某种主角记忆中的因果,因而发展出来的戏剧表演,对我自己来说,这样的作品总是能使人感受真诚并且独特。

《七点半的太空人》本片年轻的团队也带出相较之下更为爽朗的视野,故事线中揉和想像与现实的表演方式,一路期待下一幕的心情也被导演带着走,而以幼童世界观带出的奇幻视角,我认为是「大猫工作室」表达出来的宝物,站在观者的阅读历程上是相当使人饱含期待的。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以影展或以艺术创作为基础的动画短片」与「以目标观众或以电视规格为基础的动画节目」一起角逐金钟奖奖项的适切性是否有讨论的必要?

好的作品无论如何是会脱颖而出的。

关于金钟奖,我浅薄的认知是节目影带,且必须在电视上公播过,才可以具有资格投件,认定是以制作具有目标观众族群,有必须收视的对象为出发点的作品征件之竞赛。

推测是因为时代性,必然造成的历史以来些许改变,虽竞赛订下规则,若收视户已由电视转移到其他载体,那么目标群众的界线也顺应就变得更加模糊,或许是更广大了,或许是更聚焦了。

若以这项载体改变的一个时代差异性来看,征件范围的扩大或许是方向正确的考量,然若由竞赛独特性此一观点,来审视「以影展或以艺术创作为基础的动画短片」与「以目标观众或以电视规格为基础的动画节目」一起角逐金钟奖奖项的适切性,就另当别论,毕竟改变原有竞赛风格去顺应潮流也可能面临失去竞赛独特性的危机。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对于征选办法是否有调整的空间与必要?

从影视发展历史上可以知道,视听产业与收视观者之喜好是有绝对关联的,收视族群的转移为常态,若再加上放映载体,如平板、智慧型手机等等,若把这些放映的时代流行性当作考量依据,确实金钟奖的竞赛条件中的征件范围可以做些调整,比如扩大奖项类别,纳入非放映于电视频道的其他类别,另立奖项,让专业性的分野仍在,同时也鼓励与扶植无法放映于电视频道的优质短片。

kant

张永昌 导演

台湾肯特动画 导演

对于今年金钟奖最佳动画节目奖的入围名单您有什么看法?

我非常喜欢今年入围的两部动画影集,一部跳脱过往原住民体裁常用的写实风格,用更符合观影族群的美术形式与动画表演来呈现这部作品。另一部文学改编的作品,朴实且纯粹,不过份强调动画技法,呈现文学作品的另一种风景。至于另外三部短片,也都是很棒的动画作品,但放在这个项目便显得格格不入。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以影展或以艺术创作为基础的动画短片」与「以目标观众或以电视规格为基础的动画节目」一起角逐金钟奖奖项的适切性是否有讨论的必要?

这似乎是往年不曾出现的状况,既然是最佳动画节目奖,节目的定义必须更加明确,单一艺术创作短片根本无法构成节目的形式,我个人认为主办单位这样的安排非常不适当,这形同将作品在不同立足点上,去评断是否入围或是得奖,这样又怎么会有公平性呢?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对于征选办法是否有调整的空间与必要?

假如金钟奖依然是电视节目的奖项,每个奖项的评选条件与办法就必须更加严谨,确立出该奖项的实质目的性。就动画而言,动画电视影集节目的规格,必然有一定的分钟数与播映集数,并设定目标观众群。假如未来短片也要纳入评选,势必需要独立出一个奖项,但我实在想不出来这样艺术性的动画短片创作,如何构成电视节目形式,难道要以迷你动画称之吗?

jojo

黄瀛洲 JOJO 老师

乾坤一击 执行长
《重甲机神Baryon》制作人
傻呼噜同盟 召集人

对于今年金钟奖最佳动画节目奖的入围名单您有什么看法?

五部入围动画皆是一时之选,绝对有资格参与逐鹿奖项之殊荣。但由于动画节目奖项的规格界定粗糙,最显著的问题就在于短片与长片置入同一场上竞技,这无异将掀起一番质疑风波。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以影展或以艺术创作为基础的动画短片」与「以目标观众或以电视规格为基础的动画节目」一起角逐金钟奖奖项的适切性是否有讨论的必要?

在戏剧类节目奖项,都会将迷你影集跟长篇戏剧节目分场竞技,而在动画节目竞赛上竟然未对节目长度等规格不同做区分,显见动画节目并未受到主办单位的重视,或者主办单位根本对动画节目的了解不足。试问:参与比赛的短篇动画是以完整的剧情结构呈现在评审眼前,而评审碍于时间等非关创作品质的状况下则是只能对长篇动画节目的局部作断章取义,这样的评选方式还是公平的比赛吗?再者,剧情延展性这项极为不易操作的创作要素是长篇动画节目很关键的考量,而这项要素却在短篇动画节目上完全无需考量,两者所需扛负的条件不尽相同,又造成竞逐不公平的问题。

短篇动画节目通常以影展竞赛为首要思考要点,台湾现存已有金穗奖、台北电影节、台中国际动画影展等雨后春笋般冒出的各式奖项可以给与创作者鼓励,而商业型的长篇动画节目放眼台湾,也仅有金钟奖提供奖励鼓舞管道,若再将两者放在同一舞台上竞逐,等于扼杀长篇动画节目的发展空间。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对于征选办法是否有调整的空间与必要?

不论戏剧或动画节目,长度规格直接与角色设计、剧情安排、制作目的、目标视听族群等所有创作及制作细节息息相关,也就是长度规格影响了动画创作的属性,也影响了创作的走向。个人建议,应该将动画节目奖项如国际影展或奖项一样区分为动画短片及动画长片两项奖项,让同类型的动画作品互相公平竞逐;或金钟奖确立为奖励商业型长篇动画的制作,而修正参赛作品的规格条件。以上这些都该是金钟奖日后要妥善思索改善的严肃课题。

姚孟超

姚孟超 执行长

冉色斯Xanthus 动画 执行长

对于今年金钟奖最佳动画节目奖的入围名单您有什么看法?

事实上我非常赞同金钟奖有更多表现形式的动画片入围,这样观众能够接触到更多的优秀动画片,这是件很好的事。
可是就以竞赛的角度来说,如将不同型式的动画放在一起比较的话,会显得较不公平,毕竟短片与电视影集,在预算、时间与人力的投入都不尽相同,会造成评选中标准的混淆,就如同将广告片与电视剧放在一起进行比较,会很难有相同的条件来做比较。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以影展或以艺术创作为基础的动画短片」与「以目标观众或以电视规格为基础的动画节目」一起角逐金钟奖奖项的适切性是否有讨论的必要?

这是当然。我们反观电影,单就电影这门艺术就分了非常多的奖项,电影剧情片、纪录片、动画片、短片⋯等,就分门别类,相信当初要将纪录片独立出来想必一定也是经过非常多的讨论吧!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对于征选办法是否有调整的空间与必要?

是的,事实上现今是资讯爆发的时代,我们单就看网路媒体的风行,是十年前的我们很难想像的。

因此因应时代的变迁,实是需要对征选办法做全盘的思考与调整,如只着墨在传统的媒体形式上,对于整体产业的创新思考来说,将会显得非常侷限,就例如:「是否需增加新媒体的选项或是网路的表现形式」这都是当前非常值得去思考与讨论方向,我想这也也才符合当初金钟奖的立意。

Director-LI-WEI,CHIU

邱立伟 导演

studio2 ANIMATION LAB 导演
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博士

对于今年金钟奖最佳动画节目奖的入围名单您有什么看法?

这次的入围名单公布后,能看出在动画表现上非常多元,不管是偶动画的《梦游动物园》、科普内容的《吉娃斯爱科学》、朗世宁山水的《国宝神兽闯天关》、客家文化文学的《柿子色的街灯》,甚至是在很多短片影展获得成功的《七点半太空人》,可以看出无论是素材、内容表现,以及样貌的多元性。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以影展或以艺术创作为基础的动画短片」与「以目标观众或以电视规格为基础的动画节目」一起角逐金钟奖奖项的适切性是否有讨论的必要?

本届的金钟奖入围呈现丰富多元性,但是令我比较疑惑的是作品在规格上面有很大的区别,例如常在短片影展、动画影展看到的几部作品,也都出现在这个以奖励电视节目为主的金钟奖入围名单里面。

其实台湾对于动画短片的包容与露出机会,相对动画电视节目来说是相当多的,包括台北电影节、高雄电影节,金穗奖、4C…..金马奖今年也开放了动画短片的提名,学生类型也有像每一年的新一代设计展,所以动画短片在台湾其实已经有非常多露出的机会;相对来说,电视动画节目的露出机会就非常的少,一年到头大概也就只有金钟奖能有被看到、奖励的机会。在海外,关于动画节目的影展或是奖项也是非常少的,所以在今年金钟入围名单揭晓之后,不免在规格上面会有疑惑。

创作「动画短片」与「动画电视节目」,在创作或者是企划的初期,内容编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动画短片在这次的动画节目奖入围了有三部之多,这相对的也压缩了电视动画被奖励与鼓励的机会,这点我个人认为是有些可惜的。此例一开,或许未来,更多原来在其他影展与奖项的动画短片,会涌入以鼓励动画电视影集为主的金钟奖呢?我想这是我们值得观察和讨论的地方

电视节目已不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媒体,电视台在经营上也十分困难,对于节目制作和预算的投入也就更少,所以说我想我们应该要鼓励优质的电视节目。而为什么要针对于电视呢?为什么电视节目是这么重要的呢?因为电视节目是有非常清楚的目标观众设定,以及在13集、26集,每一季、每一集的企划皆是非常不同的。

更何况是金钟奖报名与送审时,必须挑选其中一集来进行征选,换句话说,动画影集的作品在13集里面只挑选1集去参加竞赛,与其他动画短片则是从头到尾的完整故事一同竞争,我个人认为这就难以在同一个标准下来进行讨论与评审,这一点是我关心与在意的。

从金钟奖的立意思考,请问您觉得对于征选办法是否有调整的空间与必要?

今年的入围名单,其实每一部片子都是非常优秀,在制作上非常精良与用心的,也看的出来台湾动画在这十多年来,大家努力耕耘的结果正陆陆续续的开花,所以十分能够理解创作者们理所当然的会想要争取更多的露出、以及被肯定的机会,也就是,说不定今年出现这样现象的问题是在「征选办法」,如果广开大门,那对于制作动画电视节目的团队来说,相对就被压缩了许多。

我认为回到金钟奖最初的本意来看,是为了鼓励优质的电视节目,或许在评选办法上面,可以做一些调整,让定义更加清楚,那也能让专注在电视动画节目的这些团队、导演、创作者们,能够有一个更加专属与被鼓励的空间。

 

 

延伸阅读

金钟奖第51届──动画节目奖入围名单

专访│原创动画电影的梦──肯特动画导演 张永昌

专访│原创动画之路──冉色斯动画执行长 姚孟超

专访|从工程师到动画师-张晏榕

专访|台湾女性动画艺术创作者-谢珮雯

《重甲机神 Baryon》预计 2017 年春节推出剧场版

 


大学新鲜人-贴纸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