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影評│從釜山到首爾──從兩部韓國喪屍電影談喪屍的隱喻

  在台灣票房驚人的《屍速列車》(부산행, 2016),透過"喪屍"這個類型電影,帶領觀眾體會驚悚片的緊張刺激之餘,也帶給觀眾不少人性的省思。從最早的1932年的《白魔鬼》(White Zombie, 1932)到後來由知名電玩改編的《惡靈古堡系列》(Resident Evil),可以顯現這種類型的電影其實是很有歷史的,而類型電影除了導演能夠在其中植入自己的理念之外,也能夠吸引喜愛這一類型的死忠觀眾們,得到一定水準的票房收益。

白魔鬼

惡靈古堡

    在《屍速列車》於2016年的5月在坎城影展上首映之前,導演延相昊的另一部喪屍電影《起源:首爾車站》(서울역, 2016),以下簡稱《首爾站》,早在同年4月於布魯塞爾國際奇幻影展上獲獎了,所以一般來說,會有將此片視為《屍速列車》的前傳這個說法也是無可厚非,但我認為兩者在故事上並沒有互相關聯,但是所批判的社會議題卻是相同的,而在結局的部分則是走向一個不同的局面,但又有一種"互相解答"的感覺。

[2016][首尔站.SEOUL STATION][小玩剧字幕组].mp4_20161014_194219.762

在《首爾站》這部片的開始,就以無業遊民,來點出社會上的冷漠,兩名閒聊的年輕男子,看見了受傷的老爺爺,原本要去幫助他,一靠近卻聞到他身上的惡臭,進而判斷對方為無業遊民,而放棄幫助他,這樣的一個情節似乎也在詢問我們,換做是我們遇到同樣的情形,是否也是會這樣處理?而在《屍速列車》裡,一開始主角在面對自己的工作時,展現的無情的一面,我們是否平常也在做一樣的事情呢?

[2016][首尔站.SEOUL STATION][小玩剧字幕组].mp4_20161014_194231.026

     後來老爺爺轉變成喪屍,慢慢演變成無法挽回的後果,像是面對社會漠不關心時的反撲。喪屍,一直以來的形象,都是一種無秩序的、反社會化的,依循著自身本能的,無法控制的形象。換言之,被喪屍咬到的而變成喪屍的,即是失去了遵守人類社會規範與道德、理性和思考的能力。

[2016][首尔站.SEOUL STATION][小玩剧字幕组].mp4_20161014_194317.626 釜山行.HD1280超清韩语特效中字.mp4_20161014_193330.438

    在《首爾站》中,有一場戲是,一輛公車阻擋了一群沒受到感染的人的去路,而片中的女主角亦在其中。軍方為了防止各種感染的可能性,就索性將這些人全部捨棄,類似的橋段在《屍速列車》中也可以看到。在《首爾站》和女主角同行的中年流浪漢,在他的言談中得知,他也曾對國家有所貢獻,但如今卻淪落到這樣的地步,最後這位流浪漢的結局,竟是被人類所射殺。這兩部電影,都是用"喪屍"這個事件,去引出人性在巨大的災厄面前,是多麼的不堪一擊。而失去人性的我們,失去了遵守人類社會規範與道德、理性和思考能力的我們,不就跟喪屍沒有兩樣嗎?

[2016][首尔站.SEOUL STATION][小玩剧字幕组].mp4_20161014_194410.130

  這兩部電影也有談到另外一個主題,也就是家庭,而這兩部片的兩個家庭,都是有所缺陷的。《屍速列車》中的家庭是一個單親家庭,而《首爾站》的家庭則是女兒逃家。兩個家庭中的主角們的所作所為,也造就了他們的家庭在故事的尾聲時,會到什麼樣的境地。

[2016][首尔站.SEOUL STATION][小玩剧字幕组].mp4_20161014_194443.506

  《首爾站》的三個主要角色,父親、男友、女主角,皆重視著不同的事物。女主角重視的是愛情以及親情等情感上的事物,但男友雖然也重視女主角,卻更在意的是能否先渡過自己眼前的難關,甚至不惜利用女主角的感情。父親那看似為了拯救女兒,不顧一切的形象,在最後也整個大翻盤,為的也都是自己的利益。女主角在故事的尾聲進到建築公司的樣品屋中躲藏,趴在書桌上休息睡覺,感覺就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樣,實際上到頭來也只是虛假的避風港,真正的家早已蕩然無存,回不去了。

釜山行.HD1280超清韩语特效中字.mp4_20161014_193418.537 釜山行.HD1280超清韩语特效中字.mp4_20161014_193540.130

  《屍速列車》裡,主角徐碩宇可說是一個不及格的父親,工作繁忙無法顧及家庭,導致離婚,也無法到女兒秀安的學校看她的演出,似乎給她一種"無法陪伴她成長"的感覺,也因此導致後來,秀安無論如何都想去釜山找她媽媽。而碩宇在列車上的種種表現,也似乎讓秀安覺得,自己的父親無法成為自己的榜樣,無法是個值得稱羨的父親。但隨著故事的推進,碩宇漸漸地受到秀安及其他角色的影響,在人性逐漸喪失的時刻展現人性的價值。

釜山行.HD1280超清韩语特效中字.mp4_20161014_193828.194

      在宮崎駿導演的作品《崖上的波妞》(崖の上のポニョ, 2008)中,主角宗介和波妞的母親有一個承諾,就是要一輩子愛著波妞,而宗介也信誓旦旦的答應了,宛如結婚儀式般的對白,我們不曉得5歲的小男孩是否明白承諾的沉重。為什麼《首爾站》和《屍速列車》的結局會如此的不同?我想原因完全就是來自這個,我們經常琅琅上口,但又複雜、沉重的情感及心理狀態──「愛」。

 

崖上的波妞


關於作者

董元皓,畢業於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及華梵大學美術學系。曾擔任紀錄片《灣生回家》的動畫指導一職,執導作品《夜盲症》曾入圍南方影展競賽單元,及參加法國克萊蒙費宏短片市場展、中國福州影視展、斯洛伐尼亞StopTrik影展。

個人網站

http://yuanhow.wixsite.com/yuanhow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