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影评│从釜山到首尔──从两部韩国丧尸电影谈丧尸的隐喻

  在台湾票房惊人的《尸速列车》(부산행, 2016),透过"丧尸"这个类型电影,带领观众体会惊悚片的紧张刺激之余,也带给观众不少人性的省思。从最早的1932年的《白魔鬼》(White Zombie, 1932)到后来由知名电玩改编的《恶灵古堡系列》(Resident Evil),可以显现这种类型的电影其实是很有历史的,而类型电影除了导演能够在其中植入自己的理念之外,也能够吸引喜爱这一类型的死忠观众们,得到一定水准的票房收益。

白魔鬼

恶灵古堡

    在《尸速列车》于2016年的5月在坎城影展上首映之前,导演延相昊的另一部丧尸电影《起源:首尔车站》(서울역, 2016),以下简称《首尔站》,早在同年4月于布鲁塞尔国际奇幻影展上获奖了,所以一般来说,会有将此片视为《尸速列车》的前传这个说法也是无可厚非,但我认为两者在故事上并没有互相关联,但是所批判的社会议题却是相同的,而在结局的部分则是走向一个不同的局面,但又有一种"互相解答"的感觉。

[2016][首尔站.SEOUL STATION][小玩剧字幕组].mp4_20161014_194219.762

在《首尔站》这部片的开始,就以无业游民,来点出社会上的冷漠,两名闲聊的年轻男子,看见了受伤的老爷爷,原本要去帮助他,一靠近却闻到他身上的恶臭,进而判断对方为无业游民,而放弃帮助他,这样的一个情节似乎也在询问我们,换做是我们遇到同样的情形,是否也是会这样处理?而在《尸速列车》里,一开始主角在面对自己的工作时,展现的无情的一面,我们是否平常也在做一样的事情呢?

[2016][首尔站.SEOUL STATION][小玩剧字幕组].mp4_20161014_194231.026

     后来老爷爷转变成丧尸,慢慢演变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像是面对社会漠不关心时的反扑。丧尸,一直以来的形象,都是一种无秩序的、反社会化的,依循着自身本能的,无法控制的形象。换言之,被丧尸咬到的而变成丧尸的,即是失去了遵守人类社会规范与道德、理性和思考的能力。

[2016][首尔站.SEOUL STATION][小玩剧字幕组].mp4_20161014_194317.626 釜山行.HD1280超清韩语特效中字.mp4_20161014_193330.438

    在《首尔站》中,有一场戏是,一辆公车阻挡了一群没受到感染的人的去路,而片中的女主角亦在其中。军方为了防止各种感染的可能性,就索性将这些人全部舍弃,类似的桥段在《尸速列车》中也可以看到。在《首尔站》和女主角同行的中年流浪汉,在他的言谈中得知,他也曾对国家有所贡献,但如今却沦落到这样的地步,最后这位流浪汉的结局,竟是被人类所射杀。这两部电影,都是用"丧尸"这个事件,去引出人性在巨大的灾厄面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而失去人性的我们,失去了遵守人类社会规范与道德、理性和思考能力的我们,不就跟丧尸没有两样吗?

[2016][首尔站.SEOUL STATION][小玩剧字幕组].mp4_20161014_194410.130

  这两部电影也有谈到另外一个主题,也就是家庭,而这两部片的两个家庭,都是有所缺陷的。《尸速列车》中的家庭是一个单亲家庭,而《首尔站》的家庭则是女儿逃家。两个家庭中的主角们的所作所为,也造就了他们的家庭在故事的尾声时,会到什么样的境地。

[2016][首尔站.SEOUL STATION][小玩剧字幕组].mp4_20161014_194443.506

  《首尔站》的三个主要角色,父亲、男友、女主角,皆重视著不同的事物。女主角重视的是爱情以及亲情等情感上的事物,但男友虽然也重视女主角,却更在意的是能否先渡过自己眼前的难关,甚至不惜利用女主角的感情。父亲那看似为了拯救女儿,不顾一切的形象,在最后也整个大翻盘,为的也都是自己的利益。女主角在故事的尾声进到建筑公司的样品屋中躲藏,趴在书桌上休息睡觉,感觉就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样,实际上到头来也只是虚假的避风港,真正的家早已荡然无存,回不去了。

釜山行.HD1280超清韩语特效中字.mp4_20161014_193418.537 釜山行.HD1280超清韩语特效中字.mp4_20161014_193540.130

  《尸速列车》里,主角徐硕宇可说是一个不及格的父亲,工作繁忙无法顾及家庭,导致离婚,也无法到女儿秀安的学校看她的演出,似乎给她一种"无法陪伴她成长"的感觉,也因此导致后来,秀安无论如何都想去釜山找她妈妈。而硕宇在列车上的种种表现,也似乎让秀安觉得,自己的父亲无法成为自己的榜样,无法是个值得称羡的父亲。但随着故事的推进,硕宇渐渐地受到秀安及其他角色的影响,在人性逐渐丧失的时刻展现人性的价值。

釜山行.HD1280超清韩语特效中字.mp4_20161014_193828.194

      在宫崎骏导演的作品《崖上的波妞》(崖の上のポニョ, 2008)中,主角宗介和波妞的母亲有一个承诺,就是要一辈子爱着波妞,而宗介也信誓旦旦的答应了,宛如结婚仪式般的对白,我们不晓得5岁的小男孩是否明白承诺的沉重。为什么《首尔站》和《尸速列车》的结局会如此的不同?我想原因完全就是来自这个,我们经常琅琅上口,但又复杂、沉重的情感及心理状态──「爱」。

 

崖上的波妞


关于作者

董元皓,毕业于国立台南艺术大学动画艺术与影像美学研究所及华梵大学美术学系。曾担任纪录片《湾生回家》的动画指导一职,执导作品《夜盲症》曾入围南方影展竞赛单元,及参加法国克莱蒙费宏短片市场展、中国福州影视展、斯洛伐尼亚StopTrik影展。

个人网站

http://yuanhow.wixsite.com/yuanhow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