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80%8a%e4%bd%a0%e7%9a%84%e5%90%8d%e5%ad%97%e3%80%8b10%e6%9c%8821%e6%97%a5%e5%85%a8%e5%8f%b0%e6%ad%a3%e5%bc%8f%e4%b8%8a%e6%98%a0101703

影評│從藍瘦到香菇,新海誠用《你的名字》教你劇本大躍進

據說新海誠曾經形容過自己這一部最新的作品〈你的名字〉是他拍過以來劇情寫得最好的作品。這並不是一個無可反駁的論點,猶如上一篇拙作〈從秒速五公分看短篇故事的精華──以「櫻花抄」、「太空人」為例〉當中我所提到的,新海誠最貼近完美的劇本在我的眼中來看,是《秒速五公分》。但從新海誠的創作時間軸上來看,〈你的名字〉這部電影的劇本其實也是達到了另一種高峰:「成功的商業電影」。

新海誠最早期的幾部電影,劇本基本上是比較不堪一擊的。從《雲之彼端》的完全不感動劇情,到像極了宮崎駿的《追逐繁星的孩子》,再到後面經費被抽走所以拍不出好結局的《言葉之亭》,我們終於走到了新海誠在劇情跟畫面上算是最完整、最成功的作品:《你的名字》。

我們先不從劇情開始講,先講一點點的拍攝手法與電影要素,最後再來談關於劇本的部分。在Youtube頻道幀影幀畫(Every frame a painting)當中,剪輯Tony曾經這樣形容過美國電影導演Edgar Wright:「他能夠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找到特殊的視角。」,而〈你的名字〉一開始的幾個畫面,就給了我們這樣的一個有趣的拍攝手法。

先是吃飯前的幾個畫面:一把刀把一顆番茄切成兩半、瓦斯爐點起火、從飯鍋裡面往外看飯鍋被打開、第三顆蛋被打在平底鍋上。這四個畫面共同組成一個「吃飯的節奏」,會讓人印象深刻,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以往要描寫煮早餐的畫面,多半都是讓一個人站在廚房圍著圍兜兜走來走去的原因。因此這裡的新鮮感即便沒有發現,也會因為跟以往看到的其他影片描寫手法的不同,而造成一個效果。第二個在電影裡面非常常出現的畫面,則是一個與拉門移動方向垂直,而且定鏡在軌道上,拍攝拉門往畫面遠處拉開的畫面。這個畫面從一開始三葉、四葉要出門,到後面敕使河原克彥很鬱悶的走到窗戶外面的時候,都可以看到一樣的畫面。

1

 

另外,如同《言葉之亭》、《追逐繁星的孩子》這兩部電影,這部電影裡面也有出現萬葉集 (日語詩歌總集)。在《追逐繁星的孩子》當中,萬葉集的用法跟《你的名字》比較像,是作為一個伏筆,或者是謎題一樣的存在。「黃昏即是逢魔時刻」、「萬葉集裡面提到了死後世界,名字很多,其中一個名字是雅戈泰」,類似這樣子去帶入主題。

接著,是我想要談劇情的部分。這部電影之所以成功,大致上可以說是因為這部電影滿精準地掌握了商業電影的劇情。先從男女主角互換身體開始,讓大家逐漸適應兩個人的生活樣態,既是合而為一的兩條主線,生活樣態分別夠明顯,內容足夠有趣(想想第一個進電影的畫面,立花瀧用三葉的手在做些什麼),彼此不會競爭主線主導權。這些之所以是重要的元素,是因為在作品當中開啟兩個主線是一個滿危險的事情,只要一個主線說爛了,每次切換過去的時候觀眾的反彈就會很明顯。

再者,一開始給觀眾適應彼此生活的時間也足夠久,久到我們都會開始猜接下來,三葉跟瀧會開始去找彼此了。然後就開始約會啦,校園青春愛情故事等等的。直到我們看到電影當中最大的轉折:彗星隕石

這大概是我最沒有想到的走向。這也要大感謝之前的預告片沒有把最精采的橋段拍出來,不然我應該一點感覺都沒有。一開始我們會以為,瀧找不到系守鎮的原因,是因為那真的很深山。後來才發現,是因為早在兩三年前,那裏就已經被彗星給摧毀了。

在那之後,幾乎可以說是電影拖著觀眾跑。因為理論上來說,觀眾這時候應該都傻住了。也因此在那之前,原本看似說教式的宮水一葉婆婆說的,關於時間跟結繩之間的隱喻,也才能真正的派上用場,而不僅僅只是好聽的話而已。

到了這裡,這部電影最強烈的動機這才出現。接下來的電影時間幾乎進入狂飆期,所有人都在等著結局出現,都在等著他的成功。這樣的電影之所以受歡迎,不外乎是因為動機好懂、電影主角有可以努力的方向、跟時間賽跑以及能夠抓住觀眾的眼睛。想想電影黑洞頻率,跟〈你的名字〉可以說是非常相似,兒子要救爸爸,所以每天跟父親連線,先是從火場救了他,接著又用遙控的,後設的方式讓父親去醫院救自己的護理師母親。而對應到你的名字,瀧用他在他的時代可以蒐集到的資料,用三葉製作的口嚼酒成功的與三葉再最後一次交換身體。然後規劃一整天要怎麼救助村民(所以也一定要正好有一個在災難區域範圍之外的學校,讓大家可以躲進那裏去。)。我們幾乎可以說,如果瀧最後與三葉交換身體,發現隕石的墜落範圍大到沒有辦法避難,而最後兩個人在逢魔時刻相逢,互道再見,那這部片會虐爆大家,但或許就沒有辦法那麼受歡迎了。

最後,想談一點我對於電影本身還可以再改的部分。在電影當中,從大概中後段,瀧發現系守鎮老早就被摧毀的時候,我們發現當下所有關於三葉曾經存在的證據正在一點一點消失,彷彿像是兩個並進的時空,在三葉死亡的當下,對應到的瀧的手機的內容全數不見。而兩個人互換身體,原本就被描述成像是夢一般的時刻(而兩個人就算是相遇,就算是互述愛慕之意,也依然像是夢),醒來之後的記憶會越變越模糊。而在那個當下,唯一還留存的,就是瀧手上的結繩。

觀眾大概都知道,結繩基本上就是對應到三葉。那個結繩也的確是三葉在三年前決定來東京,還真的遇到瀧之後送給他的。而在瀧喝下口嚼酒時,準確的將瀧帶到三葉身邊的,也是綁住瀧的那條結繩。在逢魔時刻,兩個人錯身而過時,中間連接起來的,似乎也是結繩。

2

幾乎可以說,那條結繩除了象徵著時間,同時也像是兩個人之間的羈絆,讓兩個人之間可以重逢下去的重要物品。但是在電影中後段,兩個人在逢魔時刻相遇的時分,我最感到不解的是,瀧就這樣將結繩還給了三葉。

因為這算是一種經典的「你真的非常的遠,我走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劇情,如果能夠將結繩在電影的最後,再還給三葉的話,那兩個人最後的相遇,或許會堆積起更大的劇情。比如說,在逢魔時刻,瀧這樣跟三葉說:

 

「等到你將這些事情做完之後,再來找我,我再把這個還給你。」

 

這樣不但同時強化了「三葉一定要在見到瀧」的意念(當然不僅僅只是因為要拿回結繩,而是要繼續兩個人之間的連結。),也能夠讓兩個人在最後見面的時候,讓彼此可以有更加確認他們之間存在些什麼的證據。

 

「你手上那個……」

「這個嗎?這是很久以前有人送給我的,因為覺得很重要,所以就一直戴著。」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也能夠比較將彼此一定要再重逢的意念繼續往後帶吧。這也是一個,我認為如果能夠再延後交還,能夠將情緒鎖住,最後再一起迸發的象徵物品。

 


 

關於作者

照片

孔元廷,很不喜歡自我介紹的台南人,對於名字被寫成孔元庭也會有反應。最近正在努力讓生活作息正常一點,並且尋找減肥的動力當中。不喜歡旅行,也不喜歡攝影。喜歡騎機車吹風。

個人網誌

http://thegleanerinsliterarure.blogspot.tw/


相關商品

getImage (1)getImage (2) getImage getImage (3)getImage (4)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