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專訪│51屆金鐘獎最佳動畫節目《吉娃斯愛科學》──高逸峰導演

今年的金鐘獎最佳動畫節目,由原金國際的《吉娃斯愛科學》獲得,故事背景為原住民族的自然生活與文化,透過故事主角吉娃斯,一位泰雅族的女孩,為實現擔任部落領袖的夢想,所歷經的奮鬥歷程,並以中小學學校科學課程範圍的自然科學知識為主題概念,及原住民大自然生活經驗故事劇情呈現科學知識,吸引觀眾對科學的興趣。
原金國際在2013年就曾以原住民科學動畫「再探飛鼠部落」奪下第48屆金鐘獎「動畫節目獎」,TALKS這次特別能夠對指導此部動畫的 高逸峰導演,就這部動畫作品關於創意發想、製作設計與執行的方面進行了文字採訪,千萬不要錯過了!

 

 TALKS:逸峯導演您好,非常謝謝製作團隊接受訪問, 有發現當時仍是學生的插畫家水晶孔為《吉娃斯愛科學》進行了角色設計,當初是有什麼樣的因緣際會一齊進行合作嗎?水晶孔的角色設計個人特色很強烈,身形比例也較誇張化,在製作上會碰到什麼樣的問題嗎?
這兩題我一併回答,兩年前,我和本片的監製 Vick Wang 一起在實踐大學任教。我在期末大總評的時候第一次看到當時大三時水晶孔的作品,非常驚豔。當時 Vick 就告訴我,可以邀請她幫我們正在籌備前製的《吉娃斯愛科學》進行人設,就這樣開始了合作。
12928269_1143592958993947_2232171580967798454_n
12919720_1143592995660610_5756999614653241882_n
12932858_1143592992327277_4900195391196851276_n
▲由當時仍就讀實踐大學三年級的水晶孔進行的角色設計
但其實合作的其間並沒有很久,因為她很快地進入了大四畢業製作地獄,所以當我們正式進入 3D 製作時,她已經沒有時間協助我們。因此我們 3D 製作在角色的不同角度上、色彩的運用上、筆觸的模擬上其實花了很大的功夫去想像與測試。而不只是人設的部分,其實所有場景的設計,包括建築或樹木都必須依照人設的風格去製作。我記得光是樹的作法,我們就花了兩個月以上才確定,每一次都是真真正正的把樹「砍掉重練」,最後才讓它們和吉娃斯看起來真的是同一個世界的東西。
12670623_1143592955660614_5900528220529224206_n
%e5%a0%b4%e4%ba%95
  TALKS:《吉娃斯愛科學》這部動畫在製作上是採用3D,但整體風格卻帶有手繪的純樸質感,可以請導演分享在這上面的風格的製作經驗嗎?
至於手繪風格,只是為了呈現人設的風格而產生的必然結果,說起來也沒什麼特別的,在貼圖的筆觸多下功夫就是了。我們運用的貼圖人力比燈光的人數還多,為的就是希望每一位角色、每一個物品看起來都能像是手繪出來的。其實在《再探飛鼠部落》也是類似的處理方式,只是《再探飛鼠部落》的貼圖繪得比較寫實,而《吉娃斯愛科學》繪得比較卡通,在筆刷和色彩的運用也有比較大的差別這樣。
fm_01
▲過去在《再探飛鼠部落》時,貼圖繪製得較為寫實
 TALKS:在科學解釋的部分有結合到了另一種動畫形式Motion Graphic,製作的環境變得更為複雜,怎麼在3D角色與圖像的MG之間統整這樣不同形式的動畫?
以 Motion Graphic 來製作科學解釋的部分是自《再探飛鼠部落》延伸過來的。當時《再探飛鼠部落》採用的是插入類似動態圖卡的方式來說明科學。
我認為既然科學說明是《吉娃斯愛科學》最重要的主題,其實應該製作的更精緻,而不是好像忽然變成靜態的畫面。
因此一開始便決定科學說明的部分應是以動畫方式繼續呈現,但是在動畫的空間之中插入文字來說明,經過幾次試驗後才有目前的成果,不過由於科學的類別涵蓋了物理、化學、數學、地科等等,所以很難以一個統一的方式去製作所有的類別,因此最後難免我還是覺得有一點風格不統一的問題存在。
mg%e9%83%a8%e5%88%86
▲《吉娃斯愛科學》的科學解釋部分,除運用到圖形的Motion Graphic,也與3D動畫做結合
 
TALKS:從《飛鼠部落》、《再探飛鼠部落》到現在的《吉娃斯愛科學》,是原金動畫製作原住民族3D科學動畫系列的第三部影集了,在過程中將原住民文化改製成動畫作品注意到的事情有哪些呢?
 
 TALKS:這部動畫作品是與許多教授和科學家一起合作完成,自由奔放的藝術創作者與邏輯理性的科學家們,在與這麼多種不同性格的人一起合作的過程中,是怎麼樣互相溝通與配合的呢?
關於這兩個問題我也一併做回答,《吉娃斯愛科學》聘請了許多位原住民的耆老以及科學專業的教授擔任顧問,他們的共同點就是能夠確保故事中牽涉到的原住民文化和科學知識的正確性。但除此之外,他們另外也會有各自關注的重點,在這個部分,是真的常常有見解上的不盡相同,仔細想想可能講兩個小時也講不完。
例如科學家有時候會認為我們介紹的知識不夠深入但是如果要從他們的觀點來說明這個知識,可能一整集全部的時間都必須用來講解科學,還不一定能讓觀眾看得懂。每一集的科學知識,我都必須先拜訪專門的教授,去學習「教授是怎麼讓我瞭解這門科學的」,內化之後再用一樣的轉化過程用動畫的方式去「這樣讓觀眾瞭解這門科學」,但有時候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理解的,那一集就真的很難做,例如「角動量」那一集我至少跑了三次的清華大學,我知道角動量是什麼,但我就是無法好好解釋它是什麼,因此我必須一直研究「科學家怎樣告訴我那是什麼」我才有辦法把它放進動畫裡。
%e8%a7%92%e5%8b%95%e9%87%8f
而原住民耆老在意的則是文化觀點的正確性例如傳說中泰雅族的彩虹橋是否有螃蟹駐守,螃蟹會位於彩虹橋上或彩虹橋下。你可能會覺得為什麼要討論這麼細小的點,但是這就是《吉娃斯愛科學》的文化深度之所在。這邊我必須要感謝製作人,清華大學的傅麗玉教授,很多時候,製作團隊與科學家以及耆老的觀點有差異的時候,她都能立刻居中協調並做出正確的判斷,讓《吉娃斯愛科學》在文化的表現以及科學的正確性上維持最高標準。
 –
 
 TALKS:最後也恭喜《吉娃斯愛科學》獲得了今年金鐘獎最佳動畫節目,當公佈得獎名單並實際站在舞台上講述自己的得獎感言時有什麼樣的感受或想法嗎?
得獎那一天,其實製作人傅麗玉教授原本是要上台主講的,但因為她家中臨時有事無法上台,所以我在台上說的話,有一些是代替她說的。我自己的想法則是很遺憾時間不夠我把所有應該感謝的人都一一唸出,包括前面提到的教授們以及原住民耆老。其實得到這個獎真的是團隊的功勞,宅一點的比喻就是隊伍組得好,然後隊員們技能也都點得很好,所以才能推倒魔王。
沒有這些隊員,沒有原金國際這麼棒的團隊,就不會有《吉娃斯愛科學》,只有這個想法。
《吉娃斯愛科學》預告片


相關連結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