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专访│51届金钟奖最佳动画节目《吉娃斯爱科学》──高逸峰导演

今年的金钟奖最佳动画节目,由原金国际的《吉娃斯爱科学》获得,故事背景为原住民族的自然生活与文化,透过故事主角吉娃斯,一位泰雅族的女孩,为实现担任部落领袖的梦想,所历经的奋斗历程,并以中小学学校科学课程范围的自然科学知识为主题概念,及原住民大自然生活经验故事剧情呈现科学知识,吸引观众对科学的兴趣。
原金国际在2013年就曾以原住民科学动画「再探飞鼠部落」夺下第48届金钟奖「动画节目奖」,TALKS这次特别能够对指导此部动画的 高逸峰导演,就这部动画作品关于创意发想、制作设计与执行的方面进行了文字采访,千万不要错过了!

 

 TALKS:逸峯导演您好,非常谢谢制作团队接受访问, 有发现当时仍是学生的插画家水晶孔为《吉娃斯爱科学》进行了角色设计,当初是有什么样的因缘际会一齐进行合作吗?水晶孔的角色设计个人特色很强烈,身形比例也较夸张化,在制作上会碰到什么样的问题吗?
这两题我一并回答,两年前,我和本片的监制 Vick Wang 一起在实践大学任教。我在期末大总评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当时大三时水晶孔的作品,非常惊艳。当时 Vick 就告诉我,可以邀请她帮我们正在筹备前制的《吉娃斯爱科学》进行人设,就这样开始了合作。
12928269_1143592958993947_2232171580967798454_n
12919720_1143592995660610_5756999614653241882_n
12932858_1143592992327277_4900195391196851276_n
▲由当时仍就读实践大学三年级的水晶孔进行的角色设计
但其实合作的其间并没有很久,因为她很快地进入了大四毕业制作地狱,所以当我们正式进入 3D 制作时,她已经没有时间协助我们。因此我们 3D 制作在角色的不同角度上、色彩的运用上、笔触的模拟上其实花了很大的功夫去想像与测试。而不只是人设的部分,其实所有场景的设计,包括建筑或树木都必须依照人设的风格去制作。我记得光是树的作法,我们就花了两个月以上才确定,每一次都是真真正正的把树「砍掉重练」,最后才让它们和吉娃斯看起来真的是同一个世界的东西。
12670623_1143592955660614_5900528220529224206_n
%e5%a0%b4%e4%ba%95
  TALKS:《吉娃斯爱科学》这部动画在制作上是采用3D,但整体风格却带有手绘的纯朴质感,可以请导演分享在这上面的风格的制作经验吗?
至于手绘风格,只是为了呈现人设的风格而产生的必然结果,说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在贴图的笔触多下功夫就是了。我们运用的贴图人力比灯光的人数还多,为的就是希望每一位角色、每一个物品看起来都能像是手绘出来的。其实在《再探飞鼠部落》也是类似的处理方式,只是《再探飞鼠部落》的贴图绘得比较写实,而《吉娃斯爱科学》绘得比较卡通,在笔刷和色彩的运用也有比较大的差别这样。
fm_01
▲过去在《再探飞鼠部落》时,贴图绘制得较为写实
 TALKS:在科学解释的部分有结合到了另一种动画形式Motion Graphic,制作的环境变得更为复杂,怎么在3D角色与图像的MG之间统整这样不同形式的动画?
以 Motion Graphic 来制作科学解释的部分是自《再探飞鼠部落》延伸过来的。当时《再探飞鼠部落》采用的是插入类似动态图卡的方式来说明科学。
我认为既然科学说明是《吉娃斯爱科学》最重要的主题,其实应该制作的更精致,而不是好像忽然变成静态的画面。
因此一开始便决定科学说明的部分应是以动画方式继续呈现,但是在动画的空间之中插入文字来说明,经过几次试验后才有目前的成果,不过由于科学的类别涵盖了物理、化学、数学、地科等等,所以很难以一个统一的方式去制作所有的类别,因此最后难免我还是觉得有一点风格不统一的问题存在。
mg%e9%83%a8%e5%88%86
▲《吉娃斯爱科学》的科学解释部分,除运用到图形的Motion Graphic,也与3D动画做结合
 
TALKS:从《飞鼠部落》、《再探飞鼠部落》到现在的《吉娃斯爱科学》,是原金动画制作原住民族3D科学动画系列的第三部影集了,在过程中将原住民文化改制成动画作品注意到的事情有哪些呢?
 
 TALKS:这部动画作品是与许多教授和科学家一起合作完成,自由奔放的艺术创作者与逻辑理性的科学家们,在与这么多种不同性格的人一起合作的过程中,是怎么样互相沟通与配合的呢?
关于这两个问题我也一并做回答,《吉娃斯爱科学》聘请了许多位原住民的耆老以及科学专业的教授担任顾问,他们的共同点就是能够确保故事中牵涉到的原住民文化和科学知识的正确性。但除此之外,他们另外也会有各自关注的重点,在这个部分,是真的常常有见解上的不尽相同,仔细想想可能讲两个小时也讲不完。
例如科学家有时候会认为我们介绍的知识不够深入但是如果要从他们的观点来说明这个知识,可能一整集全部的时间都必须用来讲解科学,还不一定能让观众看得懂。每一集的科学知识,我都必须先拜访专门的教授,去学习「教授是怎么让我了解这门科学的」,内化之后再用一样的转化过程用动画的方式去「这样让观众了解这门科学」,但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理解的,那一集就真的很难做,例如「角动量」那一集我至少跑了三次的清华大学,我知道角动量是什么,但我就是无法好好解释它是什么,因此我必须一直研究「科学家怎样告诉我那是什么」我才有办法把它放进动画里。
%e8%a7%92%e5%8b%95%e9%87%8f
而原住民耆老在意的则是文化观点的正确性例如传说中泰雅族的彩虹桥是否有螃蟹驻守,螃蟹会位于彩虹桥上或彩虹桥下。你可能会觉得为什么要讨论这么细小的点,但是这就是《吉娃斯爱科学》的文化深度之所在。这边我必须要感谢制作人,清华大学的傅丽玉教授,很多时候,制作团队与科学家以及耆老的观点有差异的时候,她都能立刻居中协调并做出正确的判断,让《吉娃斯爱科学》在文化的表现以及科学的正确性上维持最高标准。
 –
 
 TALKS:最后也恭喜《吉娃斯爱科学》获得了今年金钟奖最佳动画节目,当公布得奖名单并实际站在舞台上讲述自己的得奖感言时有什么样的感受或想法吗?
得奖那一天,其实制作人傅丽玉教授原本是要上台主讲的,但因为她家中临时有事无法上台,所以我在台上说的话,有一些是代替她说的。我自己的想法则是很遗憾时间不够我把所有应该感谢的人都一一唸出,包括前面提到的教授们以及原住民耆老。其实得到这个奖真的是团队的功劳,宅一点的比喻就是队伍组得好,然后队员们技能也都点得很好,所以才能推倒魔王。
没有这些队员,没有原金国际这么棒的团队,就不会有《吉娃斯爱科学》,只有这个想法。
《吉娃斯爱科学》预告片


相关连结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